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研究:松鼠有偷聽雀仔聊天 動物從其他物種叫聲 判斷環境安全

根據最新研究,松鼠會偷聽小鳥聊天,來判斷周遭環境是否夠安全、可以繼續找食物吃。(GettyImages/VCG)

最後更新日期:

在卡通中,我們常常可以看到小動物們和樂融融、互相聊天的畫面,而在現實世界中,不同物種也會解讀對方發出的聲音,來判斷是不是有危險的狩獵者接近喔!

你知道嗎?充滿愉悅感的小鳥啾啾聲可以讓灰松鼠降低警戒、專注在覓食呦!(Caleb Martin/Unsplash)

偷聽其他動物的聲音  

根據最新研究,松鼠會偷聽小鳥聊天,來判斷周遭環境是否夠安全、可以繼續找食物吃。其實包含松鼠在內,有不少動物都會「守望相助」:透過觀察其他動物發出的聲音,來決定所處環境安不安全。

松鼠、猴子和蜥蜴都會

主持最新研究的美國俄亥俄州奧柏林學院行為生態學家塔溫(Keith Tarvin)表示,許多動物都會聽其他物種的警戒聲,這樣的行為在猴子和蜥蜴中都有看過,「即使像某些自己不發出聲音的蜥蜴,都會偷聽像是鳥類等其他動物的聲音」。

圖為分布於北美的中等體型猛禽紅尾鵟,牠會以各種小型哺乳動物、鳥類和爬蟲類為食。(GettyImages/VCG)

也會參考日常對話

除此之外,最新研究還點出了動物不只會注意其他物種的警戒聲,就連牠們的「日常對話」也是動物參考的依據。

行為生態學家塔文說:「這份研究點出了(動物)在偷聽有關安全的公共資訊上,比我們先前所想還要廣泛。」

▼▼▼【相關文章.按圖放大率先預覽】5隻年幼松鼠尾巴互纏成死結 動物中心:條尾斷咗會有生命危險▼▼▼

「不同物種之間不需要緊密的生態關係,就能讓某一方仔細地學到不同物種提供的線索。」塔溫這邊所指的,就是這次研究的主角──灰松鼠和小鳥。

聽到天敵的叫聲  提高警戒程度

在塔文的研究中,他首先鎖定了出沒在當地公園和住宅區的67隻灰松鼠。他的學生利利(Mary V. Lilly)會先播放30秒灰松鼠的天敵——紅尾鵟的叫聲給灰松鼠聽,然後紀錄灰松鼠的行為。

研究人員發現,灰松鼠在聽到紅尾鵟的叫聲後,提高了警戒程度,牠們比先前更常抬起頭來觀察周遭環境。(Thao Le Hoang/Unsplash)

研究人員發現,灰松鼠在聽到紅尾鵟的叫聲後,提高了警戒程度,牠們會站立不動或是一溜煙地逃跑,牠們也比先前更常抬起頭來觀察周遭環境。

聽到小鳥聊天的聲音  感到放鬆

隨後,研究人員分別播放3分鐘的小鳥聊天聲音或是一般環境音給灰松鼠聽。研究人員表示,他們找來的小鳥也怕紅尾鵟,當紅尾鵟接近牠們時,牠們就會發出警戒聲。

當松鼠聽到來自小鳥聊天的聲音,這些聲音傳達出了小鳥感覺安全的訊息,然後松鼠很明顯地把這解讀成環境相對安全的訊號。(Will Bolding/Unsplash)

最後,研究人員發現,聽到小鳥聊天聲音的灰松鼠比聽到環境音的灰松鼠還不常抬頭,而且隨着時間經過,這種抬頭警戒的行為數量更是大大下降,反而專注在覓食。

「當松鼠聽到來自小鳥聊天的聲音,這些聲音傳達出了小鳥感覺安全的訊息,」塔溫接着說:「然後松鼠很明顯地把這解讀成環境相對安全的訊號。」

人類製造的聲音或是噪音都會以一種人類至今仍不了解的方式去影響生態網絡。( Iwona Castiello d'Antonio/Unsplash)

還要做更多研究

無論如何,研究人員表示他們還得做更多研究才可以確定松鼠是否只對特定品種的小鳥聊天有反應,以及松鼠究竟是專注在小鳥聊天的聲音,還是音檔中小鳥的覓食和推擠聲音也有影響。

人類製造的聲音

在這份研究發表後,參與研究的大學生利利表示,人類製造的聲音或是噪音都會以一種人類至今仍不了解的方式去影響生態網絡。

我們真的無法了解我們製造的這些聲音會帶來什麼影響,除非我們更了解生態系中的聲音訊息。
利利(Mary V. Lilly)

要偷聽小鳥聊天愈來愈難

研究人員認為,隨着人造聲音的增加,松鼠可能會發現自己要偷聽小鳥聊天愈來愈難,這也代表牠們必須花更多時間和精神在警惕周遭環境上,而不能花更多時間在專心覓食。

人類製造的聲音可能會讓松鼠聽不到小鳥聊天的聲音,進而影響牠們判斷周遭環境是否安全的能力。(Rod Long/Unsplash)

不只會聽警戒聲

沒有參與研究的英國利物浦大學演化生態學家雅各布斯(Jakob Bro-Jorgensen)表示,這份研究呈現出動物們不只可以從其他動物發出的警戒聲中,來去評估狩獵者出沒的風險,牠們也會聽非警戒聲來判斷,即便發出聲音的動物不是牠們常會接觸的物種也一樣。

人類對自然音景有影響

「這份研究讓大家注意到,動物如何透過一開始被認為不相關的信號來從環境中收集資訊。這份研究也讓你好奇人類活動對自然音景的影響愈來愈大,是否會以我們從沒想過的方式影響到野生動物的生存。」

這份研究也讓你好奇人類活動對自然音景的影響越來越大,是否會以我們從沒想過的方式影響到野生動物的生存。(Badibanga Roger/Unsplash)

只想到危險的那一面

同樣沒有參與研究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行為生態學家布魯姆斯坦(Daniel Blumstein)說:「我們大部分人都只想到危險的那一面,沒有想到安全的那一面,但其實如果你知道要尋找什麼線索,從這兩方提供的資訊內都可以找到。」

【本文獲「地球圖輯隊」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