專訪任航鏡下的她和他:他以照片解放少年率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攝影師任航離世將近一年,遺下了一幀幀荒誕卻震撼的照片,烈焰紅唇、堆疊肢體、人與動物互動,都是曾發生過的場景。照片滲透濃烈軟色情意味,他鏡下的少年並不是世俗唯美,是隨性,是粗獷,是初生般赤裸,本來曝露在強光下將蕩然無存的人性,被任航攝下凝住,成為了最經典的少年寫實。他是一個怎樣的人?想必是個張狂、危險的人?我們再無法親身証實,只有曾經跟他共事過的人,才能説出一個最有力的答案吧。是次《一物》專訪曾在任航鏡下的她和他,讓他們回憶合作經驗,再作出最真實的模特兒自白。

找來曾被任航拍攝的模特兒,作出有關模特兒身體的自白。

+4
+3
+2

長期寄居鏡頭之下的模特兒,肢體是他們表達自我的一種語言。

(On Bobby)Haider Ackermann外套、(On Bohan)Loewe外套。

Bobby Yu-24歲,視覺藝術家、演員、兼職模特兒。
Bohan Qiu-23歲,時裝公關、兼職模特兒。

 

你想像的任航,
未必是最貼切的他。

任航既會拍照又會寫詩,以這兩種載體,毫不忌諱地呈現人最原始的本質,解放人的慾望與情感,嬉笑怒罵。像碎片的文字與影像,看似沒意義,而他創作模式又與作品如出一轍,就是沒有怎樣的框架。因拍攝跟任航結緣,一同把青澀給了巴黎的Bohan説道:「他是一個天才,所有創作都是忽發奇想,即興想到最奇怪、空前絕後的肢體動作,臨場才看衣服道具可玩什麼花樣,從沒有什麼moodboard和briefing。」

2014那年在留學巴黎,兼職模特兒的Bohan接到的第一份工作,正正是任航掌鏡拍雜誌。「那時候我完全不知誰是任航,便先做一下資料搜集,看畢他的詩和照片,覺得很有趣。不過……就是跟我日常接觸的很不一樣。」首次跟任航碰面,就是一個哭笑不得的奇遇,Bohan續説:「他挑選我,是因為我是那天全巴黎唯一的中國男模特兒,還批評我的模特兒咭太醜了,哈哈。」展開一場幽默對話,在異國展開一段友誼,往後他們一起穿梭北京、上海等地進行拍攝。

2016年任航來港,參與本地時裝品牌一ノ的拍攝,Bobby是其中一名模特兒,她回憶當日的片場:「他一直説好美好美,我要美。覺得這攝影師蠻有趣,對自己追求的東西很坦誠。」能把世界的美醜像黑白一樣明確區分,鏡頭裡只得容納美的存在,比如將模特兒懸吊在天花板,然後説「還是不要做這個,還是太醜了」,使哄堂大笑。Bohan笑言作為任航模特兒,自主性幾乎是零,唯有維持不了高難度動作而喊停,拍攝才停緩下來。岩石上、湖泊面、禾稻裡,蜷曲倒吊、親吻豬頭、惡蛇纏足,重新啟發我們對身體的想像,肢體原來可以這樣擺放、性器官可作大自然線條而毫不違和,浮沉水面的黑髮竟是如斯治癒的。任航就這樣創立了一套不經修飾的軟色情美學。

任航的攝影作品

 

你看見的我,
未必是最真實的我。

Bobby説想像中的任航,是有一股危險的氣場,真實接觸後才發現他很愛笑。沒錯,人很習慣只看事物的局部,第一眼已定大局,大概因全面的觀察太累人了。標籖,好聽一些是形象化,偏成為生活上最方便快捷「認識」人的模式,模特兒行業裡標籖現象尤甚。Bobby曾經留有一頭平頭裝,原因很單純,有型和乾淨。這頭突出的中性髮型,正與時裝世界渴求的edgy不謀而合,使她得到各品牌青垂,拍下一輯又一輯的時裝照。她説:「當時很多人想我保留skinhead,為了拍更多很型很中性、但重覆的照片。順帶一提,亦有人找我演癌症病人復康廣告,頂着這頭skinhead就有很多千奇百趣的邀拍」,平頭裝更成為她的標記(標籖)。「無論外表或做事上,我不希望別人只看到我其中一面,便將那一面不停放大,甚至掩蓋一切,然而那並非最真實的我」,Bobby強調模特兒的自主性,相比演員,她享受作為模特兒有更寬廣的發揮空間;拒絕別人將自己放在同一盒子裡,因此還是堅決捨去她那「簽名式」髮型。

Bohan又怎樣看鏡前鏡後的自己呢?他答道:「我看起來很光鮮亮麗、很時尚,但這絕不是真實的我,我可是個非常簡單和愛笑的男孩子!」

(On Bobby)Hermès裙、(On Bohan)Fendi恤衫、Dries Van Noten褲。

 

你看見的美,
未必我為自信的美。

自信和美,邏輯上究竟會構成因果關係嗎?從來,模特兒就是美的象徴,這兩個名詞都密不可分,正如那季時裝台上流行什麼樣子的模特兒,與社會當下的審美觀是連帶的。別人在他們身上看到的美,他們自己都認同的嗎?答案是諷刺的,經常面對群眾的模特兒,或許心裡萬般想要迴避鏡頭,這出於對自己身體的不自在,畢竟身體每天都在經歷不同狀況,不會任何時候都在狀態,自己感到漂亮。Bohan説:「每當得到別人讚賞,心裡也過不了自己那關。因為兒時的我長得很胖,從小對自己身體缺乏安全感,直到長高和瘦下來才有人欣賞。你看模特兒都是自信滿滿吧?但我認為我們反而是最無自信的一群人,因為自己的價値仿彿只建立於外形之上,除了外形,好像沒有其他討論點了。」他苦笑唯一自信是他纖長而光滑的手,媽媽説那是一雙能演廣告的手。而Bobby認為她的漂亮,則是來自自信:「當拍攝時,你就要相信有美的存在!這才能與攝影機、攝影師互動。」

不美就不美,醜就是醜。
任航

「美」和「醜」,從來是主觀,感激所有為這二字加添意義的創作人,通過他們的作品和演出,我們都得到無限的啟發。

撰文及造型:K
攝影:Stephenie Kay
髮型及化妝:Shirley Mak
服飾提供:Fendi、Hermès、Joyce、Loewe、Max Mara、Ports 1961、Vivienne Westwood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