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革命.四】笑匠總統挾民意登基 能帶國民走出悲劇迷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烏克蘭政治喜劇《人民公僕》(Servant of the People)裏扮演「民間總統」的喜劇演員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今年5月正式就任總統。2014年親歐盟示威運動落幕五年後,在波羅申科政府治下,烏克蘭人的「入歐夢」未見曙光、東部頓巴斯地區依然硝煙四起。澤連斯基可帶領烏克蘭人走出悲劇迷宮?抑或如外界質疑──搬演另一場政治鬧劇?

(此為【烏克蘭革命】系列專題之四)

自1991年脫離蘇聯獨立以來,走上獨立自主的路,對於烏克蘭人來說並不容易。2004年爆發的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烏克蘭群眾大舉上街拒絕承認當時首度當選總統的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指控其操縱選舉,國會於是宣布選舉結果無效。革命成功,反對派領袖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上台。可是,經過尤申科的五年執政,烏克蘭人期待的自強之路仍然晦暗未明,結果亞努科維奇再次當選成為總統。

2004年,烏克蘭前總統尤申科疑遭特工下毒致毀容,突顯烏國之黑暗政局。(Getty Images)

親俄派的亞努科維奇顯然未符合烏克蘭人的期望,尤其是西部和中部民眾的主觀政治願望─自主獨立。結果,烏克蘭人的願望再次落空。不幸的是,相對於沒流血的橙色革命,2014年的親歐盟示威運動讓基輔民眾賠上血的代價,雖兩度換屆,歐盟遲遲未能對基輔政府予以足夠信心,基輔政府與克里姆林宮的關係同時因克里米亞問題、頓巴斯戰爭而陷於僵持。入歐之路無甚寸進,使烏克蘭繼續處於「東不成,西不就」的尷尬局面。

今年選舉,烏克蘭人便選上了素人、素黨來執政,希望為國家帶來新氣象。41歲的澤連斯基在諷刺喜劇《人民公僕》中飾演男主角歷史教師,該角色在劇中因為一段批評政府腐敗的影片而爆紅,最終成功當選總統─這原本只是電視劇情節橋段,誰料卻成為了現實。去年除夕夜,就在時任總統波羅申科向全國人民發表新年賀詞之際,澤連斯基也在這天於電視上宣布參選新一屆總統大選。起初,觀眾以為這是電視台因應新一季《人民公僕》的宣傳伎倆,豈能預料澤連斯基真的要出來競選總統。

烏克蘭在歐洲的地緣位置極為重要。作為總統,如何處理東西鄰強的關係,澤連斯基不能再怠慢。(Getty Images)

民間總統 幽默議政極速登位 

踏入2019年,澤連斯基的競選活動相繼展開。可是,演員出身的澤連斯基幾乎沒有任何具體的政綱,只是表現出符合一般烏克蘭人所期待新政府秉持親歐路線的樣子,故意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保持距離,也多番批評波羅申科過去五年縱容政府內部貪污腐敗、寡頭勢力影響管治等。他同時拒絕出席絕大部份選舉論壇及辯論,直至最後一輪選舉才公開與波羅申科在基輔的奧林匹克體育場,面對數萬名現場觀眾進行全國播放的電視辯論。而且,辯論過程中雙方只是互相批評,實際政策討論卻欠奉。

值得一提的場外花邊是,澤連斯基在答應波羅申科的辯論邀請前提出了一個前設要求,參與辯論者事前必須經過酒精及藥物測試。波羅申科過去一直被懷疑酗酒成癮,澤連斯基提出這項要求,無疑是志在諷刺,並進一步突顯自己敢於突破傳統、幽默議政的新形象,這種政治魅力吸引大批年輕支持者。

澤連斯基在選戰期間,民調一直領先其他對手,有關他的陰謀論也隨之四起。有人質疑澤連斯基的競選資金來源,更有傳聞指他與旅居海外富商、擁有全國最大媒體集團*1+1的科洛莫伊斯基(Ihor Kolomoisky)關係密切。陰謀論者認為,澤連斯基能夠迅速上位,全因科洛莫伊斯基及其背後強大政經集團資助。不過,這些猜測之言卻無阻澤連斯基一時無兩的鋒頭。他於總統大選兩輪選舉中,先後擊敗前總理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及波羅申科,正式成為新一任總統。

