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9男裝周】CELINE首個男裝系列與潮流脫鈎?這是LVMH最想看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FW19巴黎男裝周的壓軸發佈會,由Hedi Slimane操刀,CELINE史上首個男裝系列,香港今早凌晨時份終於發佈,系列繼續上季女裝線的品味,以New Wave音樂風路線作為主軸,結合Hedi那幾乎從不間斷病態美學輪廓。總體而言,一如既往地好看,但被部份人批評千篇一律或了無新意,也屬意料中事。

所以,在Hedi Slimane這種固定美學模式,勢將會在未來CELINE男裝系列持續下去這一先決的前提之下,與其永無止境地談論他的衣服季季如是,倒不如認真正視一個事實,就是Hedi Slimane這種近乎獨裁以不變應萬變的設計方式,正正是CELINE母公司LVMH,其主理人Bernard Arnault所最樂意看到的。

CELINE FW19|「變幻原是永恆」這句話,從來用不着於Hedi之上。(Christina Fragkou)

若果問新季的CELINE與舊時代的Hedi Slimane有何變化,想來就是今季的某些西褲Cutting闊落了。(Dazed)

New Wave音樂風潮仍然成為今季的設計主調。(VOGUE)

說實話,觀乎這個FW19的CELINE首發系列,其裡裡外外的設計及細節,均和當下的時裝潮流脫了軌,Phoebe Philo年代的Céline可說比它流行多了。這種拒潮流於門外的勢態,就算在Hedi Slimane整個創作生涯上也絕不多見:2000年代初,他主理的DIOR HOMME正正是主宰時裝潮流的第一把交椅;到了SAINT LAURENT時代哪怕美學模式不變,但他製作出的一系列Souvenir Jacket和刺繡褸,仍然迎合到當時的流行元素,做到「縱使風格、剪裁不在流行之巔,但至少能推出個別潮流單品」這種進可攻、退可守的不敗均衡點,銷售額持續高企。

然而,去到今次CELINE時期,世界潮流大勢與Hedi Slimane從一而終所秉持的,卻當真是相去甚遠:時下崇尚闊袍大袖的功能街頭風,Hedi則堅守瘦身美學的原始搖滾風情(連搖滾樂本身也被Hip hop這種音樂模式,取代了其王者地位,Sad but true);當下年青人獨愛的舒適運動褲或DaddyShoes,法國人也一於少理地持續吊腳窄牛配清一色黑皮鞋;當世人已投身Canada Goose和Moncler的羽絨世界,剪裁工整筆挺的皮褸、西裝褸則繼續成為CELINE的主調;就連FENDI都可以聯合PORTER搞Collaboration之際,Hedi Slimane卻依然故我,向大Logo和聯乘說不‧‧‧‧‧‧

看到這裏,大家或許會認為LVMH當初「取Hedi而棄Phoebe」是一個向金錢過不去的錯誤舉動,然而事實卻並非這樣,至少在男裝市場就不是如此‧‧‧‧‧‧

+6
+5
+4

人家Bernard Arnault貴為法國首富,做生意的遠見乃至當中的老謀深算,豈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猜度?(Wall Street Journal)

大家要了解的一個事實,就是時裝世界千變萬化,不同背景、階層的消費者,自不然會有各式各樣的消費口味。因此哪怕當前Supreme體系的街頭風和1017 Alyx 9SM的機能理念如何熱賣,如何大行其道也好,對這類風格產品興趣乏乏者,定必大有人在,而且這類不熱衷於追逐潮流的成熟消費者,他們的消費力卻又每每更高。因此,如何在既開拓年青人新興市場的同時,又確保3、40歲的高端消費層顧客不會流失,箇中的進退取拾,的確大有學問。

幸好一個對於LVMH利好的優勢是他們有着多個服飾類別的一線品牌,總共15個:分別為Berluti、CELINE、Christian Dior、Emilio Pucci、FENDI、GIVENCHY、Kenzo、LOEWE、Loro Piana、LOUIS VUITTON、Marc Jacobs、Moynat、Nicholas Kirkwood、Pink Shirtmaker及RIMOWA,每個品牌本身就有不同的歷史、特色和核心價值,再因應當下市場趨勢的客觀條件,調和出一個獨特的市場定位與品牌形象,當中一個不能忽視的策略,正是品牌與品牌之間的定位與形象並不能重覆,以免造成「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

無論是LOUIS VUITTON還是Dior Men,他們所象徵的,都是與新CELINE所截然不同的體系,彼此絕無抵觸。

無論是LOUIS VUITTON還是Dior Men,他們所象徵的,都是與新CELINE所截然不同的體系,彼此絕無抵觸。

所以,在強調「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的大前提下,LVMH集團再度請來Hedi Slimane回歸,主理CELINE,就是看準他的設計正正與當前潮流脫鈎,卻又仍然不缺支持者的特殊性。皆因要吸納年輕High-Street Fashion愛好者的市場,LVMH經已有Virgil Abloh的LOUIS VUITTON和Kim Jones的Dior Men了,由他們去和Supreme、Fragment、KAWS、1017 Alyx 9SM乃以空山基一同策動聯乘合作就可以,也由他們生產Daddy Shoes、Cap帽及大Logo Tee就是了。CELINE著實沒參與其中的必要。而FENDI和Berluti都是歷史悠久的品牌,有着既定的歷史傳統,縱然會和PORTER合作推出手袋,但其改變的幅度仍然有所規限,絕不能夠是大刀闊斧式的銳變。反觀CELINE的男裝線則不同,因為這個傳統品牌從前就只有女裝,男裝的形式與形象是如何,根本無跡可尋,如是者將獨裁的Hedi Slimane安插上去就最適合不過,既沒有否定了品牌的男裝傳統,風格、客群上也定必排除在母公司的其他品牌之外,完全不構成任何衝突,從而獨霸一方,事關Hedi Slimane在過去的Dior Homme和Saint Laurent時代已然累積了龐大的粉絲,無論時下的服裝界流行甚麼,他們也不作理會,只會認定Hedi的出品就是最好,將這股陣營的消費者安置在CELINE的男裝版圖中去,的確是萬全之策。

Porter與FENDI破天荒聯乘手袋叫人意想不到。

最後,承如時裝權威評論員Sarah Mower所言,目前的LVMH集團可說是集合了天下神兵利器於一身,至少在男裝市場內的版圖確實如此,LOUIS VUITTON坐擁Virgil Abloh;Dior得到了Kim Jones;LOEWE則利用Jonathan Anderson而割據一方;Berluti也開始踏上了Kris Van Assche的改革道路;現在再加上CELINE By Hedi Slimane的獨裁美學,可見無論閣下是高是矮是肥是瘦,通通不打緊,在LVMH的宇宙下均可以找到自己專屬的歸宿,真正的先決條件,不過是你有沒有金錢而已。

----------------------------
為情人節增添更多意義!請即入去「01心意」平台支持願望成真基金會,捐款$214,香港01送您兩張「友人抱抱音樂會」門票,同您一齊重新定義214。門票數量有限,送完即止。(推廣日期:1月9日至1月21日):https://heart.hk01.com/zh/project/10076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