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印潔凈政策】與神靈長老角力 看印度農村建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清潔印度」運動為期五年,遍及全國。不過,當中央政府頒布的潔淨政策,來到地方自治權極大的農村地區,又會遇上怎樣的阻力?

(此為《星印潔淨政策》系列報道)

【印度篇.二】

2017年上映的大熱寶萊塢電影《Toilet: A Love Story》(《廁所英雄》)在印度國內得到極大迴響,全球票房成績亦相當亮麗,讓印度向世界展示了「清潔印度」運動的聲勢。電影裏面講述主角Keshav來自城鎮的妻子Joshi,在野外排泄過程中飽受困擾,例如在排泄時屢受到蟲蟻滋擾、要忍到晚上才可與其他女村民結伴到郊外如廁等。Joshi因此要求丈夫在家中加設廁所,並在村裏呼籲村民來一場「廁所革命」。

系列相關文章:

新加坡篇
【星印潔凈政策】全民運動五十年 新加坡成潔淨城市代名詞
【星印潔凈政策】獅城的潔淨之因不在國民 全賴清潔工人的辛勞?
【星印潔凈政策】垂直綠化獨步世界 讓獅城化身巨型溫室

印度篇
【星印潔凈政策】舉國清潔革命 印度式官僚政治礙事

《Toilet:A Love Story》為印度的清潔運動打下了堅固的宣傳基礎。

Keshav的父親和村莊長老因受傳統觀念的束縛,堅持不答允Keshav和Joshi的要求,認為祖先流傳下來的習俗和禁忌理應繼續遵守。不過,隨着兩夫婦努力不懈地遊說和宣傳,最終成功改變村民對家中設廁的偏見,完成了「廁所革命」。這顯然是一套緊貼官方主旋律的作品。

電影尚未上畫,莫迪已經親自接見劇組人員,還在Twitter肯定電影的成就:「這套電影是進一步宣揚清潔訊息的上佳作品,12億印度人需要繼續團結起來,共創一個『清潔印度』。」

神靈長老束縛 建廁方案難實行

根據傳統習俗,印度農村家庭過往一般不會在自己家裏附設廁所,他們認為神靈視排泄物為不潔之物,故不可能在家中排泄,需要走到郊外叢林如廁。印度政府矢志改善農村的衞生情況,即是要改變根深柢固的傳統觀念,其困難程度可想而知。

(香港01製圖)

事實上,印度七成人屬於農村人口,封建的地方自治制度往往使國家政策難以推行。每條印度村落基本上都有村務委員會,俗稱「五人長老會」,實行村落自治。雖然在印度憲法下,「五人長老會」不是法定的最高權力機構,但根據自古以來的傳統觀念,村莊的長老成為村裏的「話事人」,村民也樂意尊從長老們的決定。他們頒布自我協商的法令,規範村民的生活方式,因此幾乎控制整個村落。

就以設置廁所為例,地方邦政府即使撥出資金在村落建設公廁,甚至資助村民在居所裏興建私人廁所,也因受礙於「長老會」,導致建廁方案無法實行,農村的「廁所革命」根本無從說起。寶萊塢電影的大團圓結局,只不過激奮了人心,營造了樂觀情緒,現實中卻往往未能如願。 

(香港01製圖)

仿效獅城蛻變 起動「衞生經濟」

新加坡致力以潔淨舒適的城市生活圈作招徠,多年來吸引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人才、投資者和外資企業進駐,成為推動國內經濟的原動力,成就「獅城奇蹟」。印度這邊,整個五年潔淨城市計劃,也可以算是一場矢志同步改良社會、經濟的革新運動。無可否認,「清潔印度」在過去四年的確刺激了本土衞生產品、廁所設備等用品的銷售市場,令清潔用品的生產和銷售成為一道新興產業。由於全國大規模興建廁所,並有大量投放於市容修繕和室內清潔等的工程,印度國內與之相關的產品和服務市場大幅增長。預計在2021年,潔淨行業的總產值比起2014年,將翻兩倍至620億美元(約4,850億港元)。

在街頭可以見到「清潔印度」的宣傳品。(VCG)

歐睿信息諮詢公司(Euromonitor)班加羅爾分部分析員Sowmya Adiraju指出:「從世界標準來說,印度民眾的衞生意識仍然很低。」因此,愈來愈多公司投放更多資源到提高公眾清潔意識的宣傳當中,希望公眾會願意選擇更高質素的衞生產品,從而提升行業產值和市場佔有率。

「清潔印度」終極目標是希望成功規範民眾衞生習慣,從而推動社會及經濟革新,但若果這場原意極佳的清潔革命,最終只淪為追逐數字的運動,實質政策卻做不到上行下效,印度潛藏的發展死結就不能解開。來年10月是「清潔印度」運動的結束日子,也只是象徵式的限期。印度政府此後如何持續落實國家潔淨政策的長期定位,是擺在莫迪政府跟前的最大考驗,也是決定莫迪未來仕途的重要基準。

響應「清潔印度」運動,不少社區團體組織民間清潔隊打掃街道。(VCG)

系列文章結語:

來自新加坡的華裔企業家、世界廁所組織(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創始人沈銳華曾說過一席話,他認為新加坡之所以在二十五年間從第三世界國家蛻變成世界先進經濟體,就是因為對公共衞生的重視:「第一,你清潔了城市的街道,然後輪到河流、廁所,接着就是黑幫份子、貪官污吏……因為『潔淨』是個概念,它亦可以指『精神上的潔淨』。」

重視公共衞生的施政方針,令新加坡高速蛻變,成為環球先進城市的佼佼者,以罰則及靠聘請大量清潔工的方法效果相當顯著,但如何進一步提升衞生素養,則是今日新加坡要思考的議題。

作為「後輩」的印度,擺在眼前的發展困局不僅是城市及農村嚴峻的衞生問題,還有急速現代化下的官僚質素低下、傳統觀念與現實發展條件不相容等結構性問題。「清潔印度」表面上是環境主導政策,實質卻是政治、經濟和社會多面向的國家改造工程,留待印度人民共同努力根治,其成效對印度未來數十年的發展有重大影響。

上文節錄自第14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2月24日)《清潔政策:從新加坡到印度 全民動員 還我清新家園 》。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