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矽谷殺戮戰場 巨人朱克伯格殺紅了眼 摧毀大衛絕不手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與不少男生一樣,當年以19歲之齡創立Facebook王國的朱克伯格,骨子裡流着「將軍」的血。愛玩《文明帝國》、《Imperium Romanum》和《Lux Delux》,這些統治王國遊戲講求戰略部署,終極目的是建立並擴大自己的王國。

虛擬遊戲顯然滿足不到他。真正能夠把指揮命令慾望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只有他坐擁20億活躍用戶的「親生仔」Facebook。他以極短時間雄霸矽谷,與科技界Big Four 微軟、Google、亞馬遜和蘋果爭一日長短。

在這個你死我活的戰場上,「歌利亞」們一見威脅立馬出招對付冒起的「大衛」。野心勃勃的朱克伯格不但要擊敗對手,更要徹底摧毀對方,再拿着其頭顱向矽谷所有人宣布:「反抗無用(Resistance is futile)。」

朱克伯格創立的Facebook已經屹立超過10個年頭。(VCG)

靠「抄橋」起家

行軍打仗講求計謀。在科技界打仗,「抄」是一大戰略,朱克伯格也是靠「抄橋」起家。

有看過《社交網絡》(Social Network)這套電影的人大概也會知道這段往事。時間回到2003年,3名哈佛學生正開發專屬哈佛大學生的社交平台Harvard Connection,讓同學上載個人資料和相片,並請朱克伯格協助編寫程式和建立資料庫。他答應了,可是一直沒有「交功課」,只推說:正在努力中。

2004年2月,朱克伯格終於「交功課」。不!他是「抄功課」才對。

他推出TheFacebook.com,亦即是現在的Facebook。除名字外,整個網站的構思與Harvard Connection幾乎一模一樣。雖然後者之後也能夠成功推出,但不敵搶先一步的TheFacebook.com,那3名哈佛學生憤而控告朱克伯格抄襲,訴訟持續好幾年。直至達成和解的2008年,Facebook已經攻入香港和台灣市場。

朱克伯格是繼蓋茨後最具名氣的科技公司創辦人之一。(Getty Images)

兵書第一計:「別驕傲得不屑抄襲」

你以為朱克伯格會以這段「黑歷史」為恥,從此不再「抄橋」?少年,你太年輕了。

去年公司大會上,他曾經非公開說過「不能因為驕傲而影響服務用戶」。員工將這句話解讀成「別驕傲得不屑抄襲」(not be too proud to copy),更成為公司口號。

要對付Facebook的潛在威脅,朱克伯格不單止不怕抄,還要抄到足,再利用Facebook極高的市場滲透度,將抄回來的「自家產品」發揚光大,硬搶對手的用戶,直至將對手徹底摧毀為止。其中一個在眾目睽睽下被Facebook摧毀的,正是社交程式Snapchat。

斯皮格爾的名模妻子Miranda Kerr(右)向《泰晤士報》炮轟Facebook偷取丈夫的創意:「直接抄襲別人不算是創新,而是羞恥。他們晚上怎樣睡得着?」(WireImage)

花五年時間摧毀Snapchat 

這個由數名史丹福大學生研發的程式嚇壞了朱克伯格。Snapchat讓用戶分享圖片外,亦可設定容許瀏覽圖片的秒數,還有增強實境(AR)技術設置相片濾鏡。這些功能令它以極快速度搶佔市場,對朱克伯格響起警號。

2012年Facebook推出與Snapchat類似的程式Poke,卻無法與Snapchat匹敵。翌年決定用銀彈攻勢,向創辦人斯皮格爾(Evan Spiegel)出價30億美元收購Snapchat,可惜無功而還。

兩度出招失敗並未令朱克伯格死心,相反他已部署好絕招──「抄到足」。去年夏天,Facebook將Snapchat的專屬功能,近乎搬字過紙般完全照抄到他旗下的Instagram,新個名為Instagram Stories的新功能,連名字也是抄自Snapchat Stories。一年後,Instagram Stories已累積2.5億用戶,超越Snapchat的1.6億,Snapchat股價因此大跌一半。

眼見市場被白白搶奪的斯皮格爾向《福布斯》憶述,Facebook推出Poke之前,朱克伯格曾飛到洛杉磯與他見面,「宣布」Poke即將面世,大有一股示威的味道。斯皮格爾這樣形容對方當時的態度:「那就像是『我們即將要摧毀你』!」(It was basically like, "We're going to crush you!")

「那就像是『我們即將要摧毀你』!」
Snapchat創辦人斯皮格爾如此形容跟朱克伯格的會面

兵書第二計:第一時間鎖定對手 

《孫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大學修讀心理學的朱克伯格,深明打仗不能「靠估」,認清最大威脅的對手才是王道。敵人到底有多少糧草,已攻陷多少座城鎮,全在他掌握之中。

Snapchat今年8月公布用戶增長放緩,而朱克伯格較坊間早大半年,去年底已得知這個「喜訊」,證明Instagram Stories搶灘成功。令他快人一步,早着先機得知敵情的,全賴一個厲害的「情報武器」──Facebook收購的以色列數據分析公司Onavo。

Onavo2013年5月推出一款免費應用程式Onavo Protect,保障用戶數據私隱安全,吸引超過2,400萬人次下載量,同年10月被Facebook收購。當Onavo Protect用戶打開其他應用程式(App)或網站時,會將流量重新導向Facebook伺服器,並且記錄在其數據庫中。