1+1媒體集團:烏克蘭全國最大媒體集團,由科洛莫伊斯基所持有。讓澤連斯基走上總統之路的大熱劇集《人民公僕》便是在其旗下的1+1全國電視頻道播映。在澤連斯基宣布參選總統前後,1+1頻道撥出大部份時間播映澤連斯基出演的綜藝節目和劇集。澤連斯基擁有的媒體製作公司,與1+1集團也有緊密的合作關係。在波羅申科執政期間,曾下令國有化科洛莫伊斯基擁有的銀行PrivatBank,兩人從此交惡。故當時有輿論推敲,科洛莫伊斯基或想藉該次總統大選,報復波羅申科。

俄羅斯與烏克蘭:烏克蘭自2014年至今已制裁超過700間俄國公司及近2000名俄羅斯人。圖為烏克蘭前總統波羅申科。(VCG)

澤連斯基從一名演員到登上烏克蘭政壇最高寶座,歷時只有四個月。作為一名政治素人,沒有任何公職經驗,全靠強大的民意和輿論支持,一下子躍進成為總統。貼地、反建制的澤連斯基甫上任即承諾消除國家腐敗、削弱寡頭勢力,以及盡快平息烏克蘭東部戰爭等。這些雖然都是重點回應民眾最渴望的訴求,卻幾乎沒有提出任何實質措施。

7月22日,澤連斯基率領的人民公僕黨(Servant of the People Party)如願成為了國會最大黨,意味將成為自1991年烏克蘭獨立以來首個強勢政府,澤連斯基及其人民公僕黨正手執任何一位前任總統皆未曾擁有過的最大權力。

澤連斯基及其政黨將組成烏克蘭獨立以來最有權力的政府。 (路透社)

國民出走 人才流失前景堪憂 

澤連斯基以政治素人身份成功當選總統,客觀上也反映出烏克蘭現時極為嚴峻的社會問題。去年烏克蘭外長克利姆金(Pavlo Klimkin)稱,國內每月有約10萬名國民移居海外。而根據聯合國的預測估計,在2050年前,烏克蘭的人口會由現時4,400萬,下降至3,600萬。烏克蘭正面臨着勢不可擋的國民「出走潮」。不少烏克蘭人坦言,已對國家失去信心,人才流失問題將更趨嚴重。

正在進修德語的工程師Viktor Yankauskas計劃幾年內移居德國柏林。「這個社會已經面臨崩潰邊緣……我的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想再待在烏克蘭無謂地等多一個十年。」對於亞努科維奇和波羅申科先後執政的十年,他只是無奈感嘆,認為烏克蘭已然浪費了十年光蔭。

「當你擁有一個大學學位,或者在國內(烏克蘭)有自己的生意,卻選擇離開國家走去異鄉當一個清潔工人,肯定是這國家出了問題。」34歲的烏克蘭人Kateryna Filip是一名具資歷認證的英語教師。不過,她現時在中歐的捷克任職清潔工。Kateryna認為,現今的烏克蘭已經留不住年輕人,因經濟發展實在太差,大家早已對前景失去信心。

財務顧問Oleksiy Luponosov的想法也一樣。他計劃在未來數年舉家移居德國,希望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那些充滿創意活力的人紛紛離開,因他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支持。」Oleksiy坦言,自己仍然深愛着烏克蘭這個祖國,現在卻別無他選。「我的根在這兒,我愛這國家,以及這裏的人民、語言和傳統……有時我也覺得自己像一個叛國分子,我的心在這裏,無奈為了家人,我必須(考慮)離開。」

烏克蘭位處歐洲心臟,且資源豐庶,地位無可取替。可是,這十多年來國民不停在政治旋渦中打轉,社會經濟停滯不前。新任總統能否出奇制勝,帶領烏克蘭人走上正軌?(Getty Images)

環看其他東歐鄰國─波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立陶宛、拉脫維亞等,都已先後加入歐盟,近年經濟穩步發展,成為不少年輕烏克蘭人出國謀生之地。如今,烏克蘭民眾把希望押在這名毫無從政經驗的「笑匠總統」身上,是讓他們逃出悲劇漩渦的契機,還只是排解無力感的黑色幽默?

上文節錄自第17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8月12日)《凜冬烈火過後 烏克蘭人未竟之夢》。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