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紀最嚴重水災】一場自治公投 能扭轉「威尼斯之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幾日,威尼斯遭遇自1966年以來最嚴重的水災,本島範圍水深高達1.8米,洪水幾乎淹至大部分教堂及歷史遺產。威尼斯市長布魯尼亞羅(Luigi Brugnaro)緊急呼籲,宣佈全市進入緊急狀態。

威尼斯面對海平面上升帶來的陸沉危機早已不是新聞,今次水災更加讓當地惡劣的情況表露無遺。水深及膝、潮水侵蝕教堂地基的窘況,更讓人擔憂,威尼斯是否「瀕死」了?

再加上過度旅遊化、人口流失等社區危機,島上居民紛紛控訴政府官員只顧發展旅遊賺錢,卻無視本島居民需要。經過多番爭取,威尼斯本島居民接下來將會有一場島民專屬的公投,隨時改變威尼斯的命運。

水浸波及本島的商店,店主忙於抹乾面具。(路透社)

經過多年爭取,威尼斯居民將可以在12月1日的公投中投票,決定威尼斯本島是否有權選出自己的市長。雖然威尼斯自治市市長布魯尼亞羅(Luigi Brugnaro)公開反對,形容這次是相當於分離獨立公投,呼籲島民不要投票。但再上級的威尼托省(Veneto)省長柴亞(Luca Zaia)則承諾,是次公投屬於合法,威尼斯島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

過去一直以來,威尼斯屬於包含本島(Venetian lagoon,即舊城區)和其他數個大陸城鎮在內的威尼斯都會市(Metropolitan City of Venice)行政區域。現任市長便是布魯尼亞羅,管理市務範圍覆蓋各島嶼及大陸城鎮。外界所說的威尼斯,普遍所指的就是本島。

威尼斯都會市包括威尼斯本島,以及多個大陸城市。

千年城邦意識    經濟獨立萌去意

威尼斯本島居民意欲提高自治權的「底氣」,是來自其經濟實力。相比其他大陸城鎮,威尼斯每年接待超過2,000萬人次訪客,帶來可觀的旅遊收入及外來投資,其完全駕馭其他城市的經濟實力,令威尼斯人希望地方政府的政策更加傾向於本島。但礙於行政區劃關係,威尼斯本島的居民人口不及其他大陸城鎮,選票力量也自然相對弱小。

所以,大都會市政府制定政策時,難以完全滿足這批威尼斯島民。故他們要求更大的自主權,制定屬於威尼斯的政策,解決多年來遊客過多、本土居民人口流失和島上房屋荒廢等問題。

威尼斯:意大利威尼斯(Venice)近年來飽受過度旅遊(overtourism)困擾,旅遊業一方面是當地經濟的支柱,另一方面卻造成過度擁擠、環境破壞等問題。(Getty Images)

↓↓↓想知過度旅遊如何影響威尼斯,請點擊放大觀看圖輯:

+4
+3
+2

當然,威尼斯本身源於超過*一千年城邦歷史的獨立意識,也解釋了為何威尼斯人渴望只有島民才能參與的自治公投。威尼斯在中世紀前航海時代是歐洲一等一的貿易港口中心,也是文藝復興期間的思想搖籃,其濃厚的人文歷史底蘊,造就威尼斯居民的獨特身份認同。威尼斯政府長久以來都刻意與大陸地區切割,本島亦有着沿用至今的獨特方言。1866年,第三次意大利獨立戰爭後,威尼斯併入意大利王國。

*注解:中世紀時期,威尼斯是東羅馬帝國的一個附屬國,但在8世紀獲得自治權,歷史上稱為威尼斯共和國,直至18世紀。憑着其地緣優勢,控制了歐洲及黎凡達地區的海運貿易路線,富甲一方,在文藝復興時期也成為歐洲一個主要的文化中心。

1970年代起,威尼斯仍一直蘊釀着地區運動,這些年來甚至有些聲音要求威尼斯脫離意大利獨立。不過,這個方向普遍不獲主流所認同,認為不切實際。反而脫離鄰近大陸城市如梅斯特雷(Mestre)等,自成一市,自選市長,則被視為較為可行。

雖然水浸眼眉,還是有浪漫一面。(路透社)

居民希望通過選出真正代表威尼斯本島的市長,從而規劃好「為威尼斯居民好」的政策,例如制定措施限制遊客數量;而不是像現在般單純迎合遊客,把島嶼視作為整個自治市的搖錢樹。

威尼斯之死     非危言聳聽

「威尼斯與梅斯特雷(自治區內最近的大陸城市)本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政治實體,它們在1926年(墨索里尼)法西斯政府統治期間才統合起來。」關注威尼斯未來問題的非牟利組織We Are Here Venice認為,威尼斯與鄰近大陸城市擁有截然不同的歷史和社會問題。要處理好這些問題,唯一方法,便是讓威尼斯擁有更多的自治權。

We Are Here Venice過往一直倡議威尼斯「去旅遊化」,例如提倡威尼斯港口禁止大型郵輪靠岸,呼籲關注舊城區人口流失及老化問題等等。威尼斯本島的居民現有約五萬至六萬人,幾乎超過一半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口。

組織表示:「如果事情還不改善,『威尼斯之死』無可避免。」

是次水災波及多個島上歷史遺產,包括聖馬可廣場、聖馬爾谷聖殿宗主教座堂、威尼斯總督宮等,「威尼斯之死」雖難免令人覺得危言聳聽,但從拍攝到災區情況的相片來看,不得不令人擔憂,這座千年古城,終究會步入衰頹之途。

水位錄得歷來第二高,貢多拉小艇在夜晚更飄上行人路。(路透社)

自己水鄉 自己救?

這場水災無疑會進一步加強本島居民的危機意識,認為拯救威尼斯現已是刻不容緩。不過,加強威尼斯的自治權,又是否能把她從水深火熱之中拯救出來?縱使有了威尼斯的專屬市長處理人口、遊客、租住等民生問題,惟水位上升及水浸問題的「元兇」相信是氣候暖化。

要拯救這座讓世人都心醉的「水鄉」,相信不能單靠島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