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ovision】歌唱比賽變政治漩渦 黑客入侵轉播萬人聯署抵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周六(18日)上演決賽,但這場唱歌比賽,或許注定就不是一場比賽那麼簡單,而是一個政治漩渦。賽前有數萬人網上聯署抵制,至準決賽期間,又有黑客入侵網絡轉播畫面。

連串風波的背後,源於這屆比賽選址在以色列地中海沿岸城市特拉維夫(Tel Aviv)。Eurovision過去已曾有不少風波,本屆適逢由以色列這個富有爭議的國家擔任東道主,令比賽更是陷入以巴衝突的政治陰霾,有評論便指,這屆比賽若然非常順暢地舉行,反而是奇蹟。

Eurovision 2019:這屆歐洲歌唱大賽將於以色列特拉維夫舉行,工作人員為表演唱地佈置。(路透社)

這屆比賽的緊張氣氛,不單在場內,更在場外。早在比賽開始前,網上就出現抵制比賽的聲浪,據報聯署達到4萬人。

主辦機構以色列公共廣播公司(Kan)也是嚴陣以待,發言人稱,有關比賽的開支中,有10%是用於保安方面。但至周二(14日)準決賽期間,還是出現了黑客入侵比賽網絡直播的情況,直播變成播放假訊息,亂指有導彈攻擊當地。事後轉播單位把矛頭指向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Hamas),質疑是他們所為。

以色列曾分別於1979年和1999年在更為政治敏感的耶路撒冷舉辦Eurovision,當時也沒有出現如此大型的亂象,為何今屆情況特別嚴重?

杯葛以色列運動崛起

此與一個組織運動有關。2005年,一批巴勒斯坦人受南非反種族隔離政策啟發,發起「巴勒斯坦抵制、剝奪、制裁運動」(BDS Movement)。運動尋求以非暴力手段達到目標,即是終止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佔領和封鎖。他們試圖從商業、學術和文化層面上發起杯葛,故此這屆Eurovision便成為BDS攻擊的對象,他們批評以色列利用音樂「漂白」在約旦河西岸和加沙(Gaza)針對巴人的政策。

現時BDS行動是否成功不得而知,但已有巴勒斯坦人和藝人宣布舉辦「Globalvision」比賽,與Eurovision打對台。

不少參與國家例如冰島、愛爾蘭、比利時和法國等,都有民眾發起聯署行動,呼籲杯葛比賽;1994年的冠軍得主麥格蒂根(Charlie McGettigan)和多名歐洲演藝界人士亦在《衛報》發表聯名信認可杯葛;代表冰島參賽的龐克樂隊Hatari更稱,已計劃在表演時提出一些抗議。

Eurovision 2019:以色列女歌手巴爾齊萊(Netta Barzilai) 2018年憑藉beatbox和怪異舞步贏得Eurovision冠軍,亦令以色列成為今屆主辦國。巴爾齊萊譴責杯葛行動,她認為Eurovision是「光明的節慶」,發起杯葛的人是在「散播黑暗」。(美聯社)

內塔尼亞胡政府愈趨強硬 西方社會更反感

以巴衝突雖然由來而久,但近10年在右翼利庫德集團(Likud)持續管治下,以色列政府立場愈趨強硬。這次杯葛浪潮亦與再度連任的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不無關係。

內塔尼亞胡上任以來與極右政黨連結,持續吞併西岸巴人的土地和擴建猶太殖民區,甚至一度阻礙巴人到聖殿山朝拜;加上在美國搬遷大使館至耶路撒冷和承認戈蘭高地主權後,以色列更加無意和平解決雙方分歧。在Eurovision舉辦前兩周,加沙地帶爆發自2018年11月以來最嚴重的武裝衝突,造成最少27人死亡。

以色列近期加強打壓,普遍同情巴人的西方社會難免愈發反感,如今再碰上Eurovision的舉行,不少藝人紛紛趁機表態。以巴衝突亦成為了Eurovision 2019的「佈景板」,令這場盛大的歌唱比賽蒙上陰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