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古力生產實情苦澀:西非可可出口國與買家角力 最終受害者是誰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支撐起高達1000億美元的全球朱古力產業的前兩大可可出口國——科特迪瓦與加納的產量(分別為45%及19%)對將這種人間美味的生產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不過它們的產業早已存在不容忽視的隱患。不過可可農在面對買家時基本上沒有議價能力,政府對那些大型朱古力生產商即使嘗試採取有力的應對措施,似乎也做不到扭轉形勢的效果。

相當依賴兩國出口可可的大企業,被指只提供不夠實至的協助,甚至被指疑似杯葛兩國政府追公平貿易的努力。兩個國家面對收益低下、去森林化問題、蟲害問題、農民普遍貧困以及剝奪童工等現象,種種情況都在削弱它們的產能。近年來不乏媒體報道指,朱古力或會在40年後消失,在上文提及供需權力失衡,以及氣候變代持續變差之下,也許會比我們想像的更早發生。

可可種植業屬於小農耕作,儘管市場上琳瑯滿目的朱古力產品,不乏售價高昂,但是對於種植可可的農民來說,他們的收入極低。加納商業新聞網站(GBN)曾報道,全球朱古力產業每獲利1000億美元,非洲國家僅得到當中2%的收益。科特迪瓦現年28歲的可可商人Baikeh Lezou在接受半島電視台訪問時說:「我們在面對國際可可買家時,在價格上真的不能話事,他們是決定價格的人。」

估計科特迪瓦僅12%小型農戶賺得被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airtrade International)認為是維生工資的日薪2.5美元。對此,反奴隸國際組織(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認為,貧窮令可可種植戶無法僱用成年工人,只能剝奪童工。這些本來應該就學的小孩錯失接受教育的機會,長大後擇業的選擇相當有限,該國經濟結構及就業人口結構不夠多元化的問題也將繼續存在。

Baikeh Lezou說,有時農民會放棄種植可可,改種其他農作物,但他們最終還是會回來:「這意味着,他們種植可可是因為他們沒有其他選擇。」

路透社9月報道,有國際民間社會團體於2018年發布報告,西非可可產業約有210萬童工,比5年前的數據有所增加;而2018年全球奴隸制指數顯示,部分兒童為其父母工作,另有一些兒童則從其他國家販運而來。然而即使可可農不顧一切、致力於「本少利大」,他們缺乏環境保護的知識以及政府的規範,還是會讓他們走入「惡性螺旋」。

↓↓ 查爾斯王子考察加納可可生產業,最好奇的是......↓↓

+4
+3
+2

去森林化愈發嚴重

種植可可的農民若想賺取更多的金錢,即使利潤微乎其微,亦只能通過出產更多的可可增加收入,而這意味着農民需要開墾更多的土地。但此舉對環境造成嚴重破壞,受害的最終還是該等國家的政府及民眾。 

卡塔爾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7月報道,科特迪瓦自1960年代就鼓勵當地居民和移民種植可可。起初,西非國家的可可年產量為50萬噸,而至2018年,可可的年產量已經突破200萬噸。然而,隨着產量的增加,諸如科特迪瓦等西非國家,已耗盡可用的耕地,更面臨去森林化愈發嚴重的問題。

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資料,西非國家在1960年約有1200萬公頃的森林,但現時有四分之三已經消失。

不可小覷的蟲害問題

除了土地過度開發、以及森林砍伐的問題,科特迪瓦與加納的可可生產亦受到蟲害的影響。可可腫枝病毒(Cacao swollen shoot virus)對農民們來說,是噩夢般的存在。

一旦有可可樹感染該病毒,周圍的可可樹亦可能受到感染。《時代》周刊9月6日報道,知情人士表示,全球第二大可可生產國的加納,正是因為可可腫枝病毒,將季度可可收成預期下調11%;加納可可研究專家表示,加納約16%的可可作物受到病毒感染,指當前加納的可可產業環境非常糟糕。

↓↓點擊下圖 了解可可種植戶的日常生活↓↓

+4
+3
+2

Copec加價引發的爭議 兩國最終「跪低」

面對可可產業的多重問題,科特迪瓦與加納聯手制定產業的可持續發展策略,該陣容堪稱可可界的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它們在2019年6月設定每噸2600美元的售價下限,以及設立「生活收入差異」(living income differential,LID)計劃。科特迪瓦總統瓦塔拉(Alassane Dramane Ouattara)當時在電視演說中宣布上述消息,並將會在10月1日提升可可售價。

加納及科特迪瓦為逼使全球朱古力生產商接受一個新的價格下限,曾對全球朱古力生產商實行禁售令,但在2019年7月19日屈服於它們的壓力之下、予以解禁。

科特迪瓦及加納最終妥協,它們的農民將在2020至21年的收成季度,獲得每噸400美元的LID。LID的意思是,買家購買每一噸可可時額外支持的費用,以確保價格實際上漲,可用於付給農民應付生活所需。

感染可可腫枝病毒的可可樹,會逐漸減產,最後枯萎,而害蟲有時可能蟄伏數年,難以察覺。(Twitter截圖)

買家懾於壓力出手相助 成效惹貿疑 

科特迪瓦政府認為,通過減少全球供應量30至50萬噸,可以將非法農民驅逐出森林,而提高可可的價格是其中的一種手段。在加納而言,加價亦不僅是為了增加政府收入,而是改善可可業的就業環境。

一份6月5日刊載於《科學公共圖書館・綜合》期刊(PLoS ONE)的研究結果指出,加納只要將支付農民的錢增加50%,便可終結該國童工問題。買家只要多付3%,便可制止加納兒童從事危險的工作,例如使用大砍刀,或是每周工作逾42小時。

大型朱古力生產商自從1990年代一些有關西非可可農的童工報道出現後,亦承受需要清理其供應鏈的壓力,瑪氏(Mars) 及Hershey's承諾在2020年前開始,只採購合符道德的可可。

對於危及可可生長的蟲害問題,西非、歐洲以及美國的科學家組成國際工作組,實現資訊共享。同時,加納政府亦與雀巢、瑪氏等企業合作,尋找更多可改善可可種植方式的方法。

一名科特迪瓦的青年使用刀具割下成熟的可可果。由於濫用童工的情況嚴重,亦有不少未成年兒童平日需要使用刀具等尖銳器材收割可可。(Retuers)

朱古力生產商疑另闢蹊徑 向出口商壓價

整個行業從種植到批發的命運將會如何,還是未知之數,路透社在2019年12月17日的報道中引述涉及交易方面的消息指出,大型生產商雖同意支持LID,但它們在通過減少購買以及從售價的其他部分着手、尋求獲得折扣,從而抵銷每噸400美元的LID。

包括「百樂嘉利寶」(Barry Callebaut)、瑪氏、箭牌香口膠有限公司及雀巢都稱支持LID以及它們2020至2021年度的採購都處於正常水平,但它們拒絕就LID評論。Hershey's和Mondelez都表示支持LID,但拒絕就此置評。它們說公司的採購是基於商業需要。一名以英國倫敦為基地、交易從業消息指出,大家都認為LID只是加納及科得迪瓦的競選技倆,選後便會消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