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在中國】限韓令現轉機 「寒流」尚待解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身穿粉紅色西裝,鬢髮打理得一絲不亂,韓星Rain(鄭智薰)站在北京鳥巢的舞台上,與來自新加坡、越南等地的藝人合唱英文歌。今年5月內地舉辦「亞洲文化嘉年華」,Rain的現身被外界賦予重大意義,因這是「限韓令」實施近三年後,首次有韓國歌手在內地登台。

(此乃【韓流不息】系列報道之三)

歲月流逝,當年因韓劇《浪漫滿屋》家喻戶曉的Rain,慢慢褪去青澀模樣;昔日炙手可熱的韓流,也因限韓令而一夜冰封。禁令出現鬆綁迹象,但韓流還能否捲土重來?

韓流在內地:圖為5月12日,韓星Rain(左一)在北京參加「亞洲文化嘉年華」演出。(VCG)

2016年7月,韓國因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THAAD)引來中方抗議,認為其威脅中國國家安全。翌年韓方正式展開部署工作,中國當局也實施一系列限制韓流進入內地市場的舉措,包括拒絕韓國藝人簽證及演出內地節目、禁止引進韓國綜藝和影視作品、停止投資韓國文化企業等,部份措施持續至今。

同樣在2016年,當時在廣州就讀大學三年級的鄭婷也漸漸減少追韓星和韓劇。與不少同齡的內地女生一樣,她從初中開始喜歡韓國偶像明星,由東方神起、Super Junior,一直追到2012年出道的EXO。「以前還挺狂熱的……會為EXO(在音樂節目)投票打榜,天天在微博看他們的消息。身邊同學喜歡(其他男團),我會很生氣。」鄭婷憶述。

韓流在內地:2018年9月,EXO在首爾購物觀光節(Korea Sale FESTA)登台表演。(VCG)

↓↓↓韓國男子偶像團體EXO於2012年出道,即刻去片,看他們的第一部MV:

國家面前無idol 韓星亦要靠邊站

現已投身職場兩年的鄭婷認為,限韓令影響內地哈韓圈的氛圍,「大家一下子就沒那麼多提起喜歡的韓星。」她解釋,不少粉絲有一種看似自相矛盾的想法:「雖然喜歡韓星,但也支持限韓令。」粉絲不願出錢購買明星專輯或周邊產品,本來會被指摘是「白嫖」,但在限韓令的特殊時期,反而得到認可。

(部分內地粉絲)不想讓(韓流)佔領中國市場,賺中國人的錢。
曾追過韓團EXO的內地人鄭婷

鄭婷形容,逐漸不追韓星是順其自然,「因為愛國主義……我會想是否不應該喜歡,甚至要抵制他們。」如今她轉而喜歡上一個選秀節目出身的內地偶像,觀賞節目時不需要翻譯,也覺得這位明星更親切,「價值觀更相似」。

韓流在內地:2018年5月,內地男子偶像團體NINE PERCENT在湖南長沙錄製節目,一眾粉絲在現場等候。(VCG)

她口中的價值觀,明確指向韓星的政治立場,不單關乎中韓之間的爭端,更牽涉香港、台灣等一切敏感議題。「說實話,以前喜歡韓星的時候,會擔心他們(說錯話),因為他們搞不懂中國的『國情』,外國輿論也不都是按照國內的教育來。」鄭婷說。

國與國之間的外交關係影響民間資本流動,這種現象在全球不足為奇,但具體到羽翼未豐的內地娛樂產業,國家政治的身影過往只是影影綽綽。正因如此,三年前的限韓令事件不僅給中韓娛樂公司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也將「愛國主義」觀念強勢擺在一眾年輕粉絲面前,令「國家面前無idol(偶像)」的觀點逐漸成為哈韓圈的政治正確態度。

韓流在內地:2015年11月,韓國綜藝節目《Running Man》在中國南京舉行粉絲見面會,這場景自限韓令後便難以再次見到。(VCG)

