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化球鞋│《怒火》質感師改造VaporWaffle:人性化殘破才顯得自然

撰文:張榮熹
出版:更新:

近來歐美日等潮流重鎮,舊化球鞋Ageing Sneakers手藝愈來愈受關注,看看Phillip Leyesa、KENJI GRAPHICS、Foxtrot Uniform等職人單位如何呼風喚雨,連Stock X也邀請他們客製舊化球鞋售賣,便知道這門工藝潛力巨大。
那麼香港又有沒有這類職人?有,不過十分隱世,最終給《一物》遇上一位電影質感師,並請他親手為sacai Nike VaporWaffle球鞋進行舊化,盡顯身手。

由阿喬花上4天時間舊化而成的sacai Nike VaporWaffle。(攝影:歐嘉樂)
sacai Nike VaporWaffle進行舊化前的模樣。(攝影:龔嘉盛)

電影質感師才是舊化高手


透過古着店LUDDITE的穿針引線,《一物》編輯部遇上今次處理sacai Nike VaporWaffle舊化製作的主人翁阿喬。嚴格上來說他並非客製波鞋職人,也非來自時裝圈,反而是一位電影質感師(又名效果師),人們對「質感師」這個職業不明所以,還是由阿喬自己詳細講解:「質感師主要是應用在電影或舞台上的工作,專門為場景、道具及戲服進行改裝修飾。」相關閱讀:舊化球鞋成未來時裝最大潮流 日本職人妙手將Nike AJ1、Dunk變舊據阿喬所講,質感師在香港是很稀有的行業:「全香港隨時少於五個」除近期上映的《怒火》外,在他十多年的質感師生涯,曾參與《葉問4》及《明月幾時有》的場景舊化項目,很多時都是One man band去做,若場景太大的話便找油漆工一同參與,通常七、八天就要完成,十分趕急。

阿喬是電影質感師,曾參與《怒火》《葉問4》及《明月幾時有》的場景舊化項目。(攝影:歐嘉樂)

服裝、道具是電影重要一環,要跟劇情相吻合,正是質感師的功力所在,「要知道電影裡面許多場景是全新搭建的,很多衣物、道具也是新買的,但電影中的故事、人物,卻往往可能設定為一間數十年的舊屋,或一個煮飯十幾年也不曾換工作服的『麻甩』廚師,要表現出這些人與物陳舊、滄桑的歲月痕跡,光鮮企理的新物件是完全做不到,那麼如何將它們由新變舊,以符合導演的要求?這時候質感師大派用場了。」

《怒火》戲中教堂決鬥一幕的場景,正是由阿喬進行舊化。(電影劇照)
《怒火》聖母雕塑上的舊化色或崩裂位,也是出自阿喬的巧手。(電影劇照)

例如早前上映導演陳木勝的遺作《怒火》,戲中的教堂、下水道及鐵皮屋場景,由人手將牆壁上色用油漆染黃,燻黑,將鐵皮屋牆身造成油漆剝落和污積處處,全是由阿喬一手一腳舊化修飾出來:「唯獨將場景物事造得切合相應時代背景,觀眾才會看得投入。TVB近年的劇集令人難以有共鳴,其中一個原因是場景太過新簇簇,顯得格格不入。」

阿喬強調,芸芸舊化項目之中,他尤其喜歡造牆紙。而舊化之前,他不時會熟讀劇本,將自己代入戲中,讓自己切身處地的打造最貼題場景。(IG@kiuho)
阿喬所種質感師在香港是一個很稀有的行業:「全香港隨時少過五個」(攝影:歐嘉樂)

以人性化角度代入去舊化波鞋

雖然從事質感師工作已有十多年,過往也不時要造舊鞋子,但對於今次sacai Nike VaporWaffle舊化項目,阿喬仍然感到十分有趣:「以往舊化鞋子,每每要按照劇本需要製作,今次則完全按照個人意願喜愛來設計,自由自在得多。」

sacai Nike VaporWaffle進行舊化前的模樣。(攝影:龔嘉盛)

