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專訪】俄羅斯北極生態專家 分享最美麗的極地奇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曾遇過一隻北極狐,牠走向我,並在我身旁躺下來。」

也許是這種極地經歷,使Alexander Gruzdev著迷了,在只有冰天雪地與北極熊的弗蘭格爾島(Wrangel Island),工作居住近20個寒暑......

北極熊的活動範圍主要在北冰洋,但可遠至南端的加拿大哈德森灣最南處詹姆斯灣有浮冰的地方,因為浮冰是北極熊捕食海豹與賴以生存的重要棲息地。俄羅斯東北面的弗蘭格爾島也是「熊出沒注意」的地方,俄羅斯極地生態專家Alexander Gruzdev去年底便目睹島上有多達七百隻北極熊,數十隻在岸邊爭相吃着一具弓頭鯨屍體。

睇片:

弗蘭格爾島屬於自然保護區的一部分,以俄羅斯著名探險家弗蘭格爾(Ferdinand von Wrangel)來命名。該島因在第四紀冰河時期未有被冰川覆蓋,故擁有極佳的生物多樣性,島上有超過400種植物,是北極圈內其他地區植物種類總數的兩倍。此外,該島以北極熊和海象聚居聞名,不過對比20年前,北極熊每年平均在島上逗留的時間,較以往長足足一個月,這也是因為浮冰消失的緣故,令牠們要「逾期滯留」。

Gruzdev與其團隊主要是負責保育自然保護區範圍內所有生態群和遺址,此外還有保持生物多樣性、科學研究、環境教育、執行國家環境監測、創造規範旅遊的條件等工作。保護區內有實驗室去監察周遭地區的環境變化,並且判斷是否存在人為影響。工作種類繁多,Gruzdev認為每一項都同等重要。

最近一隻雄性麝牛在我家門口附近定居下來,牠就躺在兩米外的地方。我們需要習慣彼此存在,動物會觀察環境,習慣了之後,牠就不會理會(我們)。
Alexander Gruzdev

毛茸茸的麝牛是北極圈裏唯一一種大型食草動物。(受訪者提供)

事實上,早在Gruzdev到弗蘭格爾島工作前,他已到過當地。那時他14歲,有幸參與一次學校舉辦的考察之旅,令他愛上苔原帶(Tundra):「在保護區能夠監察動物令我感到驚奇。我很喜歡遼闊的風景,我喜愛乾草原,在自求學時期已深深愛上苔原帶。」長大後他也順理成章的回來這個保護區工作,至今已有近20年之久。

記者問他,親眼目睹逾700隻北極熊是什麼感覺?Gruzdev說,每一次見到牠們的經歷都是獨一無二的,當然能夠在一個地方見到這麼多北極熊,肯定是最特別的經驗之一。他強調,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都有機會見到熊,在一般情況下,牠們很少會干擾人類,縱使牠們決定要與人類為鄰。他又興奮地分享一次經歷:「最近一隻雄性麝牛在我家門口附近定居下來,牠就躺在兩米外的地方。我們需要習慣彼此存在,動物會觀察環境,習慣了之後,牠就不會理會(我們)。」

北極圈的另一常駐成員——貓頭鷹。(受訪者提供)

雙管齊下 保護區與生態旅遊

對於生活在高度城市化的香港人而言,很難想像長期在自然保護區工作和生活。Gruzdev說:「我也會常常問自己,為何弗蘭格爾島如此吸引?我不是指它獨特的自然環境,而是它的氛圍。假若它是大陸的一部分的話,感覺會不一樣。」

「但這個島本身就很令人着迷。我從未厭倦,每一次相遇都如初見。所有參觀完這個島的人,每一個在旅程後都會和我說,這趟旅程是他們一生中體驗最精彩的事之一。」他認為,要讓人能夠接觸未受破壞的大自然,以及令罕見或瀕危的物種數量恢復,最有效的方法是設立保護區,免除一切經濟活動入侵。若想公眾在欣賞大自然時又不去破壞它,則需要發展生態旅遊,來教育大眾。

Gruzdev認為有限度的生態旅遊,有助教育大眾保護大自然。(受訪者提供)

他還不忘和記者分享在保護區的趣事:「我曾遇過一隻北極狐,牠走向我,並在我身旁躺下來。之後我離開,在五公里路程外停下來,令人驚喜的是,我見到同一隻北極狐跟上了我,並再次在我身旁躺下來。『這種事你還可以在哪裏遇到?』」他感恩自己可以在北極工作,期間遇過很多特別的人,「他們叫做『北極人』。他們與眾不同,與來自其他文明地方的人有着不同的心理性格特徵。」

我是個生物學家,我相信所有的變化都是演化的一部分,這當然包括氣候變化。
Alexander Gruzdev

人類與動物可「適應」暖化?

全球暖化令北極熊生存處境日益艱難,Gruzdev卻樂觀地說:「我是個生物學家,我相信所有的變化都是演化的一部分,這當然包括氣候變化。」他也發現:「這的確對北極熊造成不少困難,但牠們已經學懂在沒有海冰的季節中生存。」

北極狐等只有極地才看到的動物,使Gruzdev著迷。(受訪者提供)

Gruzdev認為,目前全球暖化的情況或嚴重影響到生態系統,而我們人類都是在這個系統之中。但他重申:「我不知道影響會如何,可以估計的事情很多,亦有令人擔心的時刻,但最重要的是,是否有足夠時間讓生物進化,適應環境和生存條件的改變。」他說,不希望人類會重蹈恐龍的覆轍。「要保護我們的世界,首先有必要保護大自然。有時,我們會砍伐樹木來做家具,開發大自然的程度,就似當它擁有無窮無盡的資源。」

的確,在消費主義和經濟發展是王道的社會,我們很容易忽略大自然和人類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在高度城市化的香港。Gruzdev和他工作的生態保護區可算是一面鏡子,讓我們好好看清大自然生物所面對的急切問題。

上文節錄自第12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8月6日)《還北極熊一個家,好嗎?》。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