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沙用】廢膠酒樽物盡其用 攪盡腦汁尋找沙的替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面對龐大的沙需求,雖然目前的情況還是有沙可採。但鑑於開採的困難和時間未必追得上需求。世界各地都有人嘗試尋找可以取替沙的資源,希望為減少用沙出一份力。現存的一些替代品的確令人十分期待,可是要為這種本來數量龐大且極端廉價的資源找出甚或製造出一種新的替代品,卻是絲毫不簡單的事。

(此為《無沙用》專題報道之四)

倫敦帝國學院研發的「Finite」可生物降解物料,有望取代沙作建築物料。(ICL)

二十世紀期間,以沙興建的基建數量增加了23 倍,這種混凝土的主要材料,成為全球開採量最大的天然資源之一。有見及此,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一班研究人員,研發出一種名為「Finite」的可生物降解物料,聲稱可取代沙,而且更容易處理,更可減少碳足迹。

(香港01製圖)

玻璃塑膠變成沙

研究人員指出,這種物料其實是用沙來製造,不過是採用沙漠上本來沒有用的風成砂,意味着現時地球上的沙漠可直接提供大量資源。而且,這種物料還可以循環再用,適合用作短期基建工程。研究團隊正待政府審批建築規定,希望日後可廣泛應用。

類似研究近年不斷進行,新西蘭啤酒生產商DB Breweries去年想出一種新方法,將啤酒樽轉化成沙粒,既符合環保趨勢,亦可望解決沙粒短缺問題。該機器內置每分鐘轉速達2,800次的鋼錘,只要將酒樽放入機器,幾秒內就能極速把啤酒瓶子化成顆粒。機器透過雙真空系統,去除二氧化矽粉塵及塑膠標籤後,可生產約200克沙粒替代品。這些沙粒可以應用於生產混凝土、鋪設沙灘或高爾夫球沙坑。

由玻璃樽打碎的沙粒,可以用來鋪設沙灘。(網上圖片)

此外,有研究顯示,科技有望把廢膠轉化為沙的替代物,用作製造混凝土。這個由英國巴斯大學和印度果阿工程學院進行的聯合研究,希望以廢膠代替混凝土中的一成沙。一來可減少印度街上隨處可見的廢膠,二來有助解決沙短缺問題。研究團隊預計,若研究取得成果,全國每年可以節省逾八億噸沙。印度每日有15,000噸廢膠被棄置於街上,國家亦缺乏回收工場。此前,科學界曾研究以部分廢車胎和其他類似物料取代沙。不過,以膠代沙會令混凝土喪失部分強度,因為膠不像沙那樣可在混凝土中黏合。研究關鍵在於採用比例合理的廢膠,以確保混凝土的強度。

荷蘭全國近兩成土地由填海得來,面積達6,500 平方公里。隨着近年環保意識高漲,當地有工程師和科學家團隊設計「浮動房屋」。其概念類似船屋,隨着水平面升降而改變,並藉樁柱作支撐,除了適應荷蘭的低窪地理環境外,亦可以減少對自然生態的影響,而且不需填海。

荷蘭幾百年來與海爭地,圩田填海法是全球著名的。(VCG)

借鑑荷蘭填海術

減少用沙的方法不少,例如回收瀝青和混凝土,以稻稈和木頭建屋,或是以砂石和泥土取代海砂填海。英國政府近年也鼓勵各式替代方案,英國礦物產品協會指出,2014 年該國近三分之一的房屋建築材料是回收所得。同樣依賴填海的國家新加坡,多達22% 的國土透過填海而成。當地需要大量進口沙子,更因此與不少出口國家產生矛盾。1997 年,馬來西亞就禁止和新加坡的沙貿易,馬國於2003 年更向國際法庭狀告新加坡政府於大士(Tuas)與離島德光島(Pulau Tekong)的填海工程,指控新加坡侵犯領土及破壞柔佛海峽(Straits of Johor)的海洋環境,造成柔佛漁民漁獲量減少、馬屬船隻損壞等罪狀。

印尼在2003 年也禁止輸出沿海砂石,並授權海軍炮擊廖內群島(Kepulauan Riau)至新加坡水道上的海砂走私船。2007 年,印尼停止一切類型的砂石出口。新加坡在轉向其他東南亞國家買沙的同時,亦打算在德光島的填海計劃中,引用荷蘭的「圩田」(polder)技術,建造高於海平面的海堤,並在圩田中建設完善的排水系統,造地之餘減少對沙子的依賴。

雖然全球都想方設法尋找沙的替代品,但德國生物多樣性綜合研究中心生態學家Aurora Torres表示,尋找替代品面對不少困難。她認為,循環再用混凝土是其中一個方法,但這些方法無一能滿足現今全球對沙的龐大需求。

上文節錄自第135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29日)《地球沙荒 引發城市貧血》。

【無沙用】系列: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