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淘金熱】對大麻開綠燈 墨西哥軟招打擊毒梟能奏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墨西哥與美國,可能是全世界最親密的鄰國。連綿3,141公里的邊界線上有48個邊境管制站,人員及貨物進出頻繁。不過,如此流通的邊界,卻成為一些毒販肆意牟利的溫床。來自墨西哥的販毒集團透過買通邊境官員,利用兩地邊境地區的民間走私交通網,將大量毒品偷運入美國,賺取暴利。美國的黑市可卡因、大麻,過往大部份都是從墨西哥流入。(此乃【綠色淘金熱】系列報道之五)

(香港01製圖)

為爭奪毒品運輸線路,墨西哥毒販集團大打出手,令墨美兩國政府頭痛不已。墨西哥政府為打擊毒販,自2006年展開了「毒品戰爭」。可惜,基於毒販們的強大火力,軍警往往傷亡慘重,甚至造成大量平民傷亡。墨西哥政府漸漸認為,不應以強硬手段對抗國內毒販,因為過去經驗已證明高壓政策的失敗。現任總統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在2018年年底上任之後,更表明不希望再以武制暴。

對大麻開綠燈 恐助長硬毒品交易

墨西哥政府其中一個方法,是向毒販集團獲利較薄的黑市大麻生意着手,考慮大麻全面合法化的可能性,希望以非武力形式,先斷毒販一臂。在2006年卸任的墨西哥前總統福克斯(Vicente Fox)前年加入了加拿大大麻公司Khiron Life Sciences董事會,在他眼中,大麻合法化將有效杜絕毒販集團藉地下大麻生意肆意牟利,從而打擊由此滋生的罪案。

久成大患的黑幫勢力,是墨西哥總統洛佩斯跟前的燙手山芋。(Getty Images)

福克斯接受美國財經頻道CNBC訪問時指出,哥倫比亞、加拿大及美國部份州份通過大麻合法化後,過去非法的黑市活動逐漸消失,一種新的大麻消費品、企業已然成形。「如果你到華盛頓州或西雅圖,可以見到昔日充滿地下市場勾當的地區,現在已經形成一部份合法的新產業。今天,他們不再販毒犯罪,而是以商人身份做生意。」他認為墨西哥政府可以參考這些地方的做法。

實際上,墨西哥政府已將大麻全面合法化放上實質討論議程。2018年,當地最高法院裁定政府禁止個人種植及使用大麻的政策違憲。去年10月,參議院開始草擬合法化商業生產及銷售大麻的立法議案。一般分析認為,鑑於洛佩斯主張以懷柔手段對付毒品市場,相信會對議案持開放態度,意味着墨西哥很有可能通過大麻全面合法化。

墨西哥的大麻合法化現況:墨西哥政府准許使用THC成份低於1%的藥用大麻,個人種植及使用大麻亦已非刑事化。隨着當地最高法院裁定政府禁止個人種植及使用大麻屬違憲,故要求立法當局需在今年4月30日之前通過修正法案,預期墨西哥將進一步邁向大麻全面合法化。

持相反論點者則認為,大麻合法化反而會助長其他毒品生產,造成反效果。記者David Agren在《今日美國》撰文表示,自部份美國州份通過大麻全面合法化後,很多墨西哥農民及毒販發現種植大麻再沒多大利潤,不及黑市價格,轉而種植罌粟等可製成鴉片的植物原料,對吸食者禍害更大,無助遏抑毒品市場。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報告亦表示,加拿大和美國部份州份通過大麻全面合法化,促使墨西哥販毒集團重新專注於販賣海洛英、芬太尼(fentanyl)之類對健康危害更大的硬性毒品(hard drug)。美國「鴉片類藥物氾濫」*(Opioid epidemic)問題持續整個2010年代,海洛英需求大增,單在2016至2017年間,墨西哥的海洛英產量便增加了37%。

*鴉片類藥物氾濫:過去十年,美國及加拿大對處方及非處方的鴉片類藥物使用急劇上升,造成大規模的公共健康災難,美國每年有數以萬計人因過量服食鴉片類藥物而死。鴉片類藥物包括嗎啡、海洛英、氫可酮及芬太尼等。

