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平權】居禮夫人重奪姓名 不只夫姓值得「名留青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還記得第一次在課本上看到「居禮夫人」四個字的感覺嗎?為甚麼,她不能以自己名姓受後人記憶?

為什麼要標示她是別人的太太呢?(VCG)

文:女人迷性別主編 婉昀

記得小時候在課本上讀到「居禮夫人」四個字,心中湧現奇怪感受:「她叫甚麼名字?不寫明難道有甚麼禁忌?是她希望被如此稱呼嗎?」課本總以全名介紹男科學家,也從不暗示他們的婚姻狀態,對照「居禮夫人」四個字,實在唐突:為甚麼要標示她是別人的太太呢?難道她必須時時刻刻被人如此稱呼嗎?這些疑問無人能解釋,女孩埋在心裏,直到近日。

2018年9月16日週日上午,教育部召開課程審議大會,審國中小暨普通高中自然科學領域課綱草案,決議未來在陳述科學發展時,必須肯定不同性別、族群的貢獻。

席間委員舉「居禮夫人」為例,建議未來以其全名「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Maria Skłodowska-Curie)表達,而非單以夫姓(居禮)和她的婚姻角色(夫人)稱呼,以此顯現對女性主體的尊重。消息一出,部分輿論第一時間反彈。

Maria Skłodowska-Curie(VCG)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教授季瑋珠認為「政治正確、性別平等得矯枉過正了......以前女性結婚習慣要冠夫姓,時代不同,不能以現在的習慣要求過去。」根據聯合新聞網,《魔戒》翻譯者朱學恆表示,「慘了我以後講居禮夫人,兒子們會不知道她是誰了。」還表示以後講德國總理默克爾也不行了,「因為這也是夫姓啊!」台灣國民黨市議員參選人鍾沛君則說,這會導致「家長教小孩時不能用『居禮夫人』這個詞,甚至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的著作《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都得改為人名《愛瑪·魯奧》(Emma Rouault)。」

聯合新聞網文章下方亦開設投票區,題目為「未來自然教科書,陳述必須涵蓋不同族群及性別等的貢獻,例如居禮夫人將以她原本家族姓氏呈現,你的看法是甚麼?」從9/16開設至截稿時間為止,有將近1000位民眾表示,「不支持,性別平等不是自然科學需要着墨的重點」,僅有302位民眾表示支持。

投票結果(網上截圖)

輿論一陣翻騰,教育部17日晚間發布新聞稿,表示按照國教院公告的翻譯名詞,「居禮夫人一直都是居禮夫人,未來教科書審定仍會依前述規定辦理。」也就是說,未來教科書或任何正式稱謂,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仍要被簡稱為「居禮夫人」。

過去這樣稱,未來就該延續?波蘭人與歐盟怎麼說?

教育部稱,國教院公告翻譯是居禮夫人,過去這樣稱、未來就該繼續這樣稱呼。理所當然的威權答覆,難以令人接受。我們會疑惑「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被簡稱為「居禮夫人」的原因,更想問翻譯的參考根據來自哪裏?回到1911年,當時以全男性組成的諾貝爾獎委員會裏,以全名稱呼頒獎給Maria Skłodowska Curie。

「居禮夫人」、「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的諾貝爾獎(網上圖片)

波蘭女孩蜜拉與其丈夫則發文表示,「居禮夫人」是波蘭人,可聽聽波蘭人的觀點。

他們的文章寫到,「波蘭人通常稱她為Skłodowska,這也是她原本的波蘭姓(音近「斯郭多夫斯卡」)或是稱她為Skłodowska-Curie(音近「斯郭多夫斯卡居里」)總之⋯⋯都不會只稱呼她為居禮。」「她保留了原生家庭的姓Skłodowska,在後面加上丈夫的姓Curie,而不是像絕大多數婚後的波蘭人,直接換成丈夫的姓。某種程度來說,也表述了她的自我身分認同。」

波蘭台北辦事處稍早也在Facebook發文,指出在歐洲,大家都知道她叫瑪莉亞.斯郭多夫斯卡.居禮,而不是「居禮夫人」。

波蘭台北辦事處發文(Facebook截圖)

另有許多人表示,英語系國家大多以「瑪莉亞・居禮」(Maria Curie)稱呼(例如維基百科的英文條目),至少還有她本來名字Maria。談國際觀,也可以看看英語國家以外的稱謂。歐盟官網對於「居禮夫人」的稱呼,也是全稱Marie Skłodowska-Curie,若遇簡稱,則取姓氏Skłodowska-Curie。

回過頭看,國教院翻譯將Madam譯為強調婚姻角色的「夫人」,而非相對中性的「女士」,過去性別意識薄弱,可以理解,但時至今日,當人們提出不同思考、看見其他國家的譯名,為何不能改呢?

有人說,「居禮夫人」的翻譯來女兒伊芙(Eve)為其書寫的傳記《Madam Curie》(母女後來在法國發展與生活)。不過,居禮女士僅是書名,書介以全名稱呼,內文偶爾以Maria親暱表述,穿插敬稱Madam Curie。她的女兒也紀錄母親曾對她說的話,「在由男性制訂規則的世界裏,他們認為女人的功用就是性和生育。」

時代已然變遷,我們是不是能透過「居禮夫人」的譯名討論,一起來學重要的一課:Maria Skłodowska Curie 不只是「居禮的夫人」,她值得以自己名字,被後人記憶。

Maria Skłodowska-Curie(VCG)

約定俗成不能改?這是家長教小孩最好機會!