沒錯,Mark Zuckerberg is watching you. Facebook能夠從數據庫中掌握所有用戶使用的App和網站,從而知道哪個App的用戶正急速增長,讓朱克伯格第一時間鎖定「敵人」。這個數據庫為他下了不少重大決定,當中包括2014年以190億美元收購Whatsapp,以及模仿其他對手推出Facebook直播功能。

Facebook總部內的Lockdown霓虹燈。當公司有重大決策或宣布時,此霓虹燈才會亮起。(Getty Images)

兵書第三計:嚴密備戰 絕不鬆懈

抄襲也許不難,但能否藉此擊敗對手卻是另一回事,當中相當考驗智慧和能耐,而這正是朱克伯格的強項。面對「敵人」時,進入戰鬥模式的他絕不鬆懈,每當公司遇到重大威脅或推出重要改革時,便會向內部宣布「Lockdown」,讓員工進入作戰狀態。

2011年當Google推出與Facebook類似的社交平台Google+時,朱克伯格頃刻如臨大敵。那時Google為打敗Facebook傾注一擲,不惜「犧牲」自家王牌搜尋功能,將Google+與之掛勾,用戶在Google+上載的相片和文字均會成為搜尋演算法的其中一部分。

Google+正式登場當日,他向全體員工下令Lockdown。員工當日下午收到公司電郵,指示他們在朱克伯格的房間附近集合,房間上有一個「Lockdown」的霓紅燈,當所有員工到齊後,霓紅燈亦隨之亮起。

Facebook前員工馬天尼斯(Antonio García Martínez)形容,當時猶如「一個將軍在田野中向軍隊講話」。朱克伯格向員工明確表示,爭取用戶是一場零和遊戲,只要一方有得,另一方就有失。他宣布公司上下嚴陣以待,向Google打一場反擊戰,還引用一句古文:「迦太基必須被毀滅(Carthago delenda est)。」

迦太基必須被毀滅。
Google推出與Facebook類似的社交平台Google+時,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向全體員工說

更多精彩國際人物故事,立即鍵入【ICON專頁】

根據牛津字典,Lockdown即是一級封鎖,多用於監獄出現暴動時,一旦宣布Lockdown,任何人也不得離開監獄。

朱克伯格一聲Lockdown,由三藩市到帕羅奧圖(Palo Alto)Facebook總部的專車要周末加班行駛,總部內的餐廳也要額外加開營業時間。不論是程式員、數據分析員還是廣告團隊,總之全體員工要一星期踩足七日。有家室的人怎麼辦?家人准許在周末到總部探訪用餐,情況真的有點像到監獄探監。

很誇張?對他來說,這場是切切實實的戰役,沒有鬆懈餘地。馬天尼斯在他撰寫的《Chaos Monkeys: Inside the Silicon Valley money machine》一書中寫道:「雖然朱克伯格不會像羅馬對待迦太基般,將Google燒至灰燼,然後把Google所有員工的妻兒當成奴隸,再在Google總部地下撒鹽使那兒不能種出食物,但這也是科技世界中一場不光彩的戰役。」最終Google+因未能成功在Facebook手中搶客而緩慢死亡。

Facebook總部內貼上「完成比完美更好」的標語(左);右圖為辦公室內部工作情況。(Getty Images)

朱克伯格生活點滴

+11
+10
+9

滿手鮮血的「慈善朱」

在矽谷這個殺戮戰場以外,朱克伯格投入大量慈善活動。他視微軟創辦人蓋茨(Bill Gates)為偶像,並跟從蓋茨腳步,與太太創立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將兩人在Facebook的99%股份投放在這個慈善組織,為改善全球健康、教育、科研和能源等方面出力。不過一回矽谷戰場,他對付Start-up對手時可謂「滿手鮮血」。

公平點說,「歌利亞」並不止是朱克伯格,科技界Big Four每一位均曾「恃強凌弱」:亞馬遜與Diapers.com的價格戰,最終令後者被亞馬遜收購,原本獨立的Diapers.com網站,更在今年被收入亞馬遜系統內;Google地圖的競爭者Waze,在變得受歡迎後亦隨即被前者收購;微軟和蘋果的例子更多不勝數。

不過無論在鎖定目標的速度、付出收購金額的豪爽度以至抄襲產品時「毫無廉恥」的程度上,Facebook均大大拋離Big Four。有前員工更打趣建議朱克伯格設立一個慈善基金,資助其他初創企業創辦人拒絕Facebook的出價收購。

有前員工打趣建議朱克伯格設立一個慈善基金,資助其他初創企業創辦人拒絕Facebook的出價收購。

打倒巨人是否不可能任務?

面對這位姓朱的「歌利亞」,一群初創企業的「大衛」是否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最近傳出Facebook正測試更改動態消息(News Feed)的演算法,將沒有付款的貼文放在較隱密的地方。6個國家進行過這項測試,指專頁的內容流量大幅下跌60%至80%。消息在社交平台掀起哄動,許多專頁管理員及內容經營者均擔心不能再透過Facebook獲得流量。

恐懼之下,不少人不約而同提出摒棄Facebook的想法,有網民更表示受夠了Facebook,呼籲所有人轉投其他社交平台,一眾「大衛」或者可以漁人得利。

然而罷玩Facebook的說法,每隔一段時間便被翻炒一次,至今尚未見過任何能真正動搖Facebook用戶群根基的舉措。網民是否真的能動員到一場Facebook背棄潮仍存懸念,畢竟在朱克伯格眼中,用戶比黃金更珍貴,他會那麼輕易讓這20億人逃出他的魔爪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