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啤酒】尋找杯中的亞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藝復興時代,意大利的全能賢人從斷層千年的古希臘古羅馬文化中找尋到新的創意,開啟了歐洲隨後數百年的昌盛;而四十年前美國的釀酒人,也無愧為披荊斬棘的開拓者:他們將過去數百年的歐洲釀酒技藝,在沉寂數十年後再次發揚光大,而且青出於藍,醞釀全新的生命力,也造就了如今散播全球的手工啤酒革命,以至於即便是啤酒文化僅有一百年的亞洲,都見證着這波浪潮的迴蕩。

手工啤酒狂熱來到亞洲,一樣廣受歡迎,更成為承托本土獨特文化的新時代載體。(資料圖片)

作為受美國影響最深的橋頭堡,日本無疑是最早參與到這波革命的亞洲國家。本州中部長野市的Yo-Ho釀酒廠扎根於日本買家,向以善釀Porter著稱;大阪市的Minoh釀酒廠由大下正司於1997年開創,他兩位女兒接手後勇於創新,從不墨守成規,為世人帶來許多驚喜;以其所在城市命名的北海道網走市Abashiri釀酒廠,最初僅為東京農業大學生物科技院系的科研項目,如今卻以釀製Weizenbier(小麥啤酒)著稱,其水源則是來自鄂霍次克海融化的冰山。

對日本而言,手工啤酒革命早已不再局限於東京等大城市。

年輕釀酒師逐夢 東亞遍地開花

在台灣,金色三麥、臺虎、掌門三大龍頭的盛名,為華人發燒友熟知,Redpoint、23、Three Giants、886等外僑經營的自釀酒吧也毫不遜色;

在韓國,Pongdang、Caligari、Magpie、Craftbros、Craft Han's等自釀酒吧,為夜生活提供放飛而不聒噪的可能,同時也令韓國在東亞手工啤酒界奠定舉足輕重的一席。

亞洲各地的手工啤酒各有特色,且有走上世界舞台的實力。(資料圖片)

在越南,胡志明市自是首屈一指,BiaCraft、Pasteur Street、Fuzzy Logic、Heart of Darkness等釀酒廠皆精於釀製各類Ale,首都河內的Turtle Lake釀酒廠對IPA等酒款釀製頗有心得,Furbrew釀酒廠的「越南牛肉粉味啤酒」恐怕是最具越南特色佳釀,中部峴港市也有諸如7 Bridges等酒廠在開拓天地;

馬尼拉繁華的馬卡蒂區可找到菲律賓絕大部分高質手工啤,無論是恬靜的Joe's Brew,還是時髦的Spektral,以及在釀酒數年後終於成功開立自營酒吧的Pedro和Nipa,頗豐的回報令這群熱中啤酒的年輕釀酒師既能為這座城市增添選擇,也得以有尊嚴地追求夢想;

在泰國,雖然私釀不合法,但這擋不住釀酒師將酒廠選址柬埔寨,再出口回泰國;

在資本短缺、起步較晚的緬甸,仰光也開拓了Burbrit釀酒廠。

中國內地作為全球最大的啤酒市場,其手工啤酒早已打響名氣。

早期於南京為全國做手工啤酒啟蒙的高大師精釀,以「嬰兒肥」這款既似Pale Ale又似麥啤的IPA,打破了人們對傳統工業啤酒的固化認識;

成都的豐收精釀以「伏魔」和「騰雲」等質量和酒名皆妙的作品,秉持着蜀中文化的執着和不羈;

深圳的TAPS、Bionic Brew、半噸、E.T. Brewery、Evil Duck各有精品,是南中國最棒的品酒獵奇之地;

廣州大名鼎鼎的Bravo,不僅善釀啤酒,而且也「不務正業」地推出各種食物與啤酒的絕美搭配,此外廣州還有Rozz-Tox、Tipsy、以及以一款「五羊IPA」驚艷羊城,「除了去的路有些繞之外沒有任何缺點」的Strand Beer Café。

深圳Bionic Brew出產的手工啤酒。(網上圖片)

廈門胖胖啤酒馬的老闆作為一名德國酒客,卻對比利時式啤酒情有獨鍾;

武漢拾捌精釀的「跳東湖IPA」大大激勵了中國釀酒工藝任重道遠的進程;

上海就更是不遑多讓,當年Boxing Cat紅極一時,是多少中國釀酒人仰視的對象,而今魔都的手工啤酒在Jackie's Beer Nest、Liquid Laundry、The Brew、Dr. Beer等前赴後繼的努力下,早已邁向成熟;

即便是泉州這樣的地級市,亦有諸如麻Brew和Brickyard等自釀酒吧,在中外釀酒師的各自努力下,開拓天地。

北京精釀水平 穩居內地之首

而當手工啤酒碰上向來就有濃郁小眾文化氛圍的北京,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京A釀酒廠在大膽嘗試的同時,也能確保每一批成品的極高穩定性,「空氣大爆炸」、「飛拳」、「藝伎的胭脂」等酒款皆堪稱神作;

箭廠啤酒的「關係Pale Ale」不僅可以紓緩一日的疲乏,其「一箭雙雕」、「大喬小喬」、「斷片兒」、「翻篇兒」等酒款不僅酒名有趣,更是從未讓滿懷期待的酒客失望;

另一巨頭大躍啤酒,則一直以「選用中國本土啤酒花和材料」而自豪;

此外,牛啤堂、悠航、滾滾、蒸汽犀牛、北平機器、雲雀及熊貓等精釀廠家,都為肅穆的京城添加了太多美好,一次又一次為酒客的暢想畫上滿意的句號。

可以說今日北京的手工啤酒水平,不僅穩居內地之首,即使算入港台乃至整個東亞,恐怕除了日本以外,也實難有哪個城市可以與之媲美。

來自北京的京A釀酒廠有多項酒款,為肅穆的京城添上現代時尚的新鮮酒意。(網上圖片)

回望香港,以手工啤酒為主打的酒吧自是遍地皆是,不必贅言;釀酒廠方面,無論是Lion Rock和Kowloon Bay兩家酒廠的淡色艾爾(Pale Ale),麥子啤酒芳香醇厚的小麥啤酒,黑鳶啤酒的Porter,還是酒款豐富且已經走出香港的少爺與門神,乃至口碑日盛的Carbon Brews及Heroes,其水平皆屬中上。

不過,鑑於昂貴舖租等因素,今日仍然難以在香港見到有自營酒吧的釀酒廠,與東亞各市場相比,發展速度難免受限,這也是香港眾多產業皆面臨的共同挑戰。

上文節錄自第157期《香港01》周報(201948日)《手工啤酒:一場誕生於荒瘠的革命》專題報道。

相關文章:
【手工啤酒】一場誕生於荒瘠的革命
【手工啤酒】杯杯有典故 百般滋味總有你口味──艾爾篇
【手工啤酒】杯杯有典故 百般滋味總有你口味──拉格篇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