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淘金熱】那些年的毒梟夢魘 哥倫比亞黑色傳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兩個代名詞,能夠代表上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的哥倫比亞:一是*內戰,二是毒梟。那時候,連哥倫比亞政府也要跟販毒集團妥協…… (此乃【綠色淘金熱】系列報道之四)

美國《福布斯》雜誌曾經將哥倫比亞的第一代大毒梟艾斯高巴(Pablo Escobar)列入全球十大富豪排行榜之內,統計的數字僅是他為世人所知的資產。而艾斯高巴埋在哥倫比亞地底的美元鈔票,據說到現在也未全部挖出……

艾斯高巴家族最近推出一款「艾斯高巴」紀念版可摺疊手機,名為Fold 1。(路透社)

*哥倫比亞內戰:自1964年開始,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的左翼游擊隊便與政府軍展開武裝對抗,持續五十多年。因為需要籌集經費,游擊隊涉足毒品生意,與國內的販毒集團同流合污。譬如在1985年,M-19游擊隊襲擊首都波哥大的司法大樓,殺死11名法官和數十名軍警。事後調查報告指出,艾斯高巴懷疑是襲擊的幕後主腦。2016年,時任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與革命軍簽訂和平協議,多支游擊隊向聯合國繳出武器,改組為合法政黨。

1993年,在哥倫比亞第二大城市麥德林(Medellín)的一處屋頂上,一顆子彈直接射中艾斯高巴的頭部,終結了其44歲的一生。至今,艾斯高巴的家人仍然聲稱他是自殺,並不是警方開槍所殺。無論如何,哥倫比亞警方終於成功翦除這十多年的心腹大患。

Netflix曾製作連續劇《毒梟》(Narcos),劇本改編自艾斯高巴的真人實事。(網上圖片)

富可敵國 每周賺逾四億美元

出身農民家庭的艾斯高巴,據說第一次從事的非法生意是販賣虛假學歷。1974年,艾斯高巴因為偷車而第一次入獄。出獄不久,便投身參與毒品交易買賣,隨後更在鄉郊叢林處興建培育種植可卡因原材料*古柯(coca)的農場和製毒工場。

*古柯(coca):原產於南美洲的傳統藥草,經過提煉後可被製成高純度可卡因。由於古柯盛產於安第斯山脈和亞馬遜地區,故哥倫比亞、秘魯、玻利維亞和巴西一帶被合稱為盛產可卡因的「銀三角」地區。

艾斯高巴以麥德林為發展根據地,包攬生產、加工、走私等所有販毒工序,故有「麥德林集團」(Medellín Cartel)之稱。集團最高峰時曾壟斷美國超過八成的可卡因走私市場,最高每周可獲利約4.2億美元(約32.7億港元)。八十年代末,艾斯高巴為了換取不被當局引渡至美國,願意以近百億美元協助哥倫比亞政府償還國債。說他富可敵國,絲毫沒有誇大。

哥倫比亞不是一個富庶的國家,艾斯高巴的家鄉麥德林更是如此。在擁有巨大財富的同時,艾斯高巴發覺自己需要贏取當地人支持,才能將他的毒品生意持續下去。故此,他致力向窮困社區捐錢興建學校、球場、住屋,又向窮人發放救濟金,因而得到不少人,尤其是麥德林居民的愛戴。

昔日的艾斯高巴頗受當地民眾愛戴。(網上圖片)

1982年,艾斯高巴成功進入下議院擔任議員。1993年遭槍殺後,其葬禮有近25,000名市民出席。如今在麥德林,艾斯高巴更是當地旅遊業的「生招牌」,他的故居更一度成為景點(去年2月已被當局拆卸),各處依然能夠找到不少繪畫着他肖像的壁畫。

麥德林集團將成千上萬噸可卡因運入美國,獲利極豐。除了經過加勒比海進入佛羅里達走廊的空中運輸網絡之外(集團將可卡因運到美國後,有時會將負責運輸的飛機燒掉,毀屍滅迹,可見其利潤之高),亦經常通過墨西哥以陸路運輸。墨西哥與美國的邊界長達三千公里,麥德林集團在邊界地區買通官員,安插得力親信,確保車隊不會被安保人員檢查,並負責溝通墨西哥黑幫散落南北的人脈網絡,順利將毒品源源不絕運入美國。

