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漫畫】當言論空間在萎縮 幽默地「落政府面」很重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十九世紀開始,政治漫畫便成為了草根、非特權階級對執政權力宣洩不滿的另類途經之一。尤其在法國大革命爆發以後,公民論政的意識急劇膨脹,普羅市民與公權力的距離越來越近,便越來越敢說政府的不是。以幽默諷政的政治漫畫得以風行,便是由於公民越敢發聲「笑政府」。

成熟的公民社會,是孕育諷刺式論政的母體。(VCG)

很多時候,我們在看一篇政治漫畫,會輕鬆地就着主角的嘲笑一番。可能是因為主角的形象的誇張生動,也可能因為主角的行為滑稽有趣。漫畫家的作品,就是能夠將荒誕的現實,以更荒誕的形象表現出來。成熟的公民社會,或許才能孕育出這種輸出政治訊息的方式。

不過,來自加拿大的漫畫家Brain Gable認為,政治漫畫這種特有的論政方式,隨着當今社會進入「後真相時代」後,言論空間萎縮,政治漫畫幾乎站不穩腳跟。

Brain Gable日前在加國最大的全國性報紙《環球郵報》撰文,向讀者帶出政治漫畫強調「幽默」的重要性(importance of humour)。

他點名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開口閉口都提到的「假新聞」和全球各地日益嚴厲的仇恨言論,使公眾討論的空間越來越少。報章和廣播業者主動或被動地投入在言論的兩極戰場(two-front battle),包括很多載譽至今的老牌傳媒,都曾遭許多懷有居心的政治玩家所惡意誹謗。

美國不少政客時常批評國內部分報章散播「假新聞」,引起很多新聞從業員的不滿。(Getty Images)

當分裂越來越明顯,理性討論和議政都被憤怒和仇恨攻擊所淹蓋,尤其在社交媒體,某些言論觀點甚至會被扭曲、錯誤解讀。

這對於政治漫畫家來說,形勢很不利。Brian Gable認為,在過去的日子,「幽默」一直是對抗黨派主義、強力政治的重要力量。沒有幽默,公民便失去了一道制衡公權力的有利工具。

以往啜核的內容,目的是揭穿歌舞昇平掩飾下的政治或社會現實,讓讀者的腦袋清醒起來,主動回應時局。可是,在資訊爆炸的網絡時代,立意銳利的漫畫很容易被極端言論者錯誤審判,無論是正反雙方,都對意義深刻的漫畫作出表面的立場批判,甚至不多不少扭曲了作者的原意。

二十世紀上半葉,互聯網未興起,政治漫畫家以諷刺圖畫揭穿政治現實的論政手法深得民心。(Getty Images)

這對於漫畫家而言,他們便陷入了困局:漫畫家能否繼續無畏無懼地暢所欲「畫」?一邊可能有來自報社的固定立場施壓,另一邊又怕自己的作品遭網絡言論扭曲放大。這種情況下,政治漫畫家的創作自由變相被剝削。

Brian Gable引述加拿大漫畫家協會(Association of Canadian Cartoonists)主席Wes Tyrell的講話,指出隨着美加各大報社的擁有權都集中在少數人手中,漫畫家的表達自由只會越來越狹窄。

「很多報紙現在由少數權力寡頭主導內容,然後以陳腔濫調的編採方式在全國發布。」
加拿大漫畫家協會(Association of Canadian Cartoonists)主席Wes Tyrell。

Brian Gable最後強調,譏諷式政治漫畫帶來的幽默,是推動多元公共領域意識的重要元素,同時亦是提供良性討論空間的養分。

新媒體時代,政治諷刺漫畫需要在避免遭極端人士利用的同時,照常發揮幽默的威力。

網絡時代於政治漫畫家而言,既是機遇,也是窘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