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印尼.五】華裔市長鍾萬學下馬 預示政治「伊斯蘭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逾18,000個島嶼、300個種族、700種語言,印尼不論在地理上,還是社會族群的層面,都很不容易管理。開國總統蘇卡諾(Sukarno)於1945年提出「建國五原則」(Pancasila)奉行至今,首項便是「信奉獨一無二的神明」,即規定所有國民必須有宗教信仰,但並沒有限定是哪種宗教。這為國家多元及包容文化奠定基礎,並促成了印尼成為憲法上政教分離的國家,因此印尼是一個穆斯林大國,而非伊斯蘭國家。

(Getty Images)

注解:印尼的「建國五原則」包含信仰上帝、人道主義、團結統一、民主主義、社會正義。其實也是一套在強調「共識」(mufakat)與「合作精神」(gotong royong)的包容主義。

鍾萬學在任雅加達市長政績受到肯定,卻因褻瀆案而下馬。(Getty Images)

不過,宗教從沒離開過印尼的政治,尤其是信徒佔人口比例87%的伊斯蘭教。雅加達前華裔市長鍾萬學(Ahok,阿學)於2016年一場演講中引述一句可蘭經經文,被指褻瀆宗教而遭判刑兩年,事件還引起大規模示威。這位基督徒市長在「褻瀆案」之前,因整頓首都交通及打擊貪污得力,是印尼國內民望甚高的政治明星,本有望成為今屆選舉佐科維多多的副手人選。

(美聯社)

鍾萬學褻瀆可蘭經風波激發的宗教示威,規模之大可謂前所未見,也直接導致他於2017年雅加達市長選舉中落敗。澳洲國立大學助理教授Marcus Mietzner於早前發表的文章便指,「印尼選舉中呈現的宗教兩極化,長久以來逐漸退減,卻(在反阿學示威中)迎來最高峰。」

鍾萬學下馬,正好是保守趨勢抬頭的產物,在背後推動潮流的是擅於利用明星效應及數碼營銷(digital marketing)的策略,向千禧世代傳播宗教保守觀念。雖然鍾萬學的社會經濟政策有爭議之處也是因素,但能夠證明的是,宗教對於今日印尼的政治走向有決定性影響。

溫和派的佐科維多多為挽回保守派穆斯林,挑選了阿明作副手。(Getty Images)

佐科維多多挑選75歲的伊蘭學者理事會領袖阿明(Ma'ruf Amin)作競選拍檔,顯然是要挽回一眾虔誠穆斯林的選票。二人作風迥異,佐科維多多這個「不尋常」之選或許安撫部分穆斯林信徒,卻為少數族群帶來憂慮。目前,印尼只有亞齊省(Aceh)把同性性行為列作刑事罪行,阿明正支持該決議,他亦積極推動禁止色情刊物。

跨國性的伊斯蘭運動如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解放黨(Hizb ut-Tahrir)及薩拉菲派(Salafism)宣揚的宗教保守主義,都會使年輕人在社會、宗教、政治及文化層面,跟印尼的伊斯蘭文化、民主及現代化的根源斷離。

(Getty Images)

有性小眾(LGBT)人士表示對於佐科維多多與普拉博沃,兩者都不支持。根據人權觀察的統計數字,印尼警方針對LGBT的突擊搜查,在過去三年激增。這些狀況恐威脅到印尼「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的美譽。「建國五原則」的核心價值——包容性,是印尼經濟過去數十年來得以穩步發展的基石,若然受到破壞,必定會減低外國企業的投資意欲。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RSiS)副教授Leonard C. Sebastian及研究員Andar Nubowo形容,印尼的伊斯蘭教社群正出現重大轉變,保守伊斯蘭教徒的數目正在增加,溫和派人數卻急遽下跌,極端及激進份子或許只是冰山一角,他們形容這股「保守轉向」(conservative turn)在未來五至十年對印尼會有重大影響。二人向《香港01》表示,除了印尼國內穆斯林保守派與溫和派此消彼長外,外來因素對年輕的印尼人也有着莫大的影響。「跨國性的伊斯蘭運動如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解放黨(Hizb ut-Tahrir)及薩拉菲派(Salafism)宣揚的宗教保守主義,都會使年輕人在社會、宗教、政治及文化層面,跟印尼的伊斯蘭文化、民主及現代化的根源斷離。」

(Getty Images)

穆斯林的身份撕裂

Sebastian與Nubowo認為可能的後果是,孕育國家包容性與宗教互重的「建國五原則」不再獲這些年輕人認同。他們在「穆斯林」與「印尼公民」的身份上出現分裂,或會轉而擁抱別的意識形態及政治制度,就如哈里法(caliphate)或伊斯蘭國家,更壞的就是投向極端或恐怖主義。

從數字看來,佐科維多多執政四年多,印尼經濟有着不俗的發展,卻仍有分配不均的老毛病。穆斯林中產階級的擴張,一方面推動了經濟增長,卻未能讓最大的穆斯林群組受惠。「比如說,在佐科維多多政府治下,經濟增長只令小部分印尼精英階層受惠,在爪哇島及蘇門答臘新建的收費公路,看來也只便利了中產或富裕階層,而不是黎民百姓,或者那些正在尋找工作和社會身份的年輕人。」Sebastian與Nubowo均指出,若爪哇島內外的發展及貧富差距持續下去,高速的經濟增長反而會加劇年輕人趨向宗教保守。

亞齊省為印尼伊斯蘭教最保守的省份,也是唯一實施伊斯蘭律法(sharia law)的地區。(Getty Images)

「自蘇哈托於1998年倒台後,我們看見支持執行伊斯蘭教法(Sharia)與支持政教分離的兩股對立聲音在社會日益高漲。」兩位學者解釋,屬前者的一群並不認同世俗主義,要求伊斯蘭教對印尼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保留影響力。後者則屬自由派,認為印尼必須確守「建國五原則」,每個宗教、種族、階級都享平等,沒有任何一種價值觀或信仰有特殊地位。

根據至執筆日的大選點票結果,佐科維多多大幅領先普拉博沃,尤其在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信徒及選區之中有顯著拋離的情況。不過,普拉博沃卻在伊斯蘭選區深受歡迎,包括亞齊、西蘇門答臘、廖內(Riau)、占碑(Jambi)、西爪哇、南蘇拉威西(Sulsel)等。Sebastian與Nubowo表示,兩位候選人都在打「伊斯蘭牌」,這便證明了宗教身份與身份政治對今次選舉有着決定性的影響。

重要的是,民主政制與世俗主義在過去數十年來,為印尼建立了包容、平穩的社會,必須恪守下去。

上文節錄自第16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14日)《宗教虔誠度呈上升趨勢 印尼年輕人流行聽布道》專題報道。

相關文章:
【透視印尼.一】闊別雅加達 印尼為何欲把首都遷往雨林去?
【透視印尼.二】指日可待的東盟大國 盤點雅加達外的經濟引擎
【透視印尼.三】打造內比都2.0? 東盟國家的「遷都」迷思​
【透視印尼.四】虔誠「新潮流」 印尼年輕穆斯林趨於宗教保守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