滿手鮮血 自首坐豪華監獄

艾斯高巴雙手沾滿鮮血,他與手下籌劃殺死的警察、法官、政敵多不勝數。在1984年,麥德林集團更殺死了計劃調查艾斯高巴的時任司法部長博尼利亞(Rodrigo Lara Bonilla),引發其後哥倫比亞官方針對艾斯高巴持續數年的調查及搜捕。1989至1990年間,艾斯高巴至少策劃了300宗炸彈襲擊。

哥倫比亞與美國政府非常希望捉拿艾斯高巴,故達成引渡協議:艾斯高巴被捉拿後將會送到美國受審。艾斯高巴在哥倫比亞能夠呼風喚雨,卻未必能在美國領土上張牙舞爪。故他決定在1991年向哥倫比亞政府自首,服刑五年,但前提是要政府容許他蹲在自己建的豪華監獄「大教堂」(La Catedral)。

艾斯高巴在「大教堂」蹲了一年後,政府實在看不過眼,決定把他移往普通監獄服完餘下的刑期。艾斯高巴不從,於是在600名軍警大圍捕下,成功逃出「大教堂」,展開持續一年的亡命生涯。最終,艾斯高巴於1993年在哥倫比亞警方及美國緝毒局探員的聯合行動中,在麥德林一間房子的屋頂上遭擊斃。

美國緝毒局當年可說是經歷千辛萬苦,才能將哥倫比亞販毒集團一舉殲滅。(路透社)

夕陽時代 墨西哥集團興起

雖然麥德林集團逐漸瓦解,並不代表哥倫比亞的毒梟時代終結,取而代之的是總部位於麥德林以南約400多哩外的卡利集團(Cali Cartel)。

卡利集團標誌着哥倫比亞「毒梟治國」時代的最後階段。九十年代中期,卡利集團接手了艾斯高巴留下來的毒品網絡,甚至將其擴充至歐洲地區,最高峰時據報幾乎壟斷全球九成的可卡因市場。美國緝毒局當時甚至將卡利集團跟蘇聯特務組織KGB相提並論。

然而,在1995年6月至7月期間,哥倫比亞聯同美國政府成功逮捕了卡利集團的主要骨幹人物,瓦解卡利集團,其代表的哥倫比亞毒梟時代正式落幕。

多年以來,哥倫比亞政府投入大量資源打擊毒販,掃毒人員不時檢獲大批走私毒品。(美聯社)

然而,自艾斯高巴開始,累積多年走私經驗的墨西哥毒品運輸網絡繼續活躍。由於再沒有壓倒性的哥倫比亞毒品集團能夠承接如此龐大的可卡因市場,於是本身組織鬆散、主要作為獨立生產者、運輸者,以及充當交易中間人的各派墨西哥毒販乘亂而起。隨着二十一世紀到來,美洲毒品市場成為派系林立的墨西哥販毒集團的爭鬥版圖。

自2006年起,為打擊墨西哥毒梟而開展的毒品戰爭至今未息。去年10月,墨西哥軍警與*錫那羅亞販毒集團(Sinaloa Cartel)爆發如電影情節般的世紀圍城戰,令世人驚覺墨西哥毒梟的霸道橫行,竟可匹敵政府的精銳武裝。

*錫那羅亞販毒集團:總部位於西北部城市庫利亞坎(Culiacan)。該集團的頭領是著名毒梟「矮子」(El Chapo)古茲曼(Joaquin Guzman)。他曾在1993年被捕,後在2001年成功逃獄。逃亡十多年後,古茲曼在2014年再度落網,卻很快在墨西哥城的監獄裏挖地道成功逃脫。他於2016年再次被捕,並被墨西哥政府引渡至美國。去年7月,古茲曼被美國聯邦法院判處終身監禁。到了同年10月17日,墨西哥警方在庫利亞坎捕獲古茲曼的28歲兒子奧維迪奧(Ovidio Guzmán Lopez),與錫那羅亞集團毒販爆發血腥槍戰,最後警方不敵毒販的強大火力,無奈放人。

如今,在哥倫比亞,昔日的「風光」也已逐漸褪色。

上文節錄自第19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月6日)《綠色淘金熱 美洲「大麻經濟」崛起》。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