不過,過去教育皆以「居禮夫人」稱之,形成共同認知,改變並不容易,但值得全體學習的教育機會,更不該輕放。

其實,提出以全名稱謂、以Maria Curie、或Skłodowska-Curie稱呼,均沒有要把Curie居禮的姓拿掉。哲學普及教育者朱家安在udn鳴人堂文章《為甚麼「居禮夫人」該註解全名?》提到至少該做全名註解,他舉例,教科書介紹「貓王」,也會交代他的本名Elvis Aaron Presley,貓王與全名呈現,兩者之間並無衝突。

至於「家長不知如何教小孩」,可以理解教育者的焦慮,畢竟父母們過往教育體驗是「家長與老師全知全能」,不能出現「自己不懂、也要學習」的情況。但沒有人是全知全能的,父母也不該擔負必須全知的壓力,出現過去不了解的事,就是與孩子共同學習的好機會!

Maria Skłodowska-Curie(VCG)

時代在進步,可以與孩子共同討論學習!例如與孩子一起閱讀Maria Skłodowska-Curie的故事;例如與孩子一起討論教育的進步,「你看,在我的時代,她只能被記憶為『居禮夫人』,但是現在我們終於知道她的全名!」

教育者提倡「正面思考」的價值,更可以在此時示範給孩子看「正面思考」、「學習不止息」的精神:「藉這次機會,我們 也更進一步認識這位重要的科學家了,多棒!」

教育理當告訴孩子:如何尊重他人、如何抓緊每一個學習機會、如何保持獨立思考精神!藉由這次改譯名的討論,家長與教育者,應當把握這樣的教育機會!「該如何教小孩的提問」很好,就從「以身試範、教導孩子你如何保持終身學習」的態度做起!與孩子一起共享學習經驗,這對孩子來說,可以是多麽親密的事。

Maria Skłodowska-Curie(VCG)

女人消失的姓

不過,這場爭議無論如何,終究無法迴避歐美國家的父權文化習俗:女性在婚後須冠夫姓。這確實是歐美父權文化表徵,既定的現象與事實。「居禮夫人」的譯名爭議,也讓華人社會的女性長期忍受的痛點,浮上枱面。

朋友A的母親看到這則新聞,忍不住告訴A,「我其實一直不喜歡被稱為陳太太、陳媽媽,我明明就姓郭啊!」她一邊訝異,一邊聽媽媽繼續說,隱忍,是因太難要求別人以原姓稱呼,「顯得好像我不愛家、跟丈夫有問題一樣。」

「居禮夫人」爭議,召喚了女性經驗,更凸顯女「姓」與主體性長期「被消失」。她能否不只是「居禮的夫人」,而是她自己?回顧她的婚禮,儀式上,她沒有披上白紗,而是穿着陪伴她多年的深藍色實驗工作裝,她在百年前就已宣示,一個女人可以結婚,與她的所愛——丈夫、以及志業,她不需要失去自己。

Maria Skłodowska-Curie 更保留了娘家的姓氏 Skłodowska。然而,女姓不被傳承,在華人社會亦然。孩子由女體孕生,從父姓仍是理所當然的事。以台灣為例,直到 2007 年,孩子才可以合法從母姓。也就是直到非常近代,台灣法律才開始跟上性別平等的腳步一點點。

Maria Skłodowska-Curie(VCG)

Maria Skłodowska-Curie 更保留了娘家的姓氏 Skłodowska。然而,女姓不被傳承,在華人社會亦然。孩子由女體孕生,從父姓仍是理所當然的事。以台灣為例,直到 2007 年,孩子才可以合法從母姓。也就是直到非常近代,台灣法律才開始跟上性別平等的腳步一點點。

2007年,民法1059條子女姓氏條文修正案經劃時代的修正,規定父母雙方得以書面約定,讓子女從父姓或從母姓。然而在法律修正後,根據內政部最新統計(2017),2017年1-10月出生嬰兒中,從父姓者佔95.2%,從母姓者佔4.8%。不到5%的從母姓嬰孩數,已經是歷年新高了。

同樣的統計顯示,由父母雙方共同約定從父姓者,比率為97.8%。女人的姓氏消失與退讓,仍被視為理所當然。「居禮夫人」的譯名討論,溢出教育部原訂課綱框架之外,意外讓女性長期忍耐的痛點現身:女性被「夫人化」、女性被消失的姓,終於得以翻上檯面受到關注。

女性被「夫人化」、女性被消失的姓,終於得以翻上檯面受到關注。(VCG)

如果未來,孩子有機會知道「居禮夫人」的名稱,知道女性科學家有權利以全名為人所知,不必屈居於某人的「夫人」,知道女性可以不必是別人的附屬,這是多值得期待的事!譯名的再思考與調整,更因此非常值得繼續爭取。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性別觀察|還給居禮夫人她的名姓,為何女性們很在意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