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下閱讀】在世界閱讀日 我們從阿富汗人身上可反思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富汗,這個長年飽受戰火、恐襲和武裝衝突威脅的國度,單是上月一星期之內,三宗炸彈襲擊,傷亡人數逾百……

除了國家局勢動盪不安外,該國識字率只有五分之二,然而其出版行業卻意外地度過了三年蓬勃的歲月。正如阿富汗戰略研究所所長Davood Moradian所言:「人們很好奇,他們渴望了解世界,想要知道別人如何看待阿富汗; 滿足大眾這個渴望,圖書行業因而日益發展起來。」

近年有調查指香港是全球閱讀動機最低的地方之一,趁着今日是世界閱讀日(4月23日),讓我們從阿富汗的戰地讀書風反思我們的閱讀習慣。

(此為系列報道之一)

自2011 年起,阿富汗出版業迎來復蘇迹象,數以百計的書本在準備出版,當中包括達利語(Dari)、普什圖語(Pashto)、烏茲別克語和英語的書籍,該國的圖書出版商數目正在增加,單計首都喀布爾目前就有22 間。其他省份還有不少出版商默默經營,即使是飽受戰火威脅的赫爾曼德省(Helmand)和坎大哈省(Kandahar)也一樣。書店數量也連帶急增,喀布爾整座城市共有60間註冊書店。

阿富汗的出版業過往一直由官方控制,由末代國王查希爾.沙阿(Mohammed Zahir Shah)的統治時期(1933-1973),到蘇聯入侵阿富汗的十年,以至其後塔利班政權下,出版界都被牢牢控制着。舉例說,在塔利班治下,阿富汗全國只有兩間出版社,另外還有一間獨立書店,一般人幾乎不可能涉足出版業。而由於書店及公共圖書館匱乏,閱讀對大多數阿富汗人民來說,並非伸手可及的事。

阿富汗出版業興旺,受教育的一群也看多了書。(受訪者提供)

阿富汗讀書會共同創辦人Jamshid Hashimi,希望在國內推廣閱讀風潮。(受訪者提供)

久違了的讀書會 窺探閱讀文化

一個白天,十多名彪形大漢走進喀布爾一個房間,一名男子透過屏幕上的簡報片段積極講解,眾人專心聆聽。講解完畢後,男子坐下來與眾人展開熱烈討論。原來,他們今天在一名作家的帶領下,參與一場關於專注力和生產力的分享會。這是阿富汗讀書會(BookClub Afghanistan)的定期活動之一,每次主題和性質不盡相同,也不限男性成員參與,但一般會一邊討論、一邊分享餅乾和飲料。參加者都很熱中,氣氛也很融洽,因為他們很珍惜這種在國內久違了的活動。

上星期,塔利班武裝份子炸毁阿富汗北部一座發電站,導致喀布爾廣泛停電停水,這已是近數星期裏第四次了,喀布爾的居民一天只有一小時電力供應。戰火之下,停電是阿富汗人的日常,人們在家裏自置柴油發電機,或是靠電筒照明,儲水洗澡及沖廁。縱使他們總會在Facebook、Twitter大發牢騷,但這座首都與阿富汗其他地方相比,已算「相對平靜」了。

Jamshid Hashimi是阿富汗讀書會的共同創辦人,他向《香港01》記者訴說這股在戰地誕生的閱讀風潮。

我認為在任何環境,尤其是在戰爭的地方,閱讀從日常生活中製造一刻暫停,當讀者沉醉在書本時,能從周圍環境中抽離開來。
Jamshid Hashimi

讀書會定期舉行活動,每次主題和性質不盡相同。(受訪者提供)

美國在911 恐襲後,於2001 年10 月起發動對蓋達與塔利班的反恐戰,在阿富汗的戰事持續至今。雖然2011 年,美軍計劃開始逐步撤出當地,但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一直未能達成停火協議,國內頻頻發生襲擊事件,加上ISIS在境內的武裝活動,令當地局勢持續不穩。然而,阿富汗社會內部嚮往和平開放,對閱讀的渴求也逐步增加。「這股(閱讀)力量在任何地方都十分強大,在阿富汗這些國家,它差不多是生存的一種手段,至少在情感上而言。」

Hashimi說,國內書本銷量節節上升,有幾個原因:首先是本地出版數量增加,這多少歸因於國家與外界的孤立和隔絕逐漸減少。他說:「當阿富汗人更多的與世界接軌,他們聽到更多新的事物,想要學習更多關於它們的資訊。」交流增多同時為這個國家帶來科技的力量,當地人現在能夠接觸電子圖書,又或在網上知悉書籍的資訊。

位於首都喀布爾的Aksos書店。(受訪者提供)

沒有文青風 喀布爾書店Aksos

其次是知識份子冒起,在公民社會發展狀態下,不少作家、藝術家、音樂家、政治家和思想家等容易聚集和交流意見。Hashimi 說:「過去塔利班掌權的時候,人們是無法如此交流的。現在他們能夠影響着彼此,其中一個方法是分享他們在書本中學到的知識和資訊。」

Safiullah Nasary在喀布爾經營書店Aksos,店內陳設簡單,沒有「文青風」,倒像一間教科書店,陽光從落地玻璃透進室內,圖書整整齊齊的陳列木架上,既有關於塔利班的,也有關於霍金、希拉里、希特拉,甚至丹布朗的著作和《The Secret》等西方暢銷小說,《如何撰寫商業計劃書》等工具書也有售。Aksos還有網購服務,也會在Facebook 及Instagram 推廣新書,絲毫不遜於香港的書店。

Nasary跟記者說起阿富汗的閱讀風氣,他指不少機構在過去十年間成立或開始運作。他認為:「這段期間公民社會成長,加上媒體報道,鼓勵了更多人寫作、閱讀和翻譯書本,他們想要令這個發展過程的範圍更廣、發展更快。」另一方面,阿富汗人透過不斷學習,明白到他們需要在社會上尋找舒適和放鬆感覺,還有從書本中找尋自我。

阿富汗出版業興旺,受教育的一群也看多了書。(受訪者提供)

藉閱讀分享 改變國家未來

在教育制度相對完善、擁有較大程度出版自由和社會穩定的香港,我們或許很難想像阿富汗人這種對閱讀的渴求。教育、出版,以至閱讀機會被剝削多年後,阿富汗人渴求閱讀,除了說明它能夠讓人逃離現實和有助減壓之外,還有其他重要性。正如創辦讀書會的Hashimi說:「閱讀分享其他人的經驗,分析這些經驗亦會影響我們,這些影響有助我們建設更加光明美好的將來。」他認為,閱讀有助我們保持心智健全,更重要的是培養想像力:「當一個讀者設想一個不同場景的時候,嘗試看看世界其他的地方,或者想像一下書中人物角色的生活,這是遠離我們現在能夠設想的遙遠未來。」他確信,阿富汗人民必須能夠想像未來。

對於阿富汗人而言,能夠一班人一同閱讀,分享彼此從中學習,令國家將來能變革圖強,是一件重要的事。惟國家現狀令他們不得不局限於大學校園、辦公室和家中閱讀。Hashimi坦言:「我們需要一個廣大、優美和寧靜的環境閱讀。但在我們的國家不幸地沒有這樣的閱讀環境。」他渴望的是在不久的未來,社會和國家能夠擁有廣大和完好的圖書館。或許對他們來說,像我們般拿着書到公園草地或沙灘,喝口啤酒或冰咖啡,邊躺邊看,已是彌足珍貴的享受。

上文節錄自第108期《香港01》周報(2018年4月23日)《戰火下閱讀》。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4月23日(星期一)出版的第108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