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回潮】歐洛克掀旋風 德州「深紅」褪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美國傳統政治格局中,南部及內陸州份一向是共和黨的票倉,其中德克薩斯州(Texas,簡稱德州)更是共和黨長期穩住的「鐵票州份」。可是,在去年的中期選舉中,前聯邦眾議員歐洛克(Beto O’Rourke)忽然跑出,在德州代表民主黨出戰參議員選舉,與共和黨大佬、被視為「躺着也會贏」的克魯茲(Ted Cruz)拉成均勢。

雖然歐洛克最後敗給克魯茲,但他在選戰過程中獲得極高曝光率,社交網絡上更掀起一波「歐洛克旋風」,足以助他在政壇繼續勇往直前。上周四(3月14日),他終於宣布參加民主黨總統初選,正式在通往白宮之路邁出第一步。

(此為《美國社會主義》專題系列之三)

克魯茲(Ted Cruz):德州現任聯邦參議員,屬共和黨內的激進保守派,是現代茶黨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克魯茲反對奧巴馬醫保,曾為此發起拉布,連續演講逾21小時。2016年,他在共和黨總統初選中與特朗普對撼,惟最終因支持度不足而宣布退選。

邊境移民問題成推手

歐洛克在德州西南部的美墨邊境要塞厄爾巴索(El Paso)土生土長,在2005年到2011年間擔任厄爾巴索市議員。美墨邊境圍牆問題近年成為輿論焦點,令到厄爾巴索這個城市為人所認識。

厄爾巴索是其中一個美墨邊境樞紐城市,在移民問題上首當其衝。(Getty Images)

厄爾巴索地處德州西南部一極,與墨西哥的華雷斯城(Ciudad Juárez)僅一河之隔,故在邊境移民問題一事上,厄爾巴索首當其衝。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月與民主黨就邊境建牆撥款一事鬧得火熱之際,就曾經前往厄爾巴索視察邊防人員堵截非法移民的工作,希望趁此機會呼籲民眾,特別是身處南方州份的居民,支持政府加建美墨邊境圍牆,避免「來自南方的犯罪份子」進入美國。

2012年,歐洛克成功進入聯邦眾議院,但在去年放棄連任,選擇競逐參議員的席位,挑戰在德州政治根基極為穩固的共和黨大佬克魯茲。德州是傳統「深紅」州份,過去三十年都未曾出過一位民主黨參議員。因此,歐洛克這次能夠在德州引起旋風被外間視為不尋常的現象,紛紛查找背後的原因。有分析指,邊境移民爭議浪潮是重要因素之一,而德州的拉丁裔及自由派選民便成為了「歐洛克旋風」的關鍵推手。

去年10月,中期選舉前夕,各路傳媒開始廣為報道向美國邊境進發的*中美移民車隊(Caravan),邊境移民問題遂成為中期選舉的頭號議題,兩黨參選人紛紛就此議題闡釋立場。特朗普政府多次誇大邊境移民對美國本土的威脅,在言語上不多不少滲透着對拉丁裔國民的猜疑,引來拉丁裔等少數族群及進步派人士的不滿;相反,歐洛克擁抱多元、歡迎移民的立場,並為拉丁裔選民抱打不平,故廣獲一眾左翼及自由派選民的大力支持。 

中美移民車隊(Caravan):去年10月,美國媒體開始大篇幅報道來自洪都拉斯、危地馬拉等國的中美洲移民潮。成千上萬的移民齊集一起穿越墨西哥,向美國邊境進發,望能進入美國尋求庇護。特朗普隨即下令時任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增派兵力駐守邊境,抵抗移民「入侵」。此舉在民間引起廣泛爭議。

去年11月中期選舉前夕,美國媒體大篇幅報道中美移民車隊,讓移民問題成為候選人的頭號爭論議題。(Getty Images)

政治明星含拉丁色彩

現年46歲的歐洛克雖是愛爾蘭移民後代,但他的小名「Beto」具有強烈的西班牙色彩。可操流利西班牙語的他在中期選舉選戰期間,曾多次呼籲德州民眾,尤其是拉丁裔選民站出來投票。歐洛克的團隊認為,共和黨過往在德州擁有壓倒性優勢,讓不少民主黨支持者對德州的選情不抱希望,從而出現政治冷感現象。據統計,歷次中期選舉中,德州的投票率一直低迷,在全國50州中經常忝陪末座。

因此,當歐洛克憑着自身獨特的政治明星特質,包括為人稱頌的演講能力、年輕且有氣度的形象,在德州強勢出選聯邦參議院選舉時,自然引起拉丁裔等少數族群及草根階層的興趣,繼而出來支持這位民主黨新星。

歐洛克擁抱多元和歡迎移民的立場,令他獲得拉丁裔選民的支持。(路透社)

