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毒癮相生相害 美國漢險累死戀人 忍痛分手就醫回頭喜獲新生

最後更新日期:

現時29歲的布里塔妮(Brittany Coleman)和37歲的科爾曼(Ryan Coleman)住在美國喬治亞州(Georgia)奧古斯塔(Augusta)一間小屋。男的在電子煙商店當經理,女的在復康中心工作。兩人養了4隻貓,生活看來與一般夫婦無異,其實他們的愛情路比一般人崎嶇得太多。

當其他新婚夫妻能在婚禮上甜蜜靦覥地憶述初次邂逅有多浪漫,他們的「第一次」就暗黑得多。他們一個是毒販,一個是癮君子,首次見面就大吵一場。

2015年布里塔妮在一個停車場向科爾曼買海洛英。他欺騙她,令她氣得破口大罵。科爾曼不以為然,聳聳肩走開。

8個月後,緣份讓兩人都搬到奧古斯塔,更湊巧參加了同一個康復小組。

布里塔妮不記得科爾曼,只覺得他挺帥。他也被她的美貌深深吸引,同時記起「停車場事件」。他心想:

這是命運。我走到她面前對她說,我需要為騙過你道歉。我不是想以此彌補,但我也有別有用心。我想跟她約會。
科爾曼

在詳述這個相愛與傷害相生共存的愛情故事之前,讓我們先將時間回撥到他們還未知道對方、各自掙扎過活的時候。

兩條行線 相交點最後都相見

一切要由兩人如何染上毒癮說起。布里塔妮11歲時父母離異,與兄弟隨媽媽由喬治亞州遷至賓夕法尼亞州。她的情緒不穩定,早在14歲開始喝酒和吸食大麻,18歲就對止痛藥上癮。

科爾曼同樣14歲開始抽大麻。爸爸是陸軍教官、媽媽任職老師。他們一家由美國移居德國、再搬回美國,在不同城市之間搬來搬去。這樣家教一定不會差到哪裏的家庭背景,以及全家曾定居德國以及美國多個城市所帶來的見識,並沒有讓科爾曼獲得長大成材的優勢。

家庭有愛,但他覺得格格不入。他開始吸食大麻,自言這樣可「治療」這個問題;只有吸食後的興奮感,才能令他覺得生活美好。

當他的「毒齡」已屆6年,他每天都抽大麻,高中都沒讀到畢業。這時他的「口味」變得更重,轉向服用迷幻藥LSD、可卡和止痛藥。20歲時他對止痛藥成癮,來到22歲,他吸食海洛英上癮:「我不吸不行」。

在之後緊接的十年間,布里塔妮和科爾曼的生活仍然是兩條平行線,但他們的人生歷程出奇地相似:居無定所、對各種毒品上癮、吸食過量毒品。他們為了籌措買毒品的錢失去自己:科爾曼被捕16次,多因偷竊落網,布里塔妮則賣淫。家人都愛他們,好幾次讓他們接受戒毒治療,但二人總是重踏舊路。

許多人以為大麻對身體損害不大,它很容易成為「入門毒品」(gateway drug),吸食者有更大機會試用可卡因及海洛英等第一級毒品,圖為示意圖。(VCG)

二人接受CNN訪問,希望透過分享自己的故事,給別人帶來希望。(影片截圖)

冤家8個月後重逢 愛你變成害你

故事的時間點一下子跳到2016年,布里塔妮與科爾曼都搬回喬治亞州奧古斯塔。此時,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無形中將他們再度拉近。

兩人在一個復康小組會面中重逄。這時距離他們第一次見面,已相隔8個月。

康復計劃的主辦單位不鼓勵成員談戀愛,而他們很快明白原因是什麼。兩人譜出戀曲之後,生活密不可分。當其中一人重染毒癖,往往會把伴侶拖下水。他們起初都是清醒的,但不知不覺地,科爾曼走上歧途,還將布里塔妮拖下水。

兩人拍拖後4個月後的一個周五早上,科爾曼說「要去公園思考人生」,事實是他駕了兩個小時的車,到阿得蘭大(Atlanta),為的就是買毒品。他在途中傳短訊對布里塔妮坦白,她不但沒有阻止他,竟還叫他帶些毒品回家給她。他答應了,從此二人又成為毒癮的奴隸。

對於毒品,包括可卡因、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等,他們早已「駕輕就熟」。科爾曼甚至將他跟伴侶一同吸毒的事「浪漫化」,就1996年上映的電影《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一樣。這套電影內容講述5個染有毒癮的主角生活,離不開毒品、性愛、暴力和犯罪。