墨西哥政府之所以調整過去多年對毒販集團的打壓模式,主要基於以往一場場血淋淋的軍事交戰。毒品戰不僅是政府與毒販之間的對決、集團之間搶奪地盤的內鬥,還會波及平民百姓。去年10月錫那羅亞集團(Sinaloa Cartel)在庫利亞坎與軍警爆發的圍城戰、11月初墨北毒梟懷疑「錯殺」意外踏入麾下地盤的*摩門家族屠殺案,進一步突顯墨西哥販毒集團的囂張跋扈。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年底曾表示,準備將墨西哥的毒販集團列為「恐怖組織」,惟後來因洛佩斯以國家內政為由反對,華府才暫緩計劃。

*摩門家族屠殺案:2019年11月5日,一個定居墨西哥多年、擁有美國國籍的摩門教家庭駕車經過索諾拉州(Sonora)時遭槍手伏擊,共有九名婦孺被殺。

當日摩門教家族遭墨北毒梟殺害的現場。(美聯社)

幫派包攬製毒 打通南北毒品通道

由於墨西哥進入美國的方式,從西至東四通八達。所以,當地毒販會分成多個分支和零散小組,分擔走私及販賣工作。尤其於九十年代後期哥倫比亞販毒集團式微以後,墨西哥各幫派接收了生產(對國外生產者、原材料種植場的控制權)、中轉走私及毒品販賣的全盤業務鏈,於是慢慢演變成幫派林立的割據局面。現今勢力最強橫的主要有駐紮在北部接壤美國邊境地區的錫那羅亞集團、提華納集團(Tijuana Cartel)、新華雷斯集團(Juárez Cartel)、海灣集團(Gulf Cartel)等,壟斷墨西哥連接美國加州、亞利桑那州、德州和墨西哥灣的毒品走私路線,從西到東,無孔不入。

除了大麻,可卡因始終是墨西哥毒販們倚重的黑市生意。以往,要將可卡因順利從主要原產地哥倫比亞運入美國,一直依靠墨西哥毒販充當走私運毒的中轉角色。自哥倫比亞販毒集團崩潰之後,如今的可卡因是如何生產和運入美國呢?

即便哥倫比亞的毒品行業在當地政府多年打壓下已不如昔日的麥德林、卡利集團時期等「風光」,但製毒的天然條件(用作製作可卡因的古柯,本身的原產地就在南美洲安第斯山脈)、經驗技術,依然給該國保留着一個不可取締的生產位置。據彭博社報道,哥倫比亞國內用作種植古柯植物的土地自2012年以來上升了三倍,現在生產的古柯便足以製造約1,400噸可卡因。如今由墨西哥販毒集團當家作主,墨西哥與哥倫比亞的「生產—走私鏈」因而出現了一些質變,改為把原材料古柯從哥倫比亞輸出墨西哥,再於墨西哥國內提煉,盡可能減低成本和風險。

哥倫比亞司法部長馬天尼斯(Nestor Humberto Martinez)在2018年初提到,墨西哥販毒集團「已着手買入哥倫比亞的古柯種植場」。圖馬科(Tumaco)是哥倫比亞最西部的沿海城市,很多毒販便是從圖馬科的海岸出發,利用船隻將未提煉的原材料運到墨西哥。哥國警方還透露,當局約在三年前首次發現這條新運毒路線。

大量保安人員駐守美墨邊境,圖壓抑邊境走私販毒及黑幫犯罪問題。(路透社)

美國束手無策 圍牆難擋毒品流入

美國緝毒局國際行動組前總監Mike Vigi指出,錫那羅亞集團在哥倫比亞有着「巨大的爪牙」,並從事涉及巨款的洗黑錢勾當,加上駐紮在墨西哥西南部的哈利斯科新生代集團(Jalisco New Generation Cartel)是美洲毒品通道的兩大巨頭。「我認為這兩個集團有足夠能力,最終會壟斷可卡因買賣市場。」

儘管華府對墨西哥的「毒品戰爭」已監察多年,美國國內對黑市毒品的需求卻不見減少,超過九成毒品都是由墨西哥輸入。特朗普提出在美墨邊境建圍牆,除了堵截非法移民之外,也希望藉圍牆壓抑毒品流入,然而成效未彰。

2018年底,美國再對墨西哥提供新一筆援助,撥款40億美元以加強墨西哥南部的保安及創造就業,墨西哥則需派出25,000保安人員駐守美墨邊境,但有專家批評,這樣抽調軍力的方法,只會令墨西哥國內對付火力強大的毒梟時更見乏力。

上文節錄自第196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月6日)《綠色淘金熱 美洲「大麻經濟」崛起》。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