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不再少數的族裔:拉丁選民必然跟特朗普對立?

撰文:伍振中
出版:更新:

種族議題將是美國大選2020的焦點所在。疫情期間,全國各地出現大規模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種族平權示威抗爭。不過,除了黑人「平權」,美國一眾少數族群的「平權」又有否在這場運動中充分體現出來?當中,作為全美人口最多的少數族群拉丁裔居民,他們如何評價BLM?

「他們(拉丁裔居民)確實了解南部邊境正在發生什麼事。他們想要人們來到美國,我也這樣想的。但他們都是希望這些人是合法地進入美國。」、「拜登以前做得糟透了,相反地我為了拉丁裔提供一切救助。」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內華達州(Nevada)拉斯維加斯向拉丁裔支持者嘗試解釋,自己如何理解到拉丁裔選民的想法,其南部邊境政策如何顧及國內拉丁裔人口的真實情感。

特朗普出席與拉丁裔選民交流的圓桌會議。(AP)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屆大選拉丁裔選民人數將錄得破紀錄的3,200萬,相當於整體選民的13.3%。這個百分比在2008年是9.2%,在2000年是7.4%,反映這個族群對選舉大局的影響力,愈來愈強大。

特朗普「厭拉丁」?

觀乎特朗普過往表現,他對拉丁裔群體似乎並沒有良好的印象。早在2016年,當特朗普正在競逐總統的時候,他形容墨西哥「沒有向美國輸出最好的人」。

「當墨西哥容許在當地的移民來到美國,它並沒有輸出最好的人。它只是輸出本身有着很多問題的人過來美國,與我們同在。」、「他們帶着毒品、帶着罪惡,他們是『強姦犯』。」特朗普於四年前曾說。

特朗普在美墨邊境實施強力的非法移民措施,令一眾移民家庭分離,為人詬病。(Getty Images)

上任後,他對波多黎各風災的怠慢態度、在美墨邊境實施強力非法移民家庭分離措施、廢除奧巴馬時代「追夢者計劃」(DACA,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特朗普政府舉動違憲)等等,這些都被指惡化拉丁裔選民對特朗普施政印象之觀感。

然而,這個美國第一大少數族群真如美國傳統印象所指般,那麼「反特朗普」嗎──儘管特朗普是近數屆以來對南部邊境實行最嚴厲移民政策的美國總統。

特朗普在美墨邊境興建圍牆,意圖堵塞非法入境者,三年多以來惹起極大挑戰。(Reuters)

BLM在心中的矛盾

近幾個月,BLM種族平權示威聲勢在全美各州此起彼落,民主黨多次以此炮轟特朗普政府治下種族平權進程成效不彰,甚至批評特朗普美化暴力,加劇美國社會進一步分裂。而特朗普則以「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為號召反擊,呼籲各州政府應該強力鎮壓平權示威行動期間出現的搶掠、縱火等不法行為。BLM的政治風波對於拉丁裔來說,帶來一場不折不扣的心理矛盾。

在維護種族平權角度來說,拉丁裔美國人身為第一大少數族群(佔全國人口約15%,比非裔人口還要多),當然要大力支持行社會公義之事。

「當我們看清整個問題的本質,就會察覺到黑人與棕色人種族群皆需正視面對的問題,同樣來自深深嵌進社會內的白人至上主義價值觀……只有黑人兄弟姐妹站了起來,我們拉丁裔、棕色人種、原住民才可以被解放,同樣地站起來。」科羅拉多州拉丁裔論壇主席Xochitl Gaytan說道。

種族平權示威聲勢在全美各州此起彼落,多個城市民眾上街遊行,部分甚至與警察對峙。(AP)

但是在另一方面,始終這場橫掃全國的社會運動以非裔美國人為主軸,拉丁裔雖是少數族群,卻非鎂光燈下之主角。部分拉丁裔選民認為,每個少數族群也有各自需要擔心和專注的議題。黑人平權運動涉及社會公義,固然值得關注,但整個黑人平權運動,理應擴充至涉及各個少數族裔群體。

「我認為人們應該說『Minority Lives Matter』(少數族裔的命也是命),而不是只說『Black Lives Matter』。」拉丁裔美國人Michael Mares這樣說。他說他十分支持BLM,但他認為拉丁裔面對的問題同樣值得受關注,卻鮮有在BLM運動中被談及。Michael強調,所有不同膚色的人都值得擁有更好的待遇。

相關討論的另一複雜因素是,部分拉丁裔美國人本身就有一種反黑人(anti-blackness)情緒。加上BLM發生以來出現的搶掠縱火行為,更讓持該偏見者以偏蓋全的想法更加堅定。

2020年5月27日,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座幾層高的屋苑地盤被縱火,火勢猛烈。(AP)

曾參加地方選舉的拉丁裔居民Miguel Ceballos Ruiz向當地電台表示,很多拉丁裔人的種族主義意識實在根深蒂固。「各位拉丁裔人,我們真的是時候移除內心的反黑人情緒。我們需要解決這個問題,並對此有共嗚:我們如何在這個『非常種族主義的國家』、『非常種族主義的制度』成長和接受社教化。」Miguel說道。

特朗普經常在Twitter上高喊「Law and Order」(法律與秩序),看似無病呻吟,卻在某類希望保持社會安寧的選民群體,發揮無可計量的激活心理作用。

固然,民調顯示,拉丁裔選民一定程度上還是大多支持BLM種族平權運動。但支持運動背後的理念,並不代表願意對實質發生的社會失序現況視而不見,更不代表他們會拒絕把票投給疫前經濟表現確實優秀的特朗普。

BLM種族平權運動,對不少拉丁裔選民來說,可能是充滿矛盾的社會事件。(Getty Images)

如果不是疫情……

「特朗普確是坐言起行。他不是單單坐在華盛頓的辦公室裏,信口開河稱『我關心拉丁裔選票』,他切切實實地把資金投放到當地。」Pam Kirby是民間團體「Latinos for Trump」的顧問成員。「Latinos for Trump」在官方網站上強調,特朗普重視自由、信仰、家庭,承諾經濟成果和工作機會,正是他們全力支持特朗普的原因。

新冠肺炎肆虐美國之前,特朗普政府的經濟表現的確亮眼。自2017年初特朗普入主白宮至今年初,美國國內創造了670萬個就業職位。去年9月,非裔和拉丁裔美國人失業率分別降至5.5%和3.9%,創下自七十年代美國勞工部有紀錄以來新低。

當然,大疫症爆發後,全國失業率創下接近15%的新高,將特朗普這四年來「失業率創下近年新低」的最強政績全盤摧毀,也是鐵錚錚的事實。今年8月,拉丁裔的失業率更達至10.5%,整體失業率則為8.4%,可見拉丁裔比例略高於平均。

特朗普競選團隊將注意力放在拉丁裔選民身上,反映他們並未有忽略這一被廣泛認為「站在特朗普對立面」的選民群體。(Getty Images)

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德州,以至佛羅里達州這個兵家必爭的關鍵搖擺州,都是拉丁裔選民的主要集中州份。基於拉丁選民多重心理矛盾的變量,他們「必然站在特朗普對立面」的刻板立論,事實上未必站得住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