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後】沙特阿拉伯男性監護制 套牢女子終身的枷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特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稱遭家人虐待,趁舉家到科威特探親時乘機逃往澳洲,但在泰國曼谷機場轉機時遭沙特官員沒收護照及機票。她將自己反鎖在酒店房內,不登上用來遣返她的客機。

泰國移民部長周一(7日)下午表示,基於安全考量,當天不會將她送往科威特與家人會合。

沙特阿拉伯女權狀況,本在政府允許女子駕車及創業後看來大有改善,然而今次事件再度把輿論的目光,拉到沙特一項法例,就是男性監護制。

在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推動的「沙特2030願景」社會改革下,政府對女性限制大大減少。

沙特國王沙勒曼(King Salman)2017年5月下令政府機構雇用女性員工時,不得再要求監護人同意。2017年10月,政府允許女性與家人進入體育館觀看賽事。2018年2月政府放寬對當地女性的限制,允許她們不需獲男性監護人同意,便可開設企業同年6月起,女性可單獨駕車

以上種種新政,被視為該國女權進步的象徵。不過,該國每一位女子,不論她的經濟能力或社會地位,仍受男性監護制度的不良影響。人權監察(Human Rights Watch)指它對女性的限制,由她出生到死亡都在存在,因該國將婦女視為「永久的合法未成年人」。

可對女性行動做出限制或規範的男性監護人,可能是她的父親、兄長、丈夫甚至是兒子。身為寡婦的女子,其監護人往往是兒子。

沙特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稱遭家人虐待,趁舉家到科威特探親時乘機逃往澳洲,但她1月5日在泰國曼谷機場轉機時被沙特官員沒收護照及機票。她將自己反鎖在酒店房內以避免遣返。圖為她1月7日自行拍片的截圖,她在影片中講述被扣留的經過。(路透社)

改革不完整 女子難指望未來

根據「男性監護人制度」,女子在未經男性監護人同意下,不能結婚、在銀行開戶。她們連能否從監獄獲釋,也要得到他們首肯。這些措施動輒左右她們一生,包括發展學業、事業及婚嫁等。她們未來的路怎麼走,完全取決於監護人的善意。有些個案中,男性利用這系統勒索女性家屬。他們要求女子支付大筆款項,換到其同意她們工作或旅行。

沙特王室在2009年及2013年兩次同意廢除監護制,推行改革讓女性更易工作以及容許女性投票與參與選舉。惟這些改革力度有限,出現改變不足、不完整或無效的情況。例如她們往往無法行使公民權利。

沙特的協商議會(Shura Counci)以及一些地方議會都有女議員,但政壇上女權進步的幅度,沒有體現在民間。2015年的選舉中,女性選民僅佔最終整體選民名單10%。有意登記做選民的人,需證明其在選區有居住權,這對很多女子來說是「不可能任務」,因她們的名字往往不會被列入屋契或租賃協議中。

女性面對諸多限制,覺得「沒將來」是很自然的事。正如25歲的扎赫拉所說:「每當有人告訴我,你應要有個『五年計劃』,我都會說我不能。我會有『五年計劃』的話,然後我爸或會不同意。我為什麼要有計劃?」

能夠駕出外出、自主創業,不需經監護人同意求職於政府,固然令該國女性欣喜,然而她們更想爭取的,是人生的自主權與公民權等。圖為沙特阿拉伯2018年6月24日正式踢走全球獨有的女性駕車禁令。當地自1957年開始實施女性駕車禁令,歷時約60年,國內女性終於可以一嘗駕駛的樂趣。(視覺中國)

沙特女性所受限制

 

出入公共場所必須全身上下包裹嚴實

不能太濃妝或外露皮膚太多

不能進入公立游泳池,只能去私人經營的游泳池,或是女性專用的健身房泳池或水療中心

購物時不可以試穿衣服,就算是進試身室內換穿衣物,仍被視為不恰當的行為

女子須得監護人同意才能做的事

 

獲得護照

結婚

旅行

租屋

做手術

提請法律索償

求職。政府機構雖已帶頭在招聘時不向求職者監護人徵求同意,但許多私營公司僱主還是要求她們必須取得監護人許可

女子在社會比男性「蝕底」之處

 

女性分到的遺產會比男性少很多

即使上庭作供,證詞可信度也只有一半

倘若男監護人虐待或嚴重限制她們自由時,女性求助無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