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籍兵】國足「巴西人」 歸化球員是希望也是煩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上月10日,一名有着拉丁臉孔的球員身穿中國國家足球隊(下稱「中國國足」)白色球衣,在綠茵場上唱着中國國歌。這是艾克森(Elkeson de Oliveira Cardoso)入籍中國後,首次代表國家隊在世界盃外圍賽迎戰馬爾代夫。他之所以備受關注,除了因為本身在中國球壇享負盛名外,也因為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年來,首位無華人血統的歸化國家隊球員。

去年底,中國足球協會(下稱「足協」)採取了外籍球員歸化新政策,至今先後有四名球員入籍中國。足協新任主席陳戌源表示:「我們爭取實現(進軍卡塔爾世界盃)這個目標。」他又透露,目前另有九名球員納入準歸化名單中,當中已有幾名巴西球員正效力於內地各球會,相信未來中國國足會加添更多不同的「新臉孔」。

歸化運動員(naturalized athletes)在全球化的今天不再是新鮮事,過往不少外國例子證明此舉能有效迅速增強球隊實力,同時也可能出現各種意料不及的問題和爭議。這或許預示了中國入籍兵在未來無法避開的情況。

現年30歲的艾克森於入籍後不久便在社交媒體寫道:「今天,我想告訴全世界,我正式開展一趟新旅程。我是中國人,我想報答過去幾年來大家對我的愛和關懷,希望能得到你們一如既往的支持。」

艾克森出生於巴西東北部科埃柳內圖(Coelho Neto),於巴西足球甲級聯賽展開職業生涯,分別效力過維多利亞和班霸保地花高兩支球會。憑着出色和全能的表現,他在22歲時曾入選巴西國家隊,雖從未正式上陣,但祖雲達斯等多間歐洲大球會曾有意羅致他。

2012年12月24日,艾克森意外地以570萬歐元(約4,905萬港元)的身價加盟中超球會廣州恒大。首年便以28場入24球的好表現,榮膺2013年球季的中超神射手。翌年,這位前鋒出場28次入28球,成功打破中超單季入球紀錄,蟬聯神射手寶座。這段期間,他展示出在中超以至亞洲賽場上的「超班」表現,並分別於2013年及2015年球季協助球隊攀上亞洲之巔,兩奪亞洲聯賽冠軍盃冠軍寶座。

艾克森為廣州恒大贏得一切,除稱霸國內聯賽,也協助球隊贏得亞冠揚威亞洲。(Getty Images)

首位無華人血統國足球員

2016年1月21日,他在所屬球會「支持中超球隊打好亞冠,在亞冠賽場一致對外、為國爭光的考慮」下,轉投另一支中超球會上海上港,一直至今年7月才重投廣州恒大,據報他重返恒大的合約為年薪1,000萬歐元(約8,606萬港元),媲美歐洲頂級球會的一線球星,比他在上海上港的650萬歐元(約5,594萬港元)大幅提升。回顧七年中超職業生涯,艾克森成為首位外援代表兩支不同球隊,合共贏得四次中超聯賽冠軍,成為中國職業足球頂級聯賽第一人,成就相當驕人。

艾克森選擇代表中國,很大程度因為難以在競爭激烈的巴西國家隊中取得一席位。故入籍中國或許是這位職業生涯步入後期的球員,在國家隊層面上取得榮譽的最後機會。更何況,入籍中國為他帶來豐厚收入,在競技狀態進入下滑周期的年齡下反獲得一紙「肥約」。

前英超阿仙奴球員李可如今也入籍中國。(Getty Images)

 此前,英國籍的李可(Nico Yennaris)、挪威籍的侯永永(John Hou Sæter)和葡萄牙籍的德爾加多(Pedro Delgado)也於今年先後入籍中國。前兩人皆具有中國血統,母親同為中國人,後者則在沒有華人血統的情況下,因入籍文件被列為「漢族」而惹起不少關注。

根據國際足協(FIFA)要求,入籍球員本人、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中至少要有一人出生於新國家,或他在18歲後連續在新國家生活滿五年,同時沒有代表其他國家的成年隊參加國際足協A級賽事,才可以申請轉換「代表國籍」。因此,較早入籍但不符合上述條件的德爾加多目前仍不具備代表中國的資格。

奧斯爾因在去年的世界盃中表現欠佳,加上曾與土耳 其總統埃爾多安合照,被部份德國球迷轟他「叛國」。(Getty Images)

輸打贏要的血統爭議

在全球化的環境下,世界各地的入籍球員比比皆是,然而也不時引起種種問題和爭議。法國國家隊以大熱姿態奪得2018年世界盃冠軍,雖然表現極佳,可謂實至名歸,卻有網民標註出球員們的外國血統,藉此嘲諷法國隊依靠「外援」奪盃。此外,傳統勁旅德國隊於分組賽恥辱性出局,有右翼人士旋即批評球隊失去「日耳曼精神」,歸咎於土耳其等其他有外國血統的球員,如奧斯爾(Mesut Özil)和根度簡(İlkay Gündoğan)兩位土耳其裔球員在賽事中表現低迷,在賽前更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合照,因而被轟「叛國」。