後限韓令時代 政治陰影難消弭

關西外國語大學東亞研究課程教授吳寅圭表示,政治事件會持續影響韓流在內地的發展。「對於中國政府來說,韓流是非常容易攻擊的目標,因為(牽涉其中的)是文化企業。」他指出,抵制文化,比抵制三星、現代等製造商來得容易。即使限韓令逐漸鬆綁,中韓之間遲早會出現其他政治問題,屆時韓流很可能再次被中方打壓。

吳寅圭指出,實施限韓令並不等於內地粉絲完全失去接觸韓流的途徑,只不過是K-POP、韓劇不再通過官方渠道引進。韓流在內地的曝光率大減,也意味內地粉絲人數難持續擴大。他估計,未來十年這個群體甚至會縮小。

粉絲還在那裏,但(中韓企業間)已沒有正式交易。
韓流專家吳寅圭

韓流在內地:圖為2006年4月,韓國演員李準基到訪上海,大批當地粉絲迎接。(VCG)

不過,也有內地粉絲仍留在哈韓圈,喜歡BTS防彈少年團的浙江人王蕊是其中一員。她從小學起喜歡觀看韓國節目,當年每周和父母一起守在電視機前,觀看內地電視台轉播的韓國綜藝節目《情書》、《X-Man》。因為長年追韓星,她在大學選擇韓文專業,現在從事翻譯工作。

「中國人追(韓)星還是挺難的。」王蕊感嘆。她合共去過五場BTS演唱會,全部在韓國、香港舉行。她形容,單是跟當地粉絲搶票便足夠「費時、費錢、費力」。王蕊跟鄭婷一樣,擔憂喜歡的明星捲入政治事件。若偶像發表港獨、台獨言論,她便會斬釘截鐵,不再當粉絲,「那就說不愛就不愛了……肯定會難受,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韓流在內地:浙江女生王蕊是防彈少年團(BTS)的粉絲,曾到韓國和香港追星。(受訪者提供)

本土新星突圍 韓粉紛紛「脫坑」

在王蕊看來,如今韓流在內地的影響力和傳播力,明顯不及限韓令之前,現在即使是BTS這些紅遍全球的韓團,在內地也只有關注韓流的人才知道。即使一度踏入哈韓圈,也有不少人很快就「脫坑」(指粉絲不再追看某明星),這除了因韓星在內地的曝光度不足,還因近兩、三年內地娛樂產業奮起直追,帶走很多粉絲。

儘管內地影視業受制於審查制度,但從資本、受眾、網絡傳播等層面來說,可謂欣欣向榮。「國產電影保護月」(6至8月暑假檔期,不鼓勵院線引進外國電影)等政策支持下,本地作品的生存空間也大大拓寬。

韓流在內地:國產電影《戰狼2》2017年7月上映,內地票房總計56.8億人民幣,成績驚人。(VCG)

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國產電影票房的市場佔比超過六成,票房過億的電影中,44部(54%)是國產影片。據騰訊公布的行業報告,2018年內地網絡綜藝節目的業績持續增長,尤其是湧現大量偶像養成節目如《創造101》、《偶像練習生》等人氣高企,同時也培養眾多本土「新星」。

反觀韓流發展,自限韓令實施以來,仍未有韓國電影或電視劇重回內地熒幕,而愛奇藝、優酷、騰訊等視頻網站過去兩年上架的韓國節目少之又少。雖然粉絲仍可透過其他視頻網站收看,但囿於傳播方式,生存空間有限。

韓流在內地:內地近兩年出現不少偶像養成節目,例如在騰訊視頻首播的《創造101》,獲得極高人氣。(VCG)

綜藝方面,在內地早已打響招牌的《Running Man》等節目仍然保有一批忠實觀眾,但再無其他韓國綜藝節目能再創當初盛況:在北京、上海、武漢開粉絲見面會,幾乎場場座無虛席,內地觀眾對成員花名倒背如流……

成為BTS粉絲四年的王蕊卻認為,內地哈韓圈維持現狀也未嘗不好,「留下來的都是『死忠粉』。像我這樣投身職場,有一定經濟能力,願意給他們花錢。」

(文中受訪者鄭婷、王蕊均為化名)

上文節錄自第19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9日)《內地影視崛起 限韓令現轉機「寒流」尚待解凍》。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