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衛亞馬遜】破壞雨林後果嚴重 釋二氧化碳排放量相當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面對巴西國內經濟困局,開發亞馬遜雨林或許是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的「無奈」之舉,但科學家早已一再強調,雨林遭到破壞是全球氣候變化其中一個主要因素,若巴西真的決定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將徹底扭轉前任總統的政策。再者,今天已有近兩成雨林被人為破壞,保護這片「地球之肺」的工作顯然優先於對其開發。

試想一下,假如有一天,地球沒有肺會變成怎樣?

專研熱帶氣候變化影響和生物多樣性的列斯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地理系教授Oliver Phillips向《香港01》表示:「現屆巴西政府的目標是確保大型土地所有者在森林砍伐上不受約束,加上對亞馬遜流域土著和農村人口的權益缺乏尊重,已出現顯著和即時的危險,就是犧牲更多的樹林來滿足世界的慾望。」

「如果我們失去亞馬遜,不僅失去了地球上最大的生態系統,同時也失去了我們人性的一部分。」 Phillips解釋,亞馬遜雨林是個巨大的生物多樣性儲藏庫,比地球上任何地方有更多種類的生物,擁有佔陸地物種一半以上的動植物和昆蟲種類,並是人類文化多樣性的家園。此外,熱帶雨林的碳儲存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從大氣中吸收了數千億噸的碳,讓我們日常環境更涼快。

發展和保育是否必然誓不兩立?(Getty Images)

Phillips重申,採礦、養牛和農業等都會徹底破壞森林,發展愈多,剩餘的森林就愈少。他解釋,亞馬遜向巴西南部和中部輸送水蒸氣來直接調節南美洲的氣候,該地區是全球最大的農業區之一,假設整個亞馬遜雨林消失的話,南美洲大部分農業生產會受到強烈乾旱和炎熱的威脅。而在全球範圍內,我們將流失1,000億噸碳到大氣層當中,他形容:「此一數量相當於美國逾六十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這將無可避免地導致地球的氣溫超出攝氏2度的水平界線,更有可能使極地的冰蓋融化。」

亞馬遜雨林儲存了上千億噸二氧化碳。(Getty Images)

新經濟政策加劇砍伐情況

誠然,歷任巴西總統其實沒有將環保放在很高位置,但他們至少明白亞馬遜雨林的重要性,也意識到破壞它的風險所在;故保護亞馬遜雨林和土著群族的工作得到相當程度的重視。但博爾索納羅明顯和前任不同,不但忽視相關工作,甚至認定其阻礙發展。

撇除國際間的壓力,保育亞馬遜雨林理應屬博爾索納羅的當務之急。因為,若過度砍伐雨林,影響首當其衝的將會是人口稠密的東南部地區,因那裏雨季和旱季的周期在很大程度取決於亞馬遜河流域的氣候。從雨林中升起的水分會被風吹向南方,如雨般落下,氣象學家稱這種現象為「飛河」(flying rivers),但這個自然現象開始失靈。科學家認為,亞馬遜雨林遭砍伐是造成2014至2017年巴西東南部嚴重乾旱的元兇。水源短缺的情況,甚至導致最大城市聖保羅部分地區要實施供水配給。自1970 年以來,亞馬遜已經損失了逾30萬平方英里的樹林,面積比美國德州還要大。

亞馬遜有重要的調節地球氣候和氣溫的作用。(Getty Images)

自2004 年以來,雖然砍伐森林的速度有所放緩,但新政府主張推動的基礎設施興建項目,意味這個下降趨勢將會告終,林木砍伐的情況會加劇。巴西聖保羅大學的氣候變化研究員Paulo Artaxo坦言:「沒有必要美化它,博爾索納羅就是對環境的最大威脅。」他甚至認為巴西正走向歷史上一個非常黑暗的時期。

在朗多尼亞州的Uru-Eu-Wau-Wau受保護地區,巴西社會學研究所於去年9月至10月期間發現了42個新砍伐區。環保組織Imazon表示,同年8月至10月,亞馬遜地區的森林砍伐比上一年大增七成二。

美國生物學家Thomas Lovejoy和巴西氣候研究員Carlos Nobre相信,當四分之一雨林遭到破壞時,亞馬遜地區將會不可逆轉地逐漸變為熱帶草原。如果按照目前的雨林砍伐速度繼續下去,這一情況將在短短幾年或幾十年內實現。去年2月,兩人在科學期刊《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指出,無數的植物和動物物種,包括許多尚未被發現的物種很可能會滅絕,「整個系統正在震盪。」

法國總統馬克龍曾警告,不會和不尊重《巴黎氣候協議》的政權簽署任何重大貿易協定。(Getty Images)

Oliver Phillips向記者強調,作為科學家有責任向公眾清楚並直接講解他們所見到的情況。(受訪者提供)

各國或制裁伐林相關產品

對於博爾索納羅的開發決策,Phillips 表示:「像歐盟和中國這樣的主要進口國仍然可以影響這一點,但前提是,他們要拒絕進口與伐林相關的產品。」如果巴西真的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歐洲各國政府正在考慮對該國產品實施制裁。去年11 月,法國總統馬克龍警告,博爾索納羅的環境政策是歐盟與南美貿易集團建立自由貿易協定的障礙:「對於不尊重《巴黎氣候協議》的政權,我不贊成跟他們簽署任何重大貿易協定。」

歐洲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主席、德國社會民主黨的Bernd Lange亦威脅說:「若博爾索納羅強行執行『皆伐』(clearcutting),交易就完結。」巴西商界領袖雖然支持總統的自由主義政策,但對其環保政策卻出現分歧。養牛戶和牛肉生產商普遍支持政府的決定,但農業界始終憂慮可能出現的後果;巴西作為全球肉類最大出口國,若證明這些肉類產自砍伐雨林後的地帶,食品公司的國際形象或會嚴重受損。

當四分之一雨林遭到破壞時,亞馬遜地區將會不可逆轉地逐漸變為熱帶草原。(Getty Images)

況且,這還會威脅到國際社會在保護雨林上的合作,自1992 年在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地球峰會(Earth Summit)以來,工業化國家一直與巴西緊密合作。由前總統盧拉(Lula da Silva)成立的亞馬遜基金多年來收到數十億美元的捐款,當中主要來自挪威和德國。若失去資金援助,巴西將難以承擔拯救亞馬遜雨林的開支,國家經濟負擔更沉重。

說到底,亞馬遜雨林雖然遠在地球的另一邊,但不論我們身處香港或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它都必然會透過各種我們無法感知的方式影響着我們。正如人體缺少肺部,屆時地球大氣將充斥着積累逾半世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平均氣溫和海平面都會上升。故今天起,我們必須竭力保護好這個「地球之肺」。

上文節錄自第16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6月3日)中的《巴西雨林保衛戰 亞馬遜土著的生死博弈》。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