我甚至將它(吸毒)浪漫化,說去他的規矩吧。我們會一起成為「毒鴛鴦」,就像《迷幻列車》一般吧。癮君子都有病態地將吸食毒品浪漫化的做法。

幾乎害死愛人 意外「摑醒」男方

兩人在毒海浮沉一輪,繼續將吸毒「浪漫化」的劇本演下去。不過突如其來的意外,令兩人猛然清醒,尤其是科爾曼。

2016年10月3日,他們吸毒過量。布里塔妮比平常所需多用兩劑,在油站廁所地上昏倒,科爾曼則在外面車上昏迷。醫療人員用納洛酮(Naloxone,商品名是Narcan)救回他們。

內疚感令科爾曼潰不成人。他自覺對愛人險死一事有責任。他知是自己先駕車去阿特蘭大買毒品,又在電話中應允她的要求,才會令本來致力戒毒的兩人重墮深淵。

布里塔妮事後重返位於奧古斯塔的女子治療中心。科爾曼去找她,跪下來向她道歉:

他拉着我的手,在眾人面前向我道歉。他在抖震,我也是。對於怎樣將我置於如斯境地,他說自己為此有多抱歉,以及在幾乎失去我的時候,他有多害怕。
布里塔妮流着淚回憶道

他們最終下了個像戒毒一樣難的決定:分開。布里塔妮解釋道:

能讓我們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只集中精神戒毒,而不是將心思放在對方身上。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布里塔妮

納洛酮是鴉片類藥物(如海洛英、可待因、嗎啡)的「解藥」,圖為美國懲教人員展示囚犯出獄時派發的納洛酮鼻噴劑。(VCG)

吸食毒品影響正常生活,對大腦造成永久損害,嚴重可導致死亡,圖為示意圖。(VCG)

「過來人」勸勉 戒毒並非不可能

二人中斷聯絡了好幾個月,一直到布里塔妮離開戒毒中心,二人才又慢慢開始約會交往。一年半後,2018年2月24日,這對情侶終於結成夫婦。

下周是他們成功戒毒兩周年,生活和事業都步上正軌。科爾曼在電子煙商店任職文員,後來晉升至經理,布里塔妮則在康復中心工作。她工餘時時還會做義工,輔導同路人,並教授使用納洛酮的方法。

科爾曼和布里塔妮到底如何成功戒毒、成為不再重墮毒網的「例外」?他們說全靠神的恩典和幸運,在吸毒過量時僥倖有納洛酮。

更重要的是帶領他們一路走來的人,不離不棄的家人、陪伴在旁的戒毒中心輔導員和以身作則的康復導師,全都出席了婚禮。

布里塔妮形容自己的心情:「簡直難以置信,我沒想過自己也會有結婚、快樂、與伴侶計劃未來的一天。」

布里塔妮和科爾曼2月成婚,別人眼中的平凡生活對他們來說得來不易。(照片來源:Facebook)

鼓勵鴉片成癮者 不要放棄希望

他們接受CNN訪問的目的,是想為那些對鴉片(Opioids)成癮的人帶來希望。含鴉片成分的止痛藥芬太尼(Fentanyl)和鴉片,在美國每天奪去115人性命。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公布2016全國因藥物過量致死報告,年內因服食過量藥物致死人數高達6.4萬人,較2015年高出22個百分點,創歷年新高。當中因服食芬太尼致死的人數高達2萬人。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後其中一個工作,就是打擊濫用鴉片類止痛藥的行為。他2017年10月26日將這個問題升級為公共健康緊急危機,更罕有地發表感性演講,提到自己一位因為酗酒而英年早逝的兄長弗雷德(Fred)。特朗普當時說:「他叫我不要喝酒。他是一個很強的人,不過他所經歷的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我因為弗雷德而學懂了。」他在2016年11月總統選舉期間,已表示會打擊濫藥問題。

在法律與執法還未能幫到那些痛苦沉淪的人之前,科爾曼及布里塔妮希望自身經歷能為他人借鏡:「你需要找到並聯繫到、那個能幫你找到出路的、對的那個人。」

那些跟我們有類似經歷的人,我想他們看到:大家的人生曾走於同一位置——而我倆走出來了。
科爾曼

布里塔妮以前不敢幻想自己有結婚的一天,現在幸福得難以置信。(影片截圖)

(CNN)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