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獨家專訪atmos創意總監 親自設計Air Max中哪對是最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小島奉文(Hirofumi Kojima)這個名字,在香港未必耳熟能詳,但這位atmos創意總監的影響力,對於世界各地的潮流人而言卻是無遠弗屆,只因atmos × Air Max 1 'Safari'、'Viotech'以至象紋"Elephant"等等神枱級Air Max別注,其原創者,正正就是這位小島奉文。

而藉着一年一度3月26日Nike Air Max Day的到來,透過Nike方面的穿針引線,《一物》頻道就成功邀請到小島奉文為我們進行獨家訪談,分享大師他對Air Max的想法與觀點之餘,也大談東京原宿對於世界潮流的意義。

小島奉文對於日本球鞋文化的意義,絕不下於藤原浩。(atmos)

由他策劃的atmos × Nike系列,這些年來多不勝數。(朝日新聞)

1995年誕生的日本Air Max現象

若果說Tinker Hatfield是創造了Air Max的人,那麼日本人和atmos則是將Air Max全面開拓至潮流頂峯的奠基者,1995年因Air Max 95的誕生,而使日本潮流工業陷入瘋狂狀態,自此開啟了運動跑鞋轉化成潮流鞋款的概念,到2002年atmos更與Nike合作,推出atmos × Air Max 1 'Safari'和'Viotech'兩大鞋款,與Supreme和藤原浩一樣打開運動品牌與街頭品牌全面合作的先例外,也啟動了atmos與Nike之間長年累月的合作。

回顧atmos與Nike之間歷年經典合作按此

Air Max 95出自Sergio Lozano的手筆。(Nike)

而這一切,小島奉文都親身見證和參與着。

「或許香港的朋友到東京旅遊時都會留意到」小島奉文:「日本街頭最多人著用的Air Max型號,正正是Air Max 95(而香港則會是Air Vapormax和AirMax 270),那對灰 × 螢光綠的OG配色,更毫不誇張地說絕對是日本運動鞋界的佼佼者。它不止是一對球鞋,更是一種社會現象,1995年它創世之時,就早已成為日本電視、報紙媒體一再關注的議題,我人生第一次購買的Air Max,亦正正是95這個型號。」

雖然atmos與Nike的首度合作不是Air Max 95,而是元祖型號Air Max 1,但Air Max 95 atmos的"Viotech"配色亦緊接在2003年登場,足證小島氏對該型號的喜愛。

初代的atmos × Nike球鞋:

小島奉文最愛的atmos × Nike作品是......?

環顧atmos × Nike之間的合作,雖然尚有Air Jordan、Nike LeBorn和新鮮滾熱辣的Dunk SB等型號,但兩大單位選用得最多的合作系列,終非AirMax莫屬,小島:「始終在我心目中,『Nike = Air』是一個永不會改變之形象概念,它既能夠承先地深受老年人喜愛,亦能夠啟後地吸引年青人爭相著用,Air Max根本就是Nike的基準,哪怕在50年之後,這個系列依然大有作為。」

Air Max 1 atmos "Elephant" 2007版本。(StockX)

這是2017年的重生版本。(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那麼芸芸小島奉文主理過的atmos × Nike聯乘合作系列裡,哪一對作品才是他的至愛?答案不是元祖的'Safari'、'Viotech'Air Max 1,也不是來自影響日本人深遠的Air Max 95式,卻是Air Max 1 atmos的"Elephant"別注,小島:「我是一個看Michael Jordan比賽長大的人,而Air Jordan III更是我個人最愛的AJ型號,回想2007年當我再度與Nike Japan Team合作的時候,我們忽發奇想希望創造一件瘋狂甚至是愚蠢的東西,如是者我們從Nike一對印有斑馬紋圖案的復古童裝鞋之中獲得靈感,結合我對Air Jordan III鞋子上象紋圖騰的喜愛,最後就打造出這對"Elephant"Air Max 1出來。」

(Nike)

「更讓我感動的是,"Elephant"在2016年Air Max Day的“Vote Back 100"活動中,被全球球迷愛好者選為『最期待它回歸的鞋款』的第1名,並於2017年當真重新復刻生產過來,它是可我們atmos團隊與Nike Japan共同努力的心血結晶,能夠獲得世人的欣賞,是我最大光榮!」

