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回潮】桑德斯兩年前播種 民主黨左翼今反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佛蒙特州無黨派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民主社會主義者」(Democratic socialist)自居,參與民主黨黨內初選,引發「左翼復興」風潮。

三年過去,從已宣布競逐來年總統大選的民主黨人的初步政綱上來看,這陣「左翼風」似乎不但未褪,還有主導黨內輿論之勢。觀乎美國當今政局,民主黨內的「社會主義」因素能否與特朗普政府治下日益膨脹的右翼聲音抗衡?

(此為《美國社會主義》專題系列之四)

民主黨內的「左翼風」似乎開始主導黨內的輿論走向。(Getty Images)

系列相關文章:

【社會主義回潮】冷戰結束30年後 左翼火苗在美國點燃

【社會主義回潮】國會山莊「一點紅」 為新時代福利主義揭幕

【社會主義回潮】歐洛克掀旋風 南部「深紅」褪色

在2月初發布的《國情咨文》中,特朗普在講話中譴責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暴政」之餘,不忘藉此指出美國民眾應「警戒」社會主義,並強調美國「永不會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字裏行間都在影射「民主黨日益崇尚福利政策的左傾意向與委內瑞拉無異」。

老牌評論雜誌《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撰稿員Alex Shephard認為,特朗普最近不斷提及「社會主義的興起」,是想將明年的總統大選變成絕對的二元選項:要麼選特朗普,要麼擇委內瑞拉式社會主義。這樣,民主黨參選人一旦發表稍為偏左的政綱,便很容易被保守派人士扣上「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帽子。對長期相信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美國人來說,「社會主義」是敏感的政治字眼,形象相當負面。

事實上,2020年的總統選舉確實呈現出右翼保守主義與左翼進步浪潮對峙之勢。

對未經歷過冷戰時代的年輕人來說,「社會主義」並沒有那麼恐怖,意識形態的二元對決彷彿只是上一輩的玩意。他們最希望的,是擁有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尤其經歷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年輕一代對資本霸權、市場壟斷等自由資本主義所帶來的弊病更加反感,轉而青睞理想社會主義提倡的按勞分配、重視公共福利、平等公義等的理念。2009年興起的共和黨茶黨運動,更讓不少人忌諱極右人士煽動群眾的後續風險;2011年爆發的圖森槍擊事件,民主黨聯邦眾議員吉福茲(Gabrielle Giffords)遭槍擊受傷,更反映出一波相對極右的左翼浪潮已悄悄醞釀。

2009年共和黨茶黨運動興起,已經有不少人忌諱極右人士煽動群眾的後續風險。(Getty Images)

左翼政綱吸中間派票源

到2016年,桑德斯在選戰中進一步將美國左翼風潮帶入主流視野,特別是年輕人的圈子。民調公司YouGov在當時向18至29歲年輕人進行了民意調查,僅32%受訪者對資本主義抱有好感,對社會主義抱好感的卻達43%。當時各大機構的民調皆顯示,初選中年紀最大的桑德斯,反而最獲年輕人支持。可見在冷戰結束近三十年的今天,社會主義對美國人(至少在「後冷戰青年」圈子裏)並非如昔日般的「毒蛇猛獸」。其崇尚公共福利、追求均富的平等精神,融入民主黨內自由進步派的聲音裏變得順理成章。桑德斯雖然在兩年前的初選中敗給希拉里,卻在民主黨內播下「左翼因子」並傳至今天,成為民主黨抗衡特朗普的契機。

共和黨右翼持續強勢,亦助長民主黨內聲音左翼化。特朗普上台後推動及倡議多項保守政策,例如廢除奧巴馬醫改、在邊境加建圍牆、制訂更嚴厲的移民政策、退出TPP自由貿易協定、啟動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的程序等,雖然是在履行選舉承諾,但仍引起輿論爭議。立場本已偏左的民主黨,若要贏得中間游離派選民的支持,便需針對特朗普施政作出更「左」的回應,進一步強調社會要邁向更平等,財富分配更均衡,故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的政綱左翼化在所難免。 

