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訂婚妙背後的男人:大馬設計師拆自己招牌 靠蠟染重拾初心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是宗柏伸(Eric Choong)入行30週年。3年前他結束掉一手建立的服裝王國,宣佈從此不再做訂製婚紗,「當招牌拆下來的那一刻,我哭了。」當時陪在他旁邊的妹妹以為他捨不得,「我是喜極而泣。」他覺得自己受幸運之神眷顧,「我能夠放下,很多人未必能夠放下。」且聽他娓娓道來為什麼卸下設計師的身份,以及挑起做「守藝人」的心路歷程吧。

趁入行30週年之際,宗柏伸在GMBB原創園區舉辦了30週年回顧展。(馬來西亞東方網)

趁入行30週年之際,宗柏伸在馬來西亞吉隆坡GMBB原創園區舉辦了30週年回顧展。展區規劃依據他的時尚生涯劃分成3個部分:第一個是成名的第一個10年;第二個是最輝煌的第二個10年;第三個是逐漸引退的10年。

卸下名時裝設計師的光環,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宗柏伸猶豫不決了好長一段日子。他早在5年前已萌生退意,那一年他50歲,入行25年。「我開始感到厭倦,不想應酬,也不出門見人,不適應這個圈子的感覺又浮現出來了。那時候也感到困惑,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子?」

「我跟生意拍檔商量說我想要退了,她尊重我的決定,她跟我說在我想清楚之前,我們還是繼續維持現狀,直至我真的做不下去了,我們才結束。」人在江湖,不是想結束馬上就能結束,「有些事情已經答應要做,怎樣都要完成,但是在做的時候,我是不情願的。」

那陣子圈子裏流傳着不少關於他的流言蜚語,有人講他態度囂張,也有人臆測他是不是有抑鬱症,「我被壓得有些喘不過氣,那時候唯一讓我快樂自在的是出國。」很多東西,硬拿着很辛苦,但是放手更難。「如果維持現狀,Eric Choong還是一個品牌,放手之後我要做什麼?我又是誰?」這樣的沒有歸屬感讓他惶惶不安。結果宗柏伸又苦苦撐了兩年。那兩年他極少露面,也不接待新客戶,像人間蒸發一樣。「我先把孟沙那家店關了,慢慢賣掉一些機器,搬到小小的一間工作室。」他頓一頓笑說,「那時候招牌還掛着,沒有拆下來。」

宗柏伸將兒時家裏的佈置重現在GMBB文創園區的展覽上,那段最純真追求創作的時代,最叫他懷念。(馬來西亞東方網)

懷疑自己才華不再

圈子內再度流言四竄,有人在背後說他江郎才盡,也有人當着他的面直接問他是不是倒閉了。他說,外界的閒言閒語不算什麼,相較之下面對赤裸裸的自己才最困難。於是,宗柏伸買了一張機票到上海找好友散心。「那時我像是沒有事情做的人,以前我是做不停的人,所以當我停了下來的時候,我感受到重重的失落感。」造訪上海的時候恰好入冬,「上海的冬天特別陰冷,當時我一個人在家裏,坐着坐着,就痛哭起來。」他坦承,當時他懷疑自己才華不在了。「因為我想不出東西來了。」

在最迷失的時候,上天為他開了一扇窗。他在上海開畫廊的朋友,介紹他認識中國當代水墨畫的佼佼者——阿海老師,「他看了我的蠟染作品很喜歡,於是我的朋友提議我們倆合作開個畫展,將阿海老師的水墨畫染在布上,實現畫與服裝的跨界創作。」

那一次的展覽在上海取得大成功。「我整個人的信心回來了,之前我消耗過度了。」他說,將自己歸零再出發很重要,「不然再有才華的人都會被消耗殆盡。」不過說很容易,真正做到卻很難。他認同,「之前我苦苦掙扎是因為我根本不懂得放下。」

宗柏伸受已故前首相夫人敦恩頓瑪末的鼓勵下開始專研蠟染,之後才有機會受泰國政府邀請,到偏鄉地區為居民授課,指導他們如何運用和提升峇迪(Batik)布料創作。(馬來西亞東方網)