而回顧小島奉文過往與其他媒體進行過的訪談中,他亦曾透露過一系列atmos別注Nike球鞋之所受廣獲成功,別出心裁的配色、圖案和特殊的用料,每每是取勝關鍵,這對"Elephant"Air Max 1,正正是最有力的例證。

2013年版本Air Max 90 atmos "Duck Camo"。(atmos)

2020年全新Air Max 90 atmos "Duck Camo",鞋面和鞋踭位的紅、黑配色設定,互相調換過來,HKD$999。(Nike)

完美地找到新與舊之間的平衡

「Air Max系列另一個偉大的地方,正是其創作土壤的潛力,可以說是無限地大......」小島奉文如是說:「設計師既可以從舊有鞋款之中,找尋到經典元素並加以轉化,亦可以憑藉Nike與Air Max每年持續研發的新科技,從而開創出全新的Air Max鞋款。」小島以今年atmos特意為Air Max Day而設計的兩大鞋作:Air Max 90 atmos "Duck Camo"和Air Max 2090 atmos "Duck Camo"為例,前者Air Max 90是一對誕生在1990年的鞋款, "Duck Camo"atmos別注亦早在2013年出現過,今次與13年版本的主要分別,乃是將鞋面和鞋踭位的紅、黑配色設定,互相調換過來。

Air Max 2090 atmos "Duck Camo" HKD$1099。

為慶祝2020年Air Max Day,atmos發佈了一系列周邊單品。(atmos)

至於同樣有atmos "Duck Camo"別注的Air Max 2090,則是今年Nike的全新發明,沿襲了Air Max 90標誌性的未來主義風格(擋泥板、氣窗以及鞋跟上標誌性可見式氣墊,均是保留了與Air Max 90相同的設計),然而大底部份,則採用了Air Max 270形式的270度透明氣墊,鞋底花紋亦經過重新設計,結合2090以未來交通工具作為靈感的主題,鞋頭前方和後端設計,分別呼應汽車前燈和尾燈等細節,定調出Air Max在將來的發展方大向。

Auto Max。(sneaker news)

小島奉文:「如果Air Max 95是屬於我一代人年青時代的產物的話,那麼Air Max 2090和Auto Max則是屬於今個世代的年青人,Air Max是屬於未來的,這種未來,並非只限於外型設計上,就算是實用性能同樣如是,看看Auto Max那組Auto-lacing Adapt technology自動綁帶系統,定必是未來世界球鞋的基礎模式。」

原宿atmos專門店。(harao.tokyo)

因為原宿 日本的潮流工業定必光明

日本近代的經濟環境起伏不定,隨着東京奧運的延期已成定局,這對依賴旅遊工業的日本而言,無疑雪上加霜,特別是原宿這類知名購物區的影響,勢必尤其明顯,然而見證住裏原宿文化興盛的小島奉文,卻依然對裏原宿充滿信心:「atmos第一間店正是來自裏原宿,那裡只不過是一個面積很細的地方,比起銀座、新宿、澀谷等傳統購物大區,數十年前並不見得有任何優勢可言。然而憑藉各式各樣品牌與品牌之間的混合,和對東、西方昔日文化的重視和尊重,繼而創新,裏原宿以至整個原宿一帶,以90年代萌芽開始,已漸漸發展成旅遊勝地和成熟的時裝市場,現在更引領着全球潮流的變遷,這種魅力,只要我們共同捍衛住的話,哪怕是90年代、現在抑或是將來,也絕不會改變的。」

atmos位於世田谷的概念店。(atmos)

「反而更叫我感慨的是,隨着互聯網、網購文化科技的一日千里,時下的球鞋文化已和過去大相逕庭,昔日年青人追求波鞋,乃是喜歡球鞋的設計以及相關文化本身,並甘願花大量時間為鞋子進行資料搜集,或者到各家古着店、鞋店發掘自己心愛的球鞋。現在全賴Online Store的出現,年青人購買甚麼都變得手到拿來,從方便的角度看雖然是好,卻漸漸不再珍惜和重視球鞋文化,球鞋變成徒然的Hype Shoes,只在乎在鞋子登上社交媒體炫耀一番就是了......因此如何保育實體波鞋店,捍衛傳統的球鞋文化,這都是商店與品牌之間共同須要做的事。

只要大家團結一致,原宿流行文化定必繼續發光發亮。(atmo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