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宣明會前總幹事談貧窮與政治 批國家難民政策「羞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宣明會前總幹事理查.斯特恩斯 (Richard Stearns) 本月14至18日訪港,這位服務宣明會長達20年,曾飛越200萬公里、踏足65個國家幫助貧困人士的工作者,和本地宣明會的同工分享20年來為這間國際救援及發展機構工作的所見所聞。

《香港01》訪問了這位剛卸任的前總幹事,了解他對當今貧富懸殊問題、難民問題以至美國政治的一些看法。

斯特恩斯認為應付貧窮問題,必須處理其根本原因,讓他們能夠自給自足。(Getty Images)

在服務宣明會的任期內,斯特恩斯體會過眾多貧窮問題,他認為貧窮在美國以至全球眾多國家中發生,是個相當困難和複雜的問題。由於組織的工作重點不在美國本土,故對美國的情況未必很清楚。他指出:「貧窮問題有很多不同成因。在美國,無家可歸和疾病是其中主要的原因;毒癮是另一個原因,會令人失去所有;有時可能只是人們缺乏機會、教育、失業或其他經濟因素所致。」

斯特恩斯強調,在應對這些問題時,我們必須嘗試處理根本原因,而不是僅僅應付徵狀。「舉例一個露宿者,給他一餐溫飽是件好事,但你只是在應付徵狀,雖然有時候這是必須要做的,但問題是要如何解決根本原因。」他認為,我們要做的是了解為什麼他們會無家可歸、是否可以提供教育、就業培訓或者協助就業。如若對方有精神問題,也要問可否提供治療或做其他幫助他的事,令他能自給自足。

貧窮問題在過去二、三十年間得到改善,主要得益於中印兩大國成功為大量國民脫貧。(Getty Images)

回顧這二十年時間,他認為貧窮問題取得過令人振奮的消息,如大量極端貧窮的人口脫貧。他認為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和印度的經濟發展,令國民的收入顯著增加。同時因為有像宣明會等慈善機構,在貧窮國家進行就業培訓、微型貸款,也會和農夫合作生產更有高產作物;還有教人儲蓄和基本醫療服務。

他重申:「目前很多貧窮的統計數字都在改善,連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亦由20年前的每日三萬人減少今天的每日1.6萬人。」雖然他明白數字仍然很多,但得益於疫苗、更好的營養等令問題得以有所改善。

他樂觀道:「我們應該感到鼓舞,因為我們真的正在贏得這場與極端貧窮的搏鬥。」不過,他亦指搏鬥會變得艱難。因為今天依然貧窮的地區是那些稱之為脆弱國家(fragile state),這些國家通常有個失敗政府、貪污政府,或者政府沒有足夠能力或足夠稅收為人民帶來改變。舉例阿富汗、索馬里、朝鮮、剛果民主共和國和敍利亞等都是脆弱國家,這些國家通常的特點是有衝突、宗教緊張、內戰、侵犯人權問題;所有這些都會導致貧窮,令人民生活變差。

斯特恩斯批評美國的難民政策。(羅保熙攝)

批美國難民政策 反問「害怕什麼?」

對於現時美國的難民政策,斯特恩斯表示強烈反對:「我對於加拿大作為一個大約只有美國十分一人口的國家,都接收數以千計的敍利亞難民和為他們提供避難所而感到羞恥。」美國現時基本上暫停接收敍利亞難民,只有極少數可以前往當地。

斯特恩斯形容:「這是杞人憂天的恐懼,只是政治家向人民散播的恐懼。事實上他們並非什麼危險人物,八成的敍利亞難民都是婦女、兒童和老人。」而且,他指出自1980年美國難民安置計劃開展以來,多達350萬難民來到美國,沒有一個曾在美國參與過任何恐怖主義活動。他反問:「我們害怕什麼?」他表示這些人是逃避恐怖份子、ISIS和其他極端組織,故認為美國應該接收一定水平的難民,幫助他們在我們的國家中重新建立良好生活。

他強調,這些難民很多是因為被國家起訴或因政治原因而出走,他們來美國不只是為了機會,「事實上難民是沒有選擇的權利,他們不能選擇前往美國或加拿大或者德國。目前聯合國負責管理難民,並會為難民安排前往的國家。」近期,他和過百位基督教領袖聯合向特朗普政府發出公開信,要求當局改變現行難民政策,惟最終沒有得到成功。

然而,斯特恩斯認為禁止難民的做法會影響窮人,故他們作出了抗議。如若政府削減預算的外國援助,他們也會出來發聲,因為這些援助都是用來幫助貧窮人口,而這對美國而言是好的,有助國家在國際上建立盟友,是外交政策的一個良好的環節。

斯特恩斯認為美國總統任期最長也不過八年,誰主白宮也無阻宣明會的工作。(Getty Images)

總統或許對我們的工作不友善 「但他不會留太久」

過去二十年間,斯特恩斯經歷了多屆政府,克林頓、小布殊、奧巴馬到現任特朗普政府。他坦言:「我們每年也接收三億美元的政府補助,無論是由共和黨或者民主黨入主白宮,都沒有任何影響。因為我們只會專注在我們自身的工作上,若政治環境成為阻礙,我們就會在見到影響到貧苦大眾時站出來發聲,近期難民的事件是其中一個例子。」

他認為每位總統當然也會有有作出良好或差勁決定的時候,甚至也會犯錯。他重申:「但我們只會專注自身工作不被打擾,因為即使總統對我們的工作不太友善,他或許只會在白宮多一兩年時間,這就是美國的特性我們每四至八年便會有一位新總統。」所以他們嘗試在工作上保持穩定的心態,他們的捐款來自民主共和兩黨,包含了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捐款人,「是故我們不會選邊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