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上映才算電影? 吸金王Netflix掀票房毒藥VS靈藥大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熱愛觀看歐美劇集、電影的讀者,相信不會對美國串流平台Netflix感到陌生,甚至可能是它們的忠實用戶。Netflix當地周一(16日)公布的首季業績顯示,超乎市場預期新增740萬名用戶,令總用戶人數增至1.25億。
劇而優則戲,Netflix近年開始打入電影世界,「安坐家中看新戲」的新模式也為不少粉絲受落。惟這卻明顯與傳統電影業界為敵,康城影展甚至因其電影未在法國戲院上映,不准其角逐金棕櫚獎,令「電影究竟是什麼」的輿論戰一觸即發。
Netflix大幅加價後,仍然無阻用戶購買服務。(美聯社)
在大幅加價、亞馬遜(Amazon)、迪士尼(Disneyland)等同業劇烈競爭下,Netflix的生意不只未受影響,首季度大增740萬名訂戶,較去年同期上升50%,總用戶人數突破1.25億,幾乎是全俄羅斯人口的總和。
這佳績遠遠超出華爾街預期,有分析員更形容企業的盈利讓人「目瞪口呆」(eye popping)。
Netflix管理層同樣對公司的亮麗成績表感到非常驚喜,公司首席財務總監韋爾斯(David Wells)稱,從沒有想過企業的表現如此良好,生意增長也較預期快。當中Netflix的「食糊位」在於海外增長,550萬名用戶均是來自美國以外的市場。
不少戲迷、劇迷均愛安坐家中,全天候欣賞電影、劇集。(VCG)
電影是什麼?
Netflix如此深受世界劇迷的歡迎,在於其一口氣「煲劇」模式,一次過把所有劇集上載至網上,用戶毋需如過往電視台追劇般,每星期苦苦等候新一集出爐,飽受「吊癮」之苦。
「劇而優則戲」,Netflix後來打入電影市場,也繼續採用這種模式。即使Netflix的電影正在美國各大戲院上映,公司還是堅持同步將之放到網上平台。
在用戶角度,安坐家中便能看到最新的電影,無疑是方便又快捷。惟在業界眼中,親身到戲院看戲才是電影的基石,因此Netflix的出現無疑是一劑票房毒藥。一場Netflix與傳統電影業界的對立,無可避免就此衍生。
Netflix首席內容總監薩蘭多斯(圖)稱,批評康城影展重視電影發行渠道甚於箇中藝術價值。(美聯社)
這場對立在今屆康城影展來到白熱化階段,這個國際「老牌」兼最具影響力的電影展之一,宣布不容許Netflix的原創電影角逐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因為其電影並未按照法國法例在戲院上映,也違反3年內不得放到網上平台放映的限制。
Netflix隨即決定抽走所有參展電影,首席內容總監薩蘭多斯(Ted Sarandos)上星期接受美國娛樂雜誌《Variety》訪問時明言,這是戲院過去與未來之戰,又指影展的相關規定是暗中針對Netflix,批評對方重視電影發行渠道甚於箇中藝術價值。
我們選擇成為電影業的未來,如若康城希望繼續卡在電影院的歷史裏,也沒有問題。
Netflix首席內容總監薩蘭多斯(Ted Sarandos)
當傳統電影業界指控Netflix扼殺電影、威脅戲院生存之時,在Netflix眼中一切來自業界的放映規則,才是窒礙創意、發行渠道的元兇,認為最終不只戲院,電影也會一併死亡。
墨西哥三寶之一、著名導演艾方索·柯朗(圖)為Netflix拍攝的電影,無緣今屆康城影展。(VCG)
電影之戰誰勝誰負?
美國《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一篇名為《康城、Netflix及戲院未來》的評論指出,由Netflix沾手電影一刻,已與傳統電影發行制度為敵,康城一役更預示這會是一場持久戰,關鍵問題在於哪一方會輸得更慘烈。
這次Netflix退出影展,令墨西哥三寶之一、著名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曾獲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導演Paul Greengrass等作品無緣角逐獎項。評論認為,這或會成為不少名導演未來拒絕與Netflix合作的原因,畢竟當中不少人均以參加影展為目標。
與此同時,這些Netflix電影未能參與康城影展,同樣是後者的一大損失。再者,康城或許會被其他地方的影展,如威尼斯、柏林、多倫多等取代其電影首映場地地位。由此可見,這場戰役或許有機會落得兩敗俱傷的下場。
電影究竟是什麼?有戲迷視戲院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場地,但同時有人樂得在家中觀看連場好戲。傳統電影業最終願意擴大這片基石,抑或進一步趕絕眼中非我族類的電影,結局目前還是不得而知。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