雖然奧斯爾和根度簡在德國土生土長,並非歸化兵,卻依然因血統問題受到針對。奧斯爾去年宣布退出國家隊,對德國球壇的種族歧視感失望:「在德國人眼中,贏波了,我就是德國人;輸波了,那我就是外來移民。」

如今,中國國足敞開大門引入歸化兵,日後可會面對這種「非我族裔」的質疑?其實,中國國足目前引入歸化兵的選擇並不多。一來,很多球員可能更傾向代表本身所屬國家,尤其像南美、歐洲等實力較強的地區;二來是球員必須放棄本國國籍,前往文化迥異的國家重新適應生活,未必每位球員都有決心做到,畢竟運動員生涯有限,退役後的生活、家庭都是考慮因素。

入籍球員需要放棄本國國籍,前往文化迥異的國家重新適應生活,未必每位球員都有決心做到。(艾克森微博)

其他有意歸化的球員,也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而最終不符合歸化要求。以智利球員Jaime Carreño為例,雖然曾祖父具有華人血統,但按照國際足協查三代的規定,並不具備作為歸化兵的要求。另一位效力曼聯的荷蘭小將Tahith Chong雖同樣具華人血統,惟他已代表荷蘭出戰2016年歐洲17歲以下國家盃賽事,亦失去代表中國隊的資格。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並非每一位入籍兵都很優秀,如現年21歲的候永永,來到中超也沒有發揮出令人信服的水平,要代表國家隊言之尚早。的確,有很多國家都通過球員歸化提升體育實力,並在一定程度上見效,但絕非沒有失敗例子。

侯永永入籍後未有表現出應有水平,要代表國家隊比賽也言之尚早。(北京國安)

總體而言,歸化兵政策還涉及血統和民族自豪感等問題。畢竟,他們不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即使他們為球隊取得佳績,國民能否認同是「中國人的驕傲」?再者,國內球迷經常戲言14億中國人也弄不出一個「11人名單」,要靠「外援」做出成績,又情何以堪呢?

可以預期,在全球化的趨勢下,歸化問題可能是各國體育界迫切需要面對的問題。除了體育競技層面以外,社會如何看待歸化球員、如何理解球員對國家的忠誠問題,以及球員如何融入社會等等,都值得關注。今年3月,中國足協推出《中國足球協會入籍球員管理暫行規定》,進一步規範入籍球員的轉會、註冊、參賽和後續服務與管理工作。

中國足協對入籍球員相關規定的文件。(中國足球協會)

須學中國歷史文化

根據規定,球會要對入籍球員進行中華傳統文化教育,要球員了解中國歷史及現實國情,培養球員愛國情操。球會黨組織要對入籍球員進行「黨史和基本理論普及教育」;要求球員接受中國文化,學國歌、識國徽及認國旗,球會要「專人負責入籍球員的思想、生活、訓練、比賽的狀態跟蹤,每月向中國足協提交書面報告」。隨着更多入籍兵的加入,對這些新球員的管理和融入國家方面或許需要進一步加強。

以往,外國有不少經驗顯示,歸化政策的確有助提升球隊實力。當中國足球出現人才青黃不接的情形時,這不失為有效保持國家隊實力的「非常手段」,令球隊在較短時間內做出成績,為中國足球運動注入強心針,並得以持續發展,長遠提升本地球員的技術水平。

艾克森上月代表中國國家隊出戰世界盃外圍賽,成為首位沒有華人血統的歸化球員。(新華社)

中國國內目前普遍歡迎歸化兵政策,即使充斥着質疑的聲音,但因不少球迷清楚明白到國家隊在可見將來難憑一己之力改善戰績,加上過去幾年在艾克森等外援的領軍下,中國球會在亞冠盃等賽事取得佳績,令中國球迷對歸化兵充滿期待。

不過,國家隊和球會層面上的比賽始終有別,尤其是亞洲區實力仍遠遜於歐洲及南美地區。何況,代表國家出賽多少在於義務和光榮,入籍兵是否感受得到、願意付出百分百努力為國爭光,仍然存在疑問。在歸化兵尚未為國足做出成績之前,外界對於好成績的期望,目前也多少只是一廂情願。當成績與期望出現落差時,中國人對歸化兵的態度又會否也是「贏的時候是中國人,輸則成為外國人」?

繼續閱讀︰
【入籍兵】欲複製卡塔爾成功之道 國足為歸化球員敞開大門

上文節錄自第18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0月8日)《首位入籍外援代表國家隊出賽 國足未來靠歸化兵?》。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