觀乎眾多已公布開展競選活動、且被認為具競爭力的民主黨參選人,都公開支持經濟民粹主義政策,例如麻省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便提出開徵2%富人稅、推行全民醫保、減少學生貸款利息等。另一名具競爭力參選人、被稱為「女版奧巴馬」的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則公開支持由黨內新星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左翼味道極濃的「綠色新政」,而且提出減稅、減少聯邦監獄人數、放寬移民政策等,以吸納基層民眾和弱勢社群的票源。支持類似觀點的還有曾經留學中國、帶頭力挺「#MeToo」運動的紐約州參議員陸天娜(Kirsten Gillibrand)。

被稱為「女版奧巴馬」的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則公開支持左翼味道極濃的「綠色新政」。(Getty Images)

兩年前打開這條「左翼新血路」的桑德斯,月前宣布再次參選總統,外間關注他能否成功代表民主黨迎戰特朗普的同時,亦預期民主黨黨內初選將是擁抱左翼理念的群雄爭鬥局面。

黨內保守進步兩派相爭

然而,當紐約、加州等進步主義大本營每天為民主黨在國會對特朗普發起的攻勢叫好,期盼明年「奪回」白宮之時,民主黨亦「勿高興太早」,因為該黨縱然能保持當下趨勢一路向上,仍面對着光譜過廣的問題。畢竟,美國作為資本主義世界「老大哥」已有一個世紀,保守派人士對左翼,甚至有社會主義傾向的政治主張相當忌諱。

不只共和黨及右翼人士,民主黨內也有質疑之聲,譬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與黨內年輕一代不咬弦已是公開的秘密。去年12月,佩洛西為說服黨內新晉議員支持自己當議長,決定讓步,表明最多只再做四年議長,才能換取他們一致同意。

去年12月,佩洛西為說服黨內新晉議員支持自己當議長,決定讓步,表明最多只再做四年議長,才能換取他們一致同意。這亦反映黨內的老人領袖與新一代並非十分團結。(Getty Images)

最近民主黨新科眾議員、索馬里裔穆斯林奧馬爾(Ilhan Omar)多番對美國長期支持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質疑,並得到包括穆斯林女議員特萊布(Rashida Tlaib)等新晉議員的支持,但其批評方式引起民主黨內眾多保守派人士的不滿。在美國政治格局裏,猶太裔遊說團體及財團對國內主流外交決策影響極大,無論是共和黨或民主黨內的政壇老手,與猶太政商界人物均交情匪淺,奧馬爾激烈批評猶太團體操縱美國外交政策的辭藻,顯然擊中民主黨內保守派長老的痛處。

最終以佩洛西為首,民主黨領導的眾議院草擬了一份決議案,不點名譴責奧馬爾的反猶太言論,這番指控,進一步反映了民主黨黨內左翼進步派人士與較資深一輩的親商保守派的重大齟齬。同時也暴露了民主黨的一個潛藏危險:如果各個總統參選人立場過左,肯定會得失黨內保守派人士,甚至流失中間派票源,最終或錯失明年「倒特」的機會。

美國眾議院首位索馬里裔穆斯林議員奧馬爾(Ilhan Omar)早前反對以色列遊說集團影響美國政壇的言論被扣上「反猶」帽子。(Getty Images)

特朗普仍佔據執政優勢

特朗普和共和黨當然看到這個癥結所在。因此,當南美社會主義國家委內瑞拉爆發政變、衍生嚴峻的人道危機,特朗普便針對其左翼政府的施政失敗大造文章,藉此「寄語」國人不要讓美國國內的社會主義死灰復燃。估計為備戰2020年的連任挑戰,特朗普會繼續咬緊民主黨參選人日益偏左的言論及政綱。特朗普十分擅長「選舉」遊戲,懂說選民愛聽、懂聽的話,一旦民主黨落入其圈套,便難以判斷誰勝誰負,加上特朗普有執政優勢,減稅效果如今依舊不俗,若能再藉着貿易戰、朝核等外交事件包裝出「勝利」成果,有利他明年選情。

民主黨角逐總統寶座的參選人,在滿足年輕一代渴望追求社會公義、公平的訴求下,如何避免得失黨內保守親商派人士及穩住中間派票源,是餘下一年多必須注意的事。

上文節錄自第154期《香港01》周報(2019年3月18日)《社會主義火苗在美國點燃》。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