卸下設計師光環 樂當守藝人

如何沒有好好跟過去告別,又談什麼放下?學會放下,是完成了上海展後的事。宗柏伸回國以後,很快地收到Tedx茨廠街(馬來西亞首個中文TEDx)的邀請,「那時候策展人要我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我一開始很抗拒,不想讓人知道那些不堪的過去。」最後他還是克服心魔,站在台上分享了自己的第一個10年——初嘗成名滋味後自我迷失的經歷。

當年我以為自己很紅,動不動就取消客人的預約,參加派對夜夜笙歌,根本不把工作當一回事。
宗柏伸

卸下婚紗設計師的身份,宗柏伸的收穫更多,這3年間他積極投身在教學和公益上,樂當時尚守藝人。(馬來西亞東方網)

後來他的助手帶着一批工人另起爐灶,他的事業岌岌可危,他支撐不住病倒了。他憶述:「我從小夢想當服裝設計師,我爸爸很反對,我媽媽卻很支持我,媽媽頂着爸爸反對的壓力,資助我到香港修讀服裝設計。可是在住院的時候,我卻跟媽媽說想放棄當服裝設計師。」但他心裏清楚,媽媽當時有多失望。「我媽媽給我時間想清楚,要不要重新再來。如果要重新開始就必須認真去做。我認真想,如何收復失去的東西。那時候我已經有名氣,只是失去了一些顧客、工人、營業額,我還是有機會重新站起來。」痛定思痛之後,他找了新拍檔,亦找妹妹幫忙管賬,慢慢建立起了時裝王國,創造人生中最輝煌的第二個10年——在寸土寸金的孟沙區租下3000平方呎的店面,養活十幾個員工,顧客絡繹不絕,每年被邀請到外國參加時裝秀,還一路「獎」不停。

上天給人一份困難,同時給人一份智慧。在講台上說完自己的故事,宗柏伸說自己在後台一直哭、一直哭,那是釋然的眼淚。「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放下了。可是真正的大解放是我回到孟沙,把一直掛在上面的招牌拆下來。」放下了,然後呢?「我對朋友說,我現在沒有光環了。朋友卻對我說,我的光環還在,因為我當時已經是服裝設計學院的教授,地位比一個服裝設計師更崇高啊!」他說:「那個招牌壓了我幾十年了,不過持平而論,我沒有不喜歡以前的工作,我也曾經燃燒了我的熱情去對待那個時光。」然而,人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追求,現在他樂當一個傳承者和守藝人。除了身兼時裝設計學院教授,他也積極推廣美麗斑斕的峇迪蠟染手藝,將馬來西亞傳統工藝推廣至國際時尚舞台上,並且將掌握到的技藝傳承下去,讓它得以永續發展。

除了身兼時裝設計學院教授,他也積極推廣美麗斑斕的峇迪蠟染手藝,將馬來西亞傳統工藝推廣至國際時尚舞台上,並且將掌握到的技藝傳承下去,讓它得以永續發展。(馬來西亞東方網)

退下最前線 找回初心

上Google搜索「宗柏伸」,他的新聞在2016年之後就沒有更新了,讓人納悶那年之後他去哪了?他說,以前為了名氣和生意,他必須要爭站在最前面,「之前我一直把自己放在最前線,現在我把自己放擺在最後面,前面的是我的學生和作品,我不出現也沒什麼關係。」

放下名利追逐以後,宗柏伸最大的收穫是找回初心。「以前真心被遮蔽住了,我覺得現在的作品多了一份真誠。」如果能夠回到過去,他希望自己更真誠一些。「以前為了名利做了很多違心的事,比如為了名氣答應贊助一些服裝秀,因為不是真心想做,所以敷衍交出的作品,結果別人不滿意,我也心生內疚,兩邊都不討好。」換作現在的他會更拿捏捨與得。他現在很常以自己的故事教導學生,「我最在意的是讓他們成為一個好的設計師。何謂好?品行、責任感、做人的真善美比什麼都重要。」他說,「當你站在最高峰的時候,你要知道自己從哪裏上來的。」

如果真有時光機,最想回到哪個階段?他說,「我想回到小時候,到處投稿、單純畫畫的時候,那個時候最pure、最純粹。」那30年間最喜歡哪一個階段的自己?他不假思索說:「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按圖查看更多Eric Choong近年的時裝設計作品▼

+5
+4
+3

【本文獲「馬來西亞東方網」授權轉載,原文:【強人】宗柏伸 第三個10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