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籍兵】欲複製卡塔爾成功之道 國足為歸化球員敞開大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熱愛足球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宣布於2025年之前,利用足球打造近57,200億元人民幣(逾62,000億港元)的體育經濟,又下令成立中國足球改革小組。近年,不少中資企業「投其所好」,大力投資足球產業,甚至收購海外著名球會如國際米蘭、AC米蘭和馬德里體育會等的股份。上屆俄羅斯世界盃,來自中資企業的贊助佔據半壁江山。

若想要在短時間內創造出這些體育經濟,歸化運動員所帶來的價值似乎非常吸引,何況這種做法有諸如卡塔爾足球成功的前車之鑑。

承接上文︰
【入籍兵】國足「巴西人」 歸化球員是希望也是煩惱?

幾年前,中國國家隊亦重金禮聘著名意大利教練納比(Marcello Lippi)擔任國家隊主教練,希望他能帶領國足創造佳績。可是,國足在過去幾年的成績強差人意,俄羅斯世界盃外圍賽未能在十二強賽小組出線,今年亞洲盃也只能打入十六強。今天,國足面對日本和韓國等東亞老對手更是難嘗一勝滋味,差距甚至被愈拉愈遠。

由於長年忽視青訓等多方面的足球發展,中國國足目前面臨嚴重青黃不接的情況。在今年初的亞洲杯上,國足的平均年齡是24支參賽隊伍中最高的,達到29.3歲。主力陣容基本上仍然依賴年近40歲的鄭智,另外年過30的郜林、馮瀟霆等依舊擔當球隊主力,具實力的年輕球員屈指可數。在這情況下,若想要在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創出一點成績,歸化兵似乎已成最後一根稻草。

國足名宿馬明宇坦言:「我們的足球過去有些尚未兌現的承諾,在短期內很難利用自己現有的資源進入世界盃。現在大家的期望、各方面對於中國足球的熱愛,可能我們短期內做一些非常手段,去完成我們進入世界盃的夢想,這也未嘗不可。」惟他強調,這只是短期目標,長遠仍需做好青訓等基礎部份的工作。

在納比帶領下,國足依然沒有任何起色。(Getty Images)

近期,中國歸化運動員的問題火熱起來。今年6月,美籍華裔滑雪運動員谷愛凌(Eileen Gu)在社交媒體宣布入籍中國,並希望成為2022年北京冬奧會中國代表團的一員。這位現年16歲的少女來自美國三藩市,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華人。在母親的教導下,出生並成長於美國的她對中國文化有一定的認知和基礎,每年都會到中國旅遊體驗一番,普通話也說得不錯。入籍後,她隨即代表中國連續奪得兩項滑雪世界大賽的冠軍。

另一位美籍華裔女孩朱易(Beverly Zhu)曾奪得2018年花樣滑冰新人組冠軍,其父母為移民美國的第二代華人。去年底,她也歸化入籍中國,將可代表中國參加2022年奧運會。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ready for some spring skiing out in Aspen 🤗🥰 #ski #spring #freeski

Eileen Gu(@eileen_gu_)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馬術運動員華天是較為人熟悉的中國歸化運動員。(新華社)

中國男子籃球隊(下稱「國籃」)同樣面臨「人才荒」,或許也有招攬歸化兵的需要。上月初,國籃以東道主身份出戰今屆籃球世界盃決賽周,在排位賽力爭明年直接躋身東京奧運的資格。結果國籃在最後一仗不敵尼日利亞,未能直接取得東京奧運入場券。自1984年打入洛杉磯奧運起,中國一直未曾缺席,如今竟未能直接取得參加東京奧運資格,在這個情況下需要參加之後的外圍賽,爭奪剩餘的四個奧運席位。面對低迷的戰績,有輿論認為中國男籃需要引入歸化球員來增強實力,潛在人選—美籍台灣球員林書豪成為近期社會熱議的話題人物之一。

在這次歸化潮之前,較為人熟悉的中國歸化運動員例子只有一個,就是馬術運動員華天,其祖父是曾參與抗日戰爭的解放軍空軍首位特等功臣華龍毅,故父系是中國人,母親則是英國貴族後代。1996年,華天從北京遷居香港,成為香港賽馬會會員,並在本港參加青少年馬術訓練和比賽。2000年,他移居英國,在當地繼續馬術運動生涯,並於「精英搖籃」伊頓公學就讀。移居英國後華天因母親為英國人的緣故而擁有英籍,但他在2006年放棄英國國籍,正式成為中國公民,並在2008年代表中國出戰北京奧運。

林書豪入籍中國可能是近期受內地籃球迷關注的議題之一。(Getty Images)

歸化個案比比皆是

在全球化的趨勢下,世界各國入籍兵的例子比比皆是。鄰近的有屬菲律賓國足成員的Javier Patiño、Stephan Schröck等都是具有菲律賓血統的歸化球員。不少同樣具有雙重國籍的球員也正在考慮或申請歸化菲律賓,此舉亦令原本份屬「魚腩」的菲律賓國足成為東南亞地區一支有實力的球隊。

至於日本,歸化球員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已經出現,由呂比須、拉莫斯、三都主到較近期的田中鬥莉王,都曾經是日本國家隊的主力球員,為日本足球作出不少貢獻。

在職業聯賽水平較高的歐洲,不少國家的球員也具備雙重甚至三重國籍,入籍兵情況也更加普遍,如瑞士國足的阿仙奴球星格列沙卡(Granit Xhaka)和利物浦球星沙基利(Xherdan Shaqiri),二人父母皆為阿爾巴尼亞人,因家庭移民瑞士而最終選擇代表該國;去年世界盃東道主的俄羅斯亦有巴西裔的Mário Fernandes。

卡塔爾通過歸化球員和青訓系統,成功為國家隊的整體實力提升至另一個水平。(Getty Images)

中國國足的歸化政策,不禁令人聯想到他們欲複製卡塔爾的成功。卡塔爾約270萬人口中只有30多萬真正具備本國公民資格,其餘均是外來的工作人口。該國莫說是體壇人才儲備嚴重稀缺,連整體人口也非常不足,只有通過歸化政策才能在短時間加強球隊實力,拉近在國際賽層面上和對手的距離。

該國目前的歸化球員包括蘇丹和卡塔爾雙重國籍的Assim Madibo、阿爾及尼亞籍的Amine Lecomte和葡萄牙籍的Ró-Ró。卡塔爾國足近年的歸化球員雖多,但卻只有四名球員並非在該國出生。然而,卡塔爾足球的成功並不能簡化為入籍兵的功勞。自2004年,該國已大力展開青訓工作,除建立青訓學校外,也聘請歐洲著名足球人才,從各級青少年梯隊層層打好基礎,為國家隊的未來和2022年世界盃做好備戰。

相關文章︰
【藝述】水墨藝術的現世代意義是甚麽?師生答案各不同
【水墨大展】水墨不止山水 動畫系學生讓王無邪經典作品動起來
馬英九長女馬唯中策展M+首次水墨展 蘇富比辦王無邪水墨專場

上文節錄自第18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0月8日)《首位入籍外援代表國家隊出賽 國足未來靠歸化兵?》。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