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衛亞馬遜】巴西土著的生死博弈 博爾索納羅犧牲保育換經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巴西亞馬遜雨林Karipuna 土著部落的保護區範圍有15.3 萬公頃(比香港和澳門相加還要大),卻只佔該國同類型保護區相當小的比例,圍繞這片保護區的周邊,已變成一片片用作養牛和種植大豆的土地,並勢將波及保護區範圍。去年4 月,32 歲的部落族長Adriano Karipuna 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向國際社會呼籲:「我們害怕會失去一切。我現在請求聯合國幫助,避免一場對我們族人的大屠殺。」

如今,1 月上任的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打算開放亞馬遜雨林受保護的範圍作採礦、養牛和農耕之用。這一決定不僅進一步威脅包括Karipuna部落在內的40多萬土著的生活,同時影響到這個生態系統最豐富的「地球之肺」,勢將對全球氣候帶來致命打擊。

Karipuna的憂慮並非杞人憂天,博爾索納羅在競選期間已表明,主張開放這些受保護土地作商業發展,他在上任翌日更剝奪了自1967 年專責保護土著的全國印第安人基金會(National Indian Foundation)的權力。在巴西憲法下,這個組織原本負責識別土著的傳統棲息地,為他們指定不可侵犯的保護區。

目前,巴西國內44% 的亞馬遜雨林受到保護,當中逾半位於這些土著保護區內。在這些地區中,全國印第安人基金會及其他眾多國際支援組織,過往紛紛幫助土著族群對抗非法伐木者和採礦者破壞樹林。然而,博爾索納羅視環保份子為發展的絆腳石,認為他們利用和操縱土著族群。

「我不承認亞馬遜雨林是世界遺產,這是一派胡言。」總統府機構安全辦公室主任埃萊諾(Augusto Heleno)早前表示,亞馬遜是巴西人的,是巴西的遺產,因此須以國家的利益為前提去開發。他更聲稱:「得助於國際非政府組織,土著族群或許終有一日宣布獨立,巴西將會喪失部分地區。」

非法砍伐森林經已威脅亞馬遜雨林及居住在當地的土著族群。(Getty Images)

新總統向商界回禮?

外界質疑博爾索納羅的決定主要出於政治,既未有考慮國家全盤的經濟政策,更忽視氣候變化的影響。他在就任之日宣告「我們將恢復秩序」,終結統治階層的貪腐、特權和利益。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一樣,博爾索納羅傾向不理會多邊協議,甚至有意尋求終止前任簽下的協定。對這位巴西新總統而言,商業利益永遠放在首位,氣候變化是一種想像。他正考慮是否跟隨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

博爾索納羅委任了企業家Tereza Cristina帶領農業部。Cristina 上任不久,便提倡撤除限制使用殺蟲劑的法案,可以預期,在其帶領下,勢必向農業界別大開綠燈。包括養牛戶、伐木商、淘金者及大豆農夫等在國會有龐大勢力的界別,在剛過去的總統選戰中大力支持博爾索納羅,而這位新總統似乎想以放寬對亞馬遜發展的限制作為回禮。

博爾索納羅上任以來一直視環保份子是發展的絆腳石。(Getty Images)

發展與保育孰輕孰重

開放亞馬遜發展對商界而言是一大喜訊,但世世代代居住在亞馬遜雨林的土著此刻卻憂心忡忡。在軍方鼓勵國民遷入亞馬遜之前,土著部落基本上處於孤立狀態。今天,巴西約有305個部落,約90萬人口,佔全國0.4%。當局已確認了690個土著地區,佔全國陸地面積約一成三,絕大部分位於亞馬遜雨林,約有一半土著人口生活在這片雨林之外。至於居住在亞馬遜雨林的土著,一般會留在政府規劃的保護區內。他們日常會釣魚、捕獵和收集堅果。這些部落村莊設有互聯網和發電機,小孩也會上學接受教育,並非與外界文明徹底隔絕。

初步估計,博爾索納羅政府的發展項目至少波及五個保護區,或許包括16,400平方英里的Grão-Pará 生態站,這是世上最大規模受全面保護的熱帶雨林保護單位之一。另外,興建大壩也將影響四個本土保護區和八個由逃亡奴隸建立的社區。

開發亞馬遜將令土著族群何去何從?(Getty Images)

位於朗多尼亞州(Rondônia)的Karipuna自1 9 9 8 年納入保護區,一直未受嚴重侵擾,但伐林速度卻成為各個土著區域之最。Karipuna部落現有約1,700人,族長Adriano憂慮:「首先,伐木公司為拖拉機開路,然後他們在森林左右兩邊開闢支路,以便拖走樹木。這些入侵者移走樹木後,再把我們的土地分成各小份出售。」

Adriano 說,自博爾索納羅當選以來,土著面臨愈來愈多的威脅和攻擊,自己也曾收過恐嚇訊息,表示「你知不知道你的母親很快便會很掛念你」。在選舉之夜,博爾索納羅的支持者便曾以手槍指向土著。隔天,在巴西南部的巴拉那(Parana),一名土著男子被人從後槍擊,導致全身癱瘓。

大部份土著族群世世代代居於在亞馬遜保護區內。(Getty Images)

另一邊廂的美國,特朗普亦有意開發部落地區的天然資源,正推動一系列政策削弱土著部落的權益。巴西首位土著女議員Joênia Wapichana與美國首位土著女議員Deb Haaland今年3 月一起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形容土著部落是全球環境的守護者,保護這些土著地區等於保護環境,但兩者都受到博爾索納羅政權與特朗普的威脅。

誠然,巴西經濟面臨內憂外患,不得不令博爾索納羅採取更為務實的政策和盤算。惟目前巴西經濟的癥結主要仍繫於財政改革、刺激消費、提振投資和養老金問題之上,開發雨林雖然有機會提振投資,但絕非唯一的途徑。何況,這似乎毋須非得透過犧牲亞馬遜雨林來實現。畢竟,開發的利益或許永遠無法抵銷破壞雨林所帶來的沉痛代價。

商業開發將對亞馬遜雨林帶來嚴重的破壞。(Getty Images)

上文節錄自第16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6月3日)中的《巴西雨林保衛戰 亞馬遜土著的生死博弈》。

相關文章:
【保衛亞馬遜】破壞雨林後果嚴重 釋放排放量相當於…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