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正教分裂】專訪香港東正教神父 教區獨立誰說了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亦有兩間東正教堂,一間是由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區成立的聖路加正教座堂(Saint Luke Orthodox Church in Hong Kong),另一間則是聖彼得聖保羅東正教堂(Sts Peter and Paul Orthodox Church in Hong Kong),由莫斯科宗主教區創辦。記者前往聖彼得聖保羅東正教堂,向負責教堂事務的遲秋農神父(Fr. Denis Pozdnyaev)(龔神父協助翻譯)了解關於烏俄東正教派分裂的影響。

教堂裏擺放着東正教充滿拜占廷色彩的肖像畫。(毛詠琪攝)

遲秋農神父表示,從歷史及經驗而言,一個獨立的國家不一定需要一個獨立的教會,這個通常並非信徒的問題,而是當地政府有這種需求。「一個地方的教會如要獨立,是有一定步驟、過程和工夫的。烏克蘭作為一個獨立不久的年輕國家,需要顯示自己的獨立性。」他表示,對於烏克蘭信徒來說,他們不一定清楚教會是獨立的還是屬於其他教區的,他們只需專心祈禱,因對象都是上帝。

昨日為東正教聖誔節,俄羅斯的東正教堂裏舉行彌撒。(美聯社)

「以我所知,逾半烏克蘭東正教信徒不想教會從莫斯科獨立,烏克蘭舉行關於教會獨立的大公會議,原則上是召集全國的主教參與,但屬於莫斯科教區的95名主教當中,只有兩個出席。」神父認為,在烏克蘭內部,對於獨立教會成立存在很多不同的觀點,但政府宣布教會獨立,都沒統合過這些意見。

獨立的過程不應只受到伊斯坦布爾教區或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的影響,因它畢竟是一個東正教教區,獨立與否需由整個東正教世界來決定。
遲秋農神父

「普世牧首」巴爾多祿荗一世(左)見證下,39歲的伊皮法鈕斯(Epiphanius)出任烏克蘭宗主教。(美聯社)

那麼,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作為「普世牧首」,有權決定教區獨立嗎?神父指出,東正教並沒有一套統一的律法去決定誰可「話事」,過去沿用的做法就是各教區一同商討,然後達成協議。雖說各個教區自行決定內部事務,但烏克蘭教區本身就不屬於君士坦丁堡教區的管轄範圍。就算是以往跟烏克蘭關係密切的波蘭教會,此次也批評君士坦丁堡的做法不能接受,「烏克蘭教區是否可以獨立,俄羅斯與君士坦丁堡都不能話事,而是應該由各個東正教教區一同開會,商討看法。」

世俗政治不應施太大壓力

遲秋農神父強調,烏克蘭教會是有權獨立的,他個人也並不反對,但獨立的過程不應只受到伊斯坦布爾教區或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的影響,因它畢竟是一個東正教教區,獨立與否需由整個東正教世界來決定。

聖彼得聖保羅東正教堂每周都會舉行各種禮儀。(毛詠琪攝)

他形容,中國諺語裏有十月懷胎,烏克蘭正教會獨立的時機尚未成熟,就如嬰兒只懷了六個月便要出生—這不是時間的問題,而是風險的問題。

在教會獨立一事上,烏克蘭政府對於教會的政治影響顯然是存在的。遲秋農神父認為,教會本應解決自己的問題,世俗政治不應給予宗教太大壓力及影響。

上文節錄自第14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月7日)《因父之名的政治鬥爭 烏俄東正教分裂》。

相關文章:
【東正教分裂.上】烏克蘭教會脫俄獨立 因父之名的政治鬥爭
【東正教分裂.下】受困伊斯蘭世界 君士坦丁堡教會藉烏抵俄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