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lling藝術 一種連Apple Store也推崇備致的排列美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年一度的Art Basel Hong Kong臨近,整個3月本地流行文化界別,都充斥着種種藝術氛圍,哪個藝術家最為矚目,哪件作品最為稀有投資價值最高‧‧‧‧‧‧都成為社會熱話,然而藝術品以至藝術本身的優劣,其實好些時候都非高不可攀就必定為之好,也未必和金錢價值掛勾,例如「Knolling」,就是一種平易近人又融入生活的藝術形式,創作者不必要是大名鼎鼎的藝術家,基本上每位普羅大普都能夠自己動手造起來,想來「人人都可以是藝術家」的理念,正是如此了。

甚麼是Knolling?

那麼Knolling這種藝術形式,具體上是怎甚樣的呢?其實Knolling可是一種排列藝術,講求物件與物件之間整體排列,以塑造一對工整、對齊的結構美感,英文術語會稱為Always Be Knolling(簡稱ABK),而何謂整齊工整的美感?雖然沒有公式定律,但藝術界亦有約定俗成之共識:1.被排列物件不會只有一件;2.物件數目愈多愈好;3.物件與物件之間性質相同,或者有着共通主題;4.以平行或90度直角的形式進行物件排列;5.講求放置物件的背景與物件之間的關係。

或許單純用文字講解稍嫌抽象,但只要看過以下關於Knolling排列藝術的範本,就不然一目了然。

這種規律排列手法,正是Knolling。(網上圖片)

Knolling通常有一個共通主題,色調也相通。網上圖片

+8
+7
+6

這種排列藝術理念或者存在世上已久,但Knolling這一字詞,被確立出來和被系統化的日子卻尚短,才不過三十多年的歷史。

話說1987年的時候,知名後現代主義及解構主義建築師Frank Gehry,接下了美國家具製造商Knoll的設計訂單,一天,設計團隊人員在Gehry位於加洲聖莫尼卡的工場,為了該項目而工作繁忙得不可開交之際,一位工場管理員Andrew Kromelow,為方便設計技師們能夠盡快檢視所需要的工具,就細心地將原來七零八落的各種工具,整齊工整地以90度的方式一次過排列出來,並持續地許多天都是這樣做,深受同事歡迎外,Andrew也將這個行為戲稱為Knolling。本來不過是一件生活小事,卻偏偏令當時其中一位設計團隊成員深受啟發,這位人兄,正正是Tom Sachs。

美國家具製造商Knoll。

Tom Sachs。

提起Tom Sachs,或許好些潮流人只會想起他與Nike合作的Mars Yard球鞋系列,但其實他的貢獻又豈只於此!Tom Sachs不但與NASA合作緊密,成就「Space Program」藝術裝置外,更是將Knolling藝術發揚光大第一人,自從受到Andrew Kromelow啟發後,Tom一再鑽研Knolling的本質和可持續性,後來先以學術角度解構了Knolling的規則和形式(如下圖),

Tom Sachs與Nike合作的Mars Yard球鞋系列。(Freshness Mag)

之後更以此為題材拍攝出《10 Bullets.》短片,以幽默方式,簡潔有力地向世人灌貫Knolling概念外,片中也借電影《Glengarry Glen Ross》裏Always Be Closing(ABC)這一對白來略施改動,改造成Always Be Knolling(ABK)版本,為Knolling提案出強而有力的口號,一時的心血來潮,最終成為一個概念上的經典,就如Andrew Kromelow當年所做的一樣。
 

以上短片正是《10 Bullets.》短片。

其實對於港人而言Knolling這個名字或許陌生,但這種藝術形式其實大家時有接觸,每當打開日本時裝雜誌,那些採訪時裝達人們「遠遊時行李箱內的必備Item」或「10件出外必備小物」的Essential生活專題中,攝影師將受訪者的生活品整齊地排列出來,這種形式和視覺效果,其實就是Knolling了。這種排列藝術不但給予人莫大舒適減壓的視覺果效,就連Apple Store的專門店裝潢佈置也深受啟發,君不見Apple Store內,那些整齊排序的桌子,以至桌子上工整排列的手機產品嗎?這種具格調又別樹一格的佈局,其實正是Knolling藝術的一種矣。

Apple Store內的佈局,就是Knolling藝術的一種。(apple)

Apple Store專門店。(apple)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