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印潔凈政策】獅城的潔淨之因不在國民 全賴清潔工人的辛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過去數十年,新加坡政府花費了大筆金錢去打掃城市,市容大幅改善。不過,從根本來看,歷年已久的清潔城市國策,有真正提高到市民的清潔意識嗎?

(此為《星印潔淨政策》系列報道)

【新加坡篇‧二】

系列相關文章:

新加坡篇

【星印潔凈政策】全民運動五十年 新加坡成潔淨城市代名詞

【星印潔凈政策】垂直綠化獨步世界 讓獅城化身巨型溫室

印度篇

【星印潔凈政策】舉國清潔革命 印度式官僚政治礙事

【星印潔凈政策】與神靈長老角力 看印度農村建廁

齊來打掃城市 清潔工粉飾假象?

良策未必可完全根除弊病。為了保持「清潔城市」的美譽,政府耗費大筆金錢於清理垃圾、改善街道環境的措施上,包括聘請大量清潔工人。新加坡國家環境局主席陸勝烈指出,在「保持清潔,新加坡」全國衞生計劃啟動之初,政策成效是可見得到的。愈來愈多人開始注重公共衞生,減少亂丟垃圾。1989年新加坡的清潔工人只有2,100名。隨着經濟起飛而變得富裕,也更容易借助外來的廉價勞動力清潔城市。

今天新加坡街頭之所以如此乾淨,全賴一大班清潔工人按時打掃。陸勝烈表示,新加坡近年衍生出一大群外勞清潔工,隨時隨地打掃街道,讓新加坡維持整潔。目前,單是向國家環境局註冊的清潔工人就有56,000名,當中還未包括數以千計的獨立合約承包商的僱員。據估計,新加坡每年花費至少8,700萬美元(約6.79億港元)來清潔公共空間。

新加坡街頭的潔淨,有賴一班清潔工人按時打掃。(新加坡市區重建局)

經年已久的清潔城市運動,究竟最終有否從根本上培養了國民自律清潔的習慣?還是只是以粉飾性的措施來製造城市假象?陸勝烈:「新加坡不是一座乾淨的城市。它是一座被打掃乾淨的城市。」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去年11月在全國清潔運動的嘉年華會上說:「今天,我們依賴着逾50,000名清潔工人……我們也有社區自發的義工團體落區幫忙清理垃圾。可是,這樣並不能根治問題。」顯然,尚達曼希望表達的是新加坡國民仍未具備妥善處理垃圾的自律性。根據國家環境局的數字,在2016年,當局開出逾31,000張亂丟垃圾的罰單,是七年來最高。每十張罰單裏就有六張屬於新加坡居民。

義順區議員李美花經常在選區舉辦社區清潔運動,她同意罰款不應該是杜絕垃圾問題的第一方案,也認為過多清潔工會減低自律性。「最好是說服大家不亂丟垃圾。」義順區每年有一次「無清潔工日」,由居民取代清潔工。2013年總共清理近1,500公斤垃圾,今年只清理了292公斤。李美花認為,只要做好社區宣傳工作,市民的清潔自律性是可培養的。

上文節錄自第14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2月24日)《清潔政策:從新加坡到印度 全民動員 還我清新家園 》。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