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餘溫:十八年記憶聳動 華府鷹派外交之後遺

最後更新日期:

18年過去,九一一恐襲對於美國人就像一根拔不開的刺,長期懸在心頭。九一一恐襲後,美國發起的連串反恐戰爭,遺留下來的中東問題至今依然持續,美國社會對持續不完的反恐戰感到厭倦。

這兩天搶佔國際新聞頭條的塔利班和談、鷹派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被辭職」,阿富汗戰爭爛攤子將如何結尾?美國的反恐路又會如何走下去?

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赫爾希鎮(Hershey)任職高中教師的Lauren Hetrick每年到了9月11日這天,心情總是非常矛盾。身為一名教師,她有責任理性地為班上的同學解釋這一宗發生在18年前、改變世界歷史進程的「九一一恐襲」的來龍去脈。

飛機撞入世貿中心大廈,繼而起火倒塌,萬人逃生……一個個令人悲慟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當年的她,跟今天所教學生年紀一樣,都是16歲的高中生。

18年過去,美國人對於9‧11襲擊的記憶依然猶新。(路透社)

難以教授的「歷史事件」

隨着事件遠去,像Lauren的學生這一代,沒見證着九一一恐襲發生,對於其後的阿富汗,伊拉克反恐戰爭,記憶及認知也大概不深。不過,對於九一一事件本身,美國國內至今仍沒有統一教學標準,明確指出教師或教科書應如何向學生灌輸有關知識。有中學生形容,校內對於九一一談論不多,感覺到老師有所避忌;另有學生指父親趁着紀念日,曾帶他參觀紐約的紀念碑及博物館;不少家長亦會以「過來人」身份去教育下一代,12歲的Jordana形容:「在家裏,我們能得知更多真相。」

2017年一項資料分析顯示,美國全國50州之中26個州的官立高中,有在社會科(social studies)課堂上有提及九一一恐襲,9個州的課程有提及恐怖主義及反恐戰,16個州完全沒提及九一一或其他恐佈主義事件。另一項調查則顯示,對於九一一恐襲及反恐戰,最受老師歡迎的講學方法是在堂上播放記錄片或影片。

「我是以自己的高中生親身經歷,作為教材向今天的高中生授課。當每次與學生上完這一堂課後,回到家後心情都會很崩潰。」Lauren說。

9‧11當天的畫面鎮懾全球,不知道18年過後,現今的美國中學生如何看待這宗改變世界歷史進程的大事呢?(美聯社)

沒淡忘傷痛 卻厭倦戰爭

美軍對阿富汗的「最漫長戰爭」,糾結了三任總統,依然未了。在情緒上,美國人對這段往事的九一一傷痛依然猶在,但美國人對於恐怖主義的關注程度已經遠不如十年前,以至他們對反恐戰的看法,近年都有所逆轉。

縱使防範本土出現恐怖襲擊威脅,是美國人對華府外交政策上,多年來一直是最關注的一環。不過,在云云國家議題上,美國人對於恐怖主義的關切程度也正在減少。皮尤民調顯示,在一眾議題上,民眾對恐怖主義的關注程度跌至第四位,次於經濟、醫療保健及教育。在2000年代初至中段,八成美國人認為恐怖主義是重要的議題,如今比例跌至67%。

阿富汗:圖為2001年10月,美國空軍準備執行打擊恐怖組織蓋達組織(Al-Qaida)和塔利班(Taliban)的轟炸任務。(Getty Images)

去年公布、由蓋洛普及多間美國傳媒聯合進行的一項民調,可見美國人自2002年反恐戰開始,一直認為美國及盟友是勝利一方,不過隨着ISIS出現,2014年打後出現民意逆轉,較多美國人認為恐怖分子是贏家,美國是輸家。

事實上,2011年奧巴馬政府擊殺了九一一主謀拉登(Osama Bin Laden)之後,美國已有越來越多反戰人士希望美軍盡快撤出阿富汗。然而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軍的拉鋸,以至幾年前ISIS在中東地區迅速壯大,都令美軍久久未能全身而退。

2015年之前,美國人傾向認為美國是反恐戰贏家,但在ISIS崛起後,更多人認為恐怖分子得勝了。

急於撤軍阿富汗 會是危機?

2019年,美國本土至今沒有發生任何恐怖襲擊,相反,近日接連發生多宗涉及白人至上主義的致命槍擊案。在美國社會,越來越多人質疑美國繼續涉足反恐戰的意義。而對於這場止不了的阿富汗戰爭,越感厭倦的除了美國,還有特朗普。

博爾頓:博爾頓過往發表不少過激言論,例如他曾主張轟炸伊朗、先發制人襲擊朝鮮。這位在國內外招致批評的政客,2018年卻得到特朗普任命國安顧問,當時令不少人大跌眼鏡。(Getty Images)

就在九一一恐襲周年之際,特朗普突然辭退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這位強硬鷹派在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年代擔任駐聯合國大使時,大力支持華府在九一一恐襲後發動伊拉克戰爭。特朗普也曾笑稱博爾頓是位「好戰者」。直至近日,特朗普提議在大衛營(Camp David)接見塔利班代表,也因為博爾頓的極力反對而告吹。和談可謂是美國全面撤出的臨門一腳,特朗普急於在外交上記功,阿富汗的事件亦自然盛傳是博爾頓離任的導火線。

阿富汗:圖為2010年,一位阿富汗女孩注視着來到她生活的農場的美國軍人,這附近剛剛發生一場美軍與塔利班的槍戰。(Getty Images)

造成3000人死亡的九一一恐襲,基本上定調了美國21世紀上半葉的外交重要格局。除了美國民間未減的痛楚,還有部分是對反恐戰爭深陷泥濘的無力與感慨。隨着美國本土恐怖威脅日漸下降,結束阿富汗爭戰無疑是美國民意所向。然而,博爾頓離任之後,特朗普會否因急於撤軍,置阿富汗這個爛攤子不顧,令恐怖主義再度復燃,也是美國人需要深思的。

美國深陷中東反恐戰爭的泥濘,國民的無力、感慨,十八年來依舊。(路透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