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沙用】誰把河流偷走了? 大興土木催生的「沙子黑手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世界各地急速的城市化發展,對沙的需求持續上升。由於合法開採的申請往往難以獲批,不法份子於是鋌而走險開採公共地方上的沙資源,令河流一點一點消失,沙灘與海岸線越退越後,對生態的影響更是不容忽視…

(此為《無沙用》專題報道之三)

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數據,未來將有上億印度人由村莊遷移到城市居住,所需要的地產發展項目每年就有數十億平方米。單是目前的建築項目,印度預計每年在國內河道挖掘逾八億噸沙,當中大部分相信是取自非法渠道。多數國家會規範沙子的採集地點和採集量,但因需求大,令許多新興國家如印度,衍生不少非法採沙活動。

印度的非法採沙行業估計聘用7.5萬貧民在河中潛水挖沙。工人每天工作12 小時,潛水次數高達200次,沙子載滿一艘船亦只能賺取15 美元(約117 港元)。其中許多人因此出現耳朵流血和頭痛等問題,死亡事故亦時有發生。在國內需求急增的同時,沙的庫存卻在下跌,這衍生了「沙子黑手黨」(Sand Mafia),成員包括擁有堆土機和運沙車的資本家、管理礦工的不法份子,以及負責在河中潛水挖沙的貧民等。他們為了順利獲得資源,不惜巨額利誘和賄賂當地官員及執法人員,甚至連殺人的勾當也冒險去做。

非法採法經已在印度成為貧民脫貧的捷徑。(VCG)

河砂價值偏高,是良好的建築材料,河流數目繁多的印度自然不乏這種天然資源。喀拉拉邦的馬尼馬拉鎮(Manimala),河流本來約有9米深,而且河床滿布沙泥,惟近年已逐漸面臨乾枯。這正是「沙子黑手黨」非法挖沙的後果。在河流乾涸的同時,兩岸卻有大量大型石屎建築樓宇相繼落成,工地旁邊還有多個沙堆,意味還有其他建築等待落成。

(香港01製圖)

許可證難獲 非法採沙業猖獗

村民Saji Thomas本來從事銀行業,每日工資只有400盧比(約43港元),他自2002年起從事採沙行業,工資是以往的四倍,他希望為現時經營的小型化妝品工廠籌集資金。當年他其實可以選擇合法採沙,但和很多人一樣,從未打算去申請許可證,因許可證難獲審批,故寧願投身非法採沙行業。他只會在晚間出來工作,以避開警察巡查,每次通常不少於四人出動,有的負責駕艇,有的則潛入約四米多水深挖沙,挖出來的沙很重。他向《紐約時報》表示:「我們會以樹樁造成樓梯,但危險的是我們有機會滑倒,甚至在水底窒息致死。」

非法採沙的問題不只是作業危險。在挖沙期間,運沙車需要不停出入鄰近的村莊前往河邊。雖然村民一般每次會獲取150盧比(約16港元)作過路費補償,但如今河裏的沙被搬走了,連河水也一併流失,村民為此需要召來水車供水,每次就得花1,200盧比 (約130港元)。這無疑對河流兩岸的村莊造成災難般的深遠影響。非法採沙情況在印尼同樣猖獗,在2000 年代後期的近五年間,先後有至少24 個小島因此而消失。政府自2007 年頒令禁止出口沙泥,並威脅即場處決違反禁令的外國人,但黑市交易仍禁之不絕。人煙罕至的小島消失,大大影響當地海岸生態系統,也令漁民漁獲減少,收入大跌八成。

挖沙容易造成河流乾枯,為河邊居民帶來深遠的影響。(VCG)

美國沒有「沙子黑手黨」,卻有企業公然「偷沙」。加州蒙特雷灣(Monterey Bay)擁有全美唯一僅存的沿海沙礦,全球最大水泥供應商之一CEMEX多年來於當地沙灘直接採沙,取用公共資源謀利,但由於做法維持已久,甚至早於加州1976 年設立的海岸保護法,當地部門一直未能遏止。

事實上,CEMEX於沙灘採沙作業令海岸線減退不少,其每年採沙量達20 萬立方米,令海岸線以平均每年四呎(約1.2 米)的速度退減,公眾可去的沙灘也愈來愈少。去年就有民眾到沙灘示威,象徵式地把袋裝沙倒回沙灘上,呼籲CEMEX 「還沙於民」。直到去年7月,加州海岸委員會正式投票通過,要求CEMEX沙礦在三年內終止營運,保護海岸的抗爭總算取得成果。不過,從沙灘偷沙的做法在世界各地愈趨普遍,除了美國,摩洛哥、加勒比海地區、意大利和香港也曾有發生。

非法採沙有機會破壞附近的基建,過往曾發生由此造成的塌橋事件。(VCG)

發展中貨幣 沙資源蘊藏價值

聯合國環境規劃的研究人員Pascal Peduzzi形容:「沙是發展的貨幣,在新加坡等地更變得軍事化,當地的沙庫存會有守衛,因為沙是發展所需。」正因着沙資源具價值,合法與非法的採沙作業在全球都活躍起來,並衍生各種問題。挖掘河砂會破壞基建,如令橋樑地基失去支撐,沉積物可能會堵塞供水設施。1998年,美國一項研究指出,每一噸在加州挖走的河砂會造成3美元(約23港元)的損失。2000年,台灣一座橋樑因挖沙而倒塌;翌年,葡萄牙一座橋樑亦因同一理由塌毀,更造成駛經的一輛巴士約70人死亡。印度於2016年也曾發生同類塌橋事件,釀成26人死亡。

沙和石油、礦石等都是經過長年累月積聚而成的珍貴天然資源,過度開採不但造成各式各樣的生態災難,還經常引起人與人之間的暴力衝突。全球暖化已經響起警號,若再加上日益嚴峻的過度開採問題,將對環境帶來更嚴重的破壞,沿岸的居民更容易因風暴和水淹帶來影響,因此,過度採沙的問題必須正視。

上文節錄自第135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29日)《地球沙荒 引發城市貧血》。

【無沙用】系列: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