歐洛克爆紅的另外一條導火線,可以追溯至去年8月的一場演說。歐洛克在那場演說中聲援美式足球聯盟(NFL)前四分衛球星*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表示單膝下跪的做法「符合美國精神」。

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他在2016年的一場NFL球賽中,於奏國歌的時候突然單膝下跪,抗議美國警方多次不合理地槍殺手無寸鐵的非裔美國人。事件在球壇引起軒然大波,多位NFL球員響應抗議行動。總統特朗普對卡佩尼克的行為表示極度不滿,認為他侮辱國家。事件激發起美國一連串針對種族歧視及警權過大的大規模示威行動。

該場演說精彩有力,影片在網絡上瘋傳,讓全美認識到歐洛克這個人物。其後,歐洛克挾強勁的基層動員力量,加上妥善操作邊境移民議題,令他在中期選舉前夕能夠咬緊克魯茲,兩人民望拉近,鬥得難分難解。

不得不提的是,歐洛克在整個選舉過程中,締造了聯邦參議院選戰募款的新紀錄,且當中大多數來自小額捐款,反映出歐洛克的支持者大多來自草根及中產階層。

卡佩尼克事件引發軒然大波,政客們紛紛就此事發表立場。(Getty Images)

募款遠超對手創紀錄

據統計,中期選舉前夕,歐洛克共籌得超過7,000萬美元的捐款,對手克魯茲僅募得約3,000萬美元款項。從募款的數字可見,「歐洛克風暴」並不全是進步派媒體大肆渲染所致,而是確確實實有民眾在背後支持。

雖然克魯茲最終勝出了中期選舉,但其得票率只比歐洛克多三個百分點。克魯茲從一開始被認為「沒可能會輸」,到後來幾乎被來勢洶洶的「歐洛克旋風」弄得人仰馬翻,為共和黨響起了警號:在明年的總統大選,共和黨必須花心思經營德州的選情,不能再將它視為囊中之物。

反觀歐洛克,作為一名民主黨參選人,能在「深紅」州份德州與共和黨對手拉成均勢,可謂相當難得。今次雖敗猶榮,不但讓民主黨在共和黨的傳統票倉看到希望,似乎亦激起了歐洛克的雄心壯志。在中期選舉結束後,未有獲得參議院入場劵的他繼續對共和黨窮追猛打,高調與特朗普就着美墨邊境移民問題「對壘」。這或多或少說明了歐洛克的野心,明顯不限於國會山。

踏入2019年,歐洛克倡領「真相大遊行」(March for Truth),表明要揭破特朗普在美墨邊境建牆一事上所說的「謊言」。他不但譴責特朗普不實地指控厄爾巴索在興建圍牆前是個「危險的地方」,並批評對方為了落實在南部興建圍牆的選舉承諾,不惜挑起美國人對中美洲移民的錯誤恐懼。特朗普也沒有放軟手腳,在此一問題上與歐洛克對着幹,認為歐洛克及民主黨只懂為「非法留美的人」說好話,未有真正保護美國人。

歐洛克上周四在艾奧瓦州一間咖啡店演講。其出色的演講技巧,以及彬彬有禮的形象,為他帶來很多忠實的支持者。(路透社)

與特朗普對幹增本錢

近幾個月來,歐洛克公然與特朗普發生言語衝突,試圖鞏固他誓與特朗普周旋到底的左翼形象,從而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錢,其參選總統的心迹,路人皆見。

到上周四,歐洛克正式宣布角逐民主黨黨內初選,企圖染指總統寶座。中期選舉為他帶來的氣勢,究竟能否延續,讓他在芸芸民主黨參選人中脫穎而出?

作為傳統「深紅」州份的德州出現了「歐洛克旋風」,讓共和黨候選人幾乎失去穩拿了三十年的聯邦參議員席位。這的確促人深思:過往一向在美國沿岸地區滋生並盛行的左翼浪潮,是否已經捲到了南部州份?抑或這只是歐洛克個人魅力的曇花一現?

觀乎去年的中期選舉,民主黨雖然在眾議院選舉中拿下235個席位,成功重掌眾議院,但預期反擊特朗普政府的「藍色浪潮」(blue wave)未有出現,參議院仍由共和黨執掌,還增添了兩席。這可以反映,美國國內仍有不少民眾支持特朗普的右翼施政。

不過,隨着歐洛克宣布競逐總統,他在南方大州德州的影響力,隨時會波及其他內陸州份的共和黨票倉。因此,「歐洛克旋風」的延續,有機會打亂共和黨籌備明年總統大選的布署;同時亦提醒着共和黨要及時在南部「止血」,避免「紅色票源」的過度流失。

上文節錄自第154期《香港01》周報(2019年3月18日)《社會主義火苗在美國點燃》。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