問到阿喬改造此人氣球鞋需時多少,他指大概三、四天便可以了:「構思塑造一個作品時,我需要幻想、預設它的時代背景。今次我將VaporWaffle設定為一對經常著用了一年的跑鞋,鞋身經過長期屈摺而變形;鞋面密佈大小、深淺不一的污跡、酸雨痕跡和陽光暴曬成的退色;有些位置甚至刮花破損,而鞋中底的白色部份也經歷了氧化而變得熏黄,佈滿小斑點……」

整對舊化鞋需要不斷用手力去屈曲、塗層上色,磨砂甚至用鎅刀去割破。(攝影:歐嘉樂)
除工業物料外,阿喬一再強調人手油份對舊化物事的重要性。(攝影:歐嘉樂)
物件是死的,人手卻是有生命的。用手不停去觸摸一件物件,久而久之它身上便會佈滿人類的油份,從而慢慢變色,變得有人的氣息起來。
阿喬(電影質感師)

驟眼看來如同古着真品的VaporWaffle球鞋,其實乃是由阿喬不斷用手力屈曲鞋身,繼而於鞋面塗上十多層由鞋油學皮油構成的Layering,持續地每塗上一層讓其風乾,再塗上另一層,甚至用鎅刀去割破鞋面,「當中難度並不止這些工序,而是如何去分布球鞋上哪些位置要破損?哪個地方應氧化?哪裡要加上污穢?污穢的比例又如何等等,所有東西都經過邏輯計算和生活經驗去推論,應氧化的位置則氧化,最易破損的位置便破損,如果掉亂了,成品會變得不真實。」

要準確地進行舊化,便要掌握不同物料的特性,例如這對VaporWaffle便包含了橡膠、人造皮、麂皮及網狀物等質料,它們的硬度與遇水滲透性皆有不同,需要好好調控。(攝影:歐嘉樂)

「不只生活經驗常識,亦嘗試將個人生活習慣代入這對VaporWaffle之中。雖然它的尺碼跟我不同,未能真實地穿上,但製作時會刻意想像如果我穿上後會做甚麼?例如跑步的話,跑姿會是怎樣,而鞋面哪個部份會被我經常觸碰、磨擦?如果找尋到那個部份,那該處舊化的力度無疑會較多。」正是懂得從這種人性化角度,去思考一對球鞋應如何去舊化,球鞋才會舊得真實,舊得具說服力和有故事。

看過各大舊化波鞋職人的作品,阿喬覺得它們很漂亮,卻舊化得太過自然。(攝影:歐嘉樂)
阿喬細心到連鞋盒也一併舊化破損,細緻度之高令人讚嘆。(攝影:歐嘉樂)
這是邏輯性問題,試想像一對鞋之所以變殘舊,不就是經過長期著用了吧?但每個人的生活和行路習慣各有不同,故鞋面污跡大小分佈自然不會平均,若果每個位置都太自然太一樣的話,反而失真了。

但願港人懂得欣賞舊物

問到今次改製sacai Nike VaporWaffle的感受,阿喬直言一開始對此鞋印象一般,認為它過於前衞和科幻,但透過日以繼夜的人手舊化,添加了歲月痕跡,卻不知不覺地愛上了:「無論是一件物事、一幢建築物,還是一個社區也好,都是有新必有舊,我們既不能一味覺得新不如舊,亦不應盲目地捨棄舊物,反而學懂去欣賞它們,細味新舊並融的美感,才是最可貴的。」

雖然以質感師工作為主,但長遠亦有興趣參與更多舊化球鞋的項目。(攝影:歐嘉樂)
+3

香港過往欠缺古着或古物保育文化,人們不太懂得細味舊物美好的氛圍,然而時代不同了,愈來愈多年輕人開始樂在其中,並一同加入這個圈子,一同保存和宣揚:「看看現在的深水埗便是好例子,無論是新潮藝廊、咖啡廳抑或古着店,均能夠植根這個老城區找到自己的天地,發光發亮。」阿喬如是說。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