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下30周年】西柏林、東柏林 一座城兩個步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上不少國家的東西、南北地區,都有着發展的經濟差異,卻沒有一座城,在歷史上因一道圍牆的隔閡,造成經濟、身分、意識形態上這樣明確的差別。

這座城市叫柏林。

曾經在歷史上分成東西的柏林,就如東西德的縮影。圍牆聳立在城市中央足足28個年頭,牆的東邊是社會主義,牆的西邊是資本主義,走在不同的發展軌跡之上。東柏林的人為着自由冒死逃至西柏林,躲在貨車,游水橫越施普雷河,或是繞道他國進入西德。

東面畫廊是完整地保留下來的柏林圍牆。

圍牆倒下,整個德國都歡天喜地慶祝了。三十年後,主要只剩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那節圍牆遺跡,其他的圍牆部分,就在紀念品商店裏——塗上斑斕油漆、大大小小的石屎碎片,供遊客買來留念;還有極富懷舊及共產色彩的「東德設計」紀念品,歷史痕跡今天都成了柏林的賣點。

今日的柏林是一座四通八達、暢通無阻的城市,我們眼前的有柏林人、德國人、猶太人,來自世界各地、膚色不同的人。仔細察看,東柏林和西柏林還是所有差別,東柏林保留更多戰前的市貌、街景,建築仍可察見戰時痕跡,也可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DR),即東德所蓋的斯太林式建築。正如位於東德的「明日之城」Hansaviertel以及中心地區的Café Moskau,屋頂標誌性的衛星就是由蘇聯送贈,像徵兩地友誼。

位於東柏林的Café Moskau,屋頂標誌性的衛星就是由蘇聯送贈。(網上圖片)

注: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於1949年10月於德國蘇佔區成立,定都東柏林,奉行社會主義及計經濟,成立初期有大量人口逃往西德。東德為政府為了阻止人口外逃,於1961年在西柏林邊境前條築了「反法西斯」圍牆。多年來,239名試圖越境的東德人被射殺,亦有5043人成功逃至西柏林。1989年11月9日圍牆倒下,翌年正式統一。

「柏林變得更熱鬧、更繽紛,卻危險了,也嘈吵了。」畢生居住於柏林Prenzlauer Berg(前東柏林)的一名60歲婦人說。她經營的咖啡店旁邊的廣場,以往是東德政府設計的兒童遊樂場,這裏遊客多了,她笑言,現在每日都要講英文。

柏林市裏的荒廢車站及建築物,都成了塗鴉者藝術家的畫布。(Getty Images)

為蘇聯式建築抹上色彩

她又說,同屬東柏林的社區Mitte在十年前還是非常殘舊,但現在卻成了柏林最令人夢寐以求、最昂貴的地段之一。東柏林那些灰色為主、四四方方的蘇聯式建築,都被人以七彩的塗鴉、壁畫,或者裝置藝術重新裝飾了,本來最醜陋的一块,卻成了城市最有趣別緻的畫面。只是外來人多了,柏林的房價也水漲船高,有東柏林人因而要大屋搬細屋,也不禁嫌現在「所有東西都有點太有秩序,所有東西都有點太貴。」

柏林圍牆倒下30周年,市中心都有光影活動展示歷史畫面。(Getty Images)

一個地方,逾40年間經歷了兩種政治體制,社會主義一方倒台後。這個統一的理想畫面,一路走來也不容易。也許大家都忽略了,當年柏林圍牆倒下,全國欣喜若狂過後,東德人的日常生活及生涯規劃都破碎了,原有的人生及職業規劃,一下子都打亂了,加上東德企業發展水平難與西德競爭,大量倒閉也引致很多東德勞工失業。

今時今日,如果東部一些煤礦倒閉了,社會有計劃去支持這些失業人士。然而這不是1989,90年時的情況。西面的人,很難感受到東德人失業的苦況。
康斯坦茨大學教授Christiane Bertram說。

東面畫廊位處的東柏林地區,近年陸陸續續建新房子。(Getty Images)

Christiane Bertram展開了一個名為「Generation 1975」的訪談計劃,跟圍牆倒下當年只有14歲的東、西德人傾談,了解他們的分別。以包圍着柏林的東德布蘭登堡州(Bradenburg)為例,在這裏成長的一半人「相信並曾生活於社會主義之中」。

對東德的印象差別

在這次調查中,跟Bertram年紀相若的東德人,都形容在東德成長的童年感愉快,因感覺受到保障,而些享受社會氣氛,「為什麼東德孩子會覺得快樂?因為他們對社區有歸屬感。」。Bertram訪問的另一位生於1975年的西德人,說自己青少年時期曾到東德旅遊,寄回家裏的名信片刻意挑選黑白照,展示「很殘破的一面」。這說明了東、西德人對於東德社會狀況的體會存在落差。

事實上,雖然在兩德分裂的時期,東德的經濟發展不及西德,很多商品短缺,包括肉類、水果、咖啡等。但在政府補貼之下,吃得飽、着得暖、有開工,絕對不是問題。麵包非常便宜,教育與醫療都是免費,鐵路等交通工具雖然陳舊,車費卻十分便宜。工廠都是公開招聘,充分就業,東德勞工也普遍享有每年外出度假的福利,度假地可以到波羅的海的沿岸地區,或是其他社會主義國家,河邊的天體營假日也非常流行。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時,東德家庭的家具和電器都相當完善,不少人擁有東德製私家車、相機。

就以柏林為例,眼見租金、房價日漸高昂的東柏林人,也許都會覺得年輕時的東德生活水平,其實也不過不失。

1953年,一輛蘇聯坦克在東柏林市面巡邏。(Getty Images)

在東西德發展依然不均的今天,德國社會有一種Ostalgie(Ost-東,Nostalgie -懷緬)風氣。不少人看昔日的東德會多了一層「粉紅色」,對當時某些社會層面感到嚮往,其一是既穩定又緊密的社區鄰里關係。作為蘇聯衛星國的東德,人民都受安全部門「史塔西」(Stasi)嚴密監控,包括截查及下令射殺試圖越逃跑的人,由1949到1985年被關押的政治犯人多達25萬人,令東德人又畏又懼。

說到底,經歷過東德時期生活的東德人,還是覺得當日柏林圍牆倒下,DDR對人身自由的限制結束,對個人而言是一種祝福。不少東柏林人都喜見城市變得多元、開放、充滿生氣,更重要的是今天有了出國的自由。一名圍牆倒下那年21歲的東德人笑着說:「我經常四出遊歷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