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建開羅.一】「讓百年老店變瓦礫再算」 埃及首都心臟大改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1年1月,阿拉伯之春的火舌終於燒到了埃及首都開羅(Cairo)市中心。民眾以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為中心聚集示威,抗議埃及政府管治不力,貪瀆腐敗,要求時任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同年10月,位於解放廣場北面不到一公里的馬斯佩羅三角區(Maspero Triangle district),持續的示威騷亂演變成血腥鎮壓。

埃及軍方的坦克輾入馬斯佩羅的示威區,造成約300人死亡,212人受傷,馬斯佩羅一夜成為人間煉獄。

七年過去,埃及的領導層在穆巴拉克被拉下台後也已換了好幾任。馬斯佩羅三角區此時迎來了另一台力量強橫的破壞型機器──大型推土機。馬斯佩羅豎立了多幢歷史悠久的建築,包括意大利領事館及電台電視廣播大廈。雖然建築結構已被時光風塵摧殘得破爛不堪,但阿拉伯和歐洲風情融合的建築風格,足以讓馬斯佩羅成為開羅市中央的歷史遺產區域。但推土機的金屬推土刀不會懂得鑑定年份,任何建築物在它跟前都瞬變瓦礫碎石。

馬斯佩羅三角區。衛星地圖可見區域的大半部分已被夷為平地。

抹去血迹 馬斯佩羅改頭換面

七年前是大屠殺現場的馬斯佩羅區域,是開羅市區城市再度規劃的一部分。今年四月剛獲連任的埃及總統塞西致力開展「開羅現代化規劃」,希望將開羅變成一個全新的投資及旅遊勝地。馬斯佩羅位處市中心尼羅河畔的濱河地段,自然成為開羅政府的首要開發地區。現時整個馬斯佩羅區域已大半變成廢墟,多間店鋪和住宅都已化作瓦礫,被夷為平地。少數至今倖存的,有營業了超過六十年、相信是全埃及最古老的鐘錶店Hinhayat。

開羅市重建設計圖:

百年老店終敵不過時間巨輪

Hinhayat鐘錶店所在的建築有111年歷史,老闆Essam Ahmed的祖父在1956年購入鋪位,售賣及維修鐘錶。鐘錶店多年來服務過無數顯赫有名的客人,Ahmed的父親更曾為埃及最後一位國王法魯克一世(King Farouk I)維修過鬧鐘。雖然鐘錶店在開羅已立根半世紀,但仍逃不過市區重建拆遷的命運。Hinhayat在今個周末就要被拆,Ahmed繼承的祖業亦要告一段落。

在馬斯佩羅區已屹立超過六十年的老牌鐘錶店Hinhayat即將被拆卸。(網上圖片)

Ahmed對政府的重建規劃大惑不解:「我們的店曾經服務過國王、無數社會名流,鐘錶店留下來的歷史遺產應該讓它變成一座博物館。一個自豪的國家怎可以親手把自己的遺產毀於一旦?」

鐘錶店的老顧客Hashem Abu El Ela本身就居住在一幢歷史建築之中,他對政府無情的拆卸計劃亦抱有怨言:「他們(政府)是在慢慢殺死我們,以一種緩慢而折磨的方式把我們趕盡殺絕。」

「無論如何,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永遠不會離開。」
馬斯佩羅區的老街坊Hashem Abu El Ela說。

埃及開羅的市區重建在這兩年進行得如火如荼,原居民的利益似乎受到漠視。(Getty Images)

阿拉伯與歐洲古典風格共冶一爐

十九世紀中葉,鄂圖曼帝國的埃及瓦利(政區省長)伊斯梅爾帕夏(Khedive Ismail)致力現代化開羅,帶來了歐洲近代的城市規劃模式。開羅市面的新建建築亦糅合阿拉伯及歐陸風格,引入奢華裝飾及新古典主義柱式的建築式樣。不少百年建築至今仍遺留下來,成為開羅市中心為人注目的城市風情畫,無聲訴說著埃及百年來的歷史風雲變遷。

開羅市面的古舊建築糅合阿拉伯及歐陸風格,形成與眾不同的北非歷史名城氣派。(VCG)

區內舊樓危機處處

政府當局認為,由於缺乏維修保護,一幢幢歷史建築已成為了開羅市面的「計時炸彈」。加上開羅的現代城市發展缺乏早期規劃,舊區差劣的配套和居民生活環境使重建計劃迫在眉睫。馬斯佩羅重建計劃的政府負責人Khaled El Seddiq指出:「拆卸那些不適宜市民居住的危樓是我們的責任……馬斯佩羅三角區是埃及其中一個最大的貧民區,人口高密度帶來的城市衰退和居民潦倒的生活環境在這裡表露無遺。

Seddiq說:「開通一條每天容許一百萬人通過的幹道,或保留一幢歷史建築,何者較重要?公共利益永遠是依歸,居民的安全亦是頭等重要。而老實說,我看不到這些大樓有任何建築歷史價值。」

埃及開羅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不少市民的居住環境十分狹窄,市區住宅規劃亦不完善。(VCG)

先夷平地 再作打算

雖然政府全速拆卸清理開羅市內的舊區,但不見得政府有長遠完善的善後方案。雖然馬斯佩羅的大半區域已盡變砂石爛地,但如今政府仍未與任何建築公司簽訂合同,重建日子無了期。另一方面,給予當區居民的補償措施亦為人詬病。Ahmed抱怨說:「政府只給我每平方米7,000埃及鎊(約3,073港元)便買下我的鐘錶店,遠低於實質市價的每平方米50,000-100,000埃及鎊(約21,950-43,900港元)。」亦有原本居住於馬斯佩羅的居民指,雖然他們離開之前獲政府確認可以獲得補償金,但到目前為止亦未得到一毛錢賠償。

位處開羅中心古城的老市集。埃及政府即將把行政機關搬到距離開羅約50公里的新首都。按照政府規劃藍圖,開羅將會以發展高尚旅遊業為主,未知古城在未來的面貌會變成如何。(VCG)

借拆遷為名賺取暴利?

開羅智庫組織10 Tooba的創辦人Yahia Shawkat分析:「埃及政府現在是以非正式的拆遷計劃賺取金錢。他們以很低的價錢獲得土地,但這批空地的投資和重售價值則很高,他們正在利用這中間的價格差額。」事實上,埃及政府近年來大力投資發展基建。現時埃及已經在開羅以東約50公里開發新行政首都,投資超過2000億埃及鎊(約870億港元)。

開羅政府的城市重建計劃究竟是真的為了居民著想,還是為了國家庫房的「荷包」,不得而知。但諷刺的是,七年前的「阿拉伯之春」熊熊革命之火在埃及燒得極旺之時,開羅民眾主要反對的,就是政府的貪污腐敗、官商勾結及物價騰飛。如今塞西領導下的政府雖然希望埃及能恢復國力,重拾過往作為阿拉伯世界領袖的位置。但急促推動城市改革,政治及社會輔助制度卻跟不上的情況下,政策又是否倒行逆施?這是塞西連任後,未來數年應當考慮的。

2011年響應「阿拉伯之春」的埃及革命,大批民眾要求穆巴拉克下台,正正源於他領導的政府貪污腐敗,搜刮民脂民膏。(VCG)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