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梅根出走鬧劇 英國「極右」小報王室恩怨難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王室1月18日宣布,哈里王子與夫人梅根將放棄殿下頭銜,僅保留薩塞克斯公爵及公爵夫人(Duke and Duchess of Sussex) 的封號。哈里發言中感謝英女王及王室成員,在母親戴安娜(Princess Diana)逝世後照顧他與陪伴他成長。哈里發言時亦再次提及媒體對他們構成的巨大壓力,並稱希望有一天他與王室成員的「羈絆可以勝過媒體的力量」。

兩人的「出走」被視為與《太陽報》(The Sun)、《每日郵報》(Daily Mail)、《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等「右翼或極右傾向」的八卦小報(Tabloid)息息相關。兩人除對小報的不實報道或肆意批評不勝其煩外,也極度不滿記者侵犯私隱的滋擾行為。然而,小報在英國有龐大讀者群支持,也是英國王室曝光的重要媒介,兩者關係就有如一對歡喜冤家,恩怨難解。

早於1903年,英國便出現了世上第一份小報—《每日鏡報》(Daily Mirror)。所謂的「小報」,大多屬低俗報紙(red-top papers),主打娛樂、體育、名人八卦和醜聞等,並以較通俗或民粹方式報道時政議題,跟傳統大報風格迥異。一直以來,小報的忠實讀者主要是年輕的低下階層,他們集中在倫敦、東南部和英格蘭中部都會區,以及工業化的北部城市。

小報在英國擁有龐大讀者群,王室花邊新闖絕對是一大賣點。(Getty Images)

讀者群龐大 網絡影響遍及全球

目前,英國發行量(每日)最高的報紙皆為小報,分別是124萬份的《太陽報》、116萬份的《每日郵報》及96萬份的《星期日郵報》(Mail on Sunday),三者均遠高於全國最暢銷大報《星期日泰晤士報》的65萬份。這反映一眾小報在英國擁有廣大的讀者群,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回顧過去數十年,小報的發行量也大幅走下坡。1974年,《太陽報》和《每日鏡報》的每日發行量均達750萬份;到1998年,前者每日發行370萬份,後者則跌至230萬份,今天,《每日鏡報》的發行量更只有46萬份。由於競爭大,且潛在讀者群相近,英國小報在爭取讀者上表現得比其他國家的小報更為進取,甚至肆無忌憚。

不過,發行量大減並不代表小報式微,反而是轉戰網絡,各家小報都力爭全球網上英文讀者,其輿論力量可謂更廣更遠。倫敦大學城市學院國際新聞研究所主任James Rodgers曾指出,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小報被認為對英國公眾有很大的影響力,除了在大選期間影響着民眾情緒外,在英國脫歐公投上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英國小報被認為在脫歐公投上發揮了重要的影響力。(Getty Images)

另一方面,以《每日郵報》網上版為例,幾乎每篇關於王室成員的報道都有大量點擊或留言,文末往往附帶購物連結,讓讀者購買跟王妃們款式相似的衣服或小王子、小公主使用的同類物品,除能催谷王室成員人氣外,更把「王室經濟」發揮至另一層次。透過這幾份英文小報,英國王室的新消息和資訊輕易地散播全球,王室成員的緋聞與逸事均成為普羅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

不過,小報給王室成員帶來的痛苦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當中的恩恩怨怨可追溯至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狗仔隊」(paparazzo)一詞在意大利首先出現,為不少名人、明星和王室成員帶來困擾。六十年代後期,傳媒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收購營運不善的《太陽報》,但礙於該報消息來源不及大報,加上電視日漸普及,故決定聚焦於名人明星,包括王室的私生活上。在1960至1980年間,小報時常將端正品行且為國民典範的英女王伊利沙白二世,與王室成員中較具爭議的妹妹瑪嘉烈公主作對比。後者除了愛上失婚情人唐辛(Peter Townsend) 而不被輿論和主教同情外,其酗酒行為、豪華派對和泳裝照也被媒體猛烈批評。

早於上世紀60年代,英國小報便很喜歡比較女王伊利沙白二世(中)和妹妹瑪嘉烈公主(左)。(Getty Images)

釀戴妃悲劇 催生最嚴新聞法規

至1981年,當戴安娜王妃和王儲查理斯成婚,年輕貌美且貴族出身的戴妃隨即成為小報的新寵兒。作為「世上被拍照最多的人」,戴妃的一舉一動成為全球關注焦點,估計全球有7.5億人觀看該場婚禮。當時小報對戴妃的瘋狂程度,據說即使是模糊不清的照片也「有價有市」,著名「狗仔」 Jason Fraser拍下戴妃和情人法耶茲(Dodi Fayed)在遊艇上接吻的照片,便為他賺取逾170萬英鎊(約1,720萬港元)。《每日鏡報》前圖片編輯Ian Down形容:「她(戴妃)可能是我所拍過最上鏡且最有影響力的人,編輯對她的消息從來也不嫌多。」

在此期間,小報不時拿戴妃及其妯娌約克公爵夫人莎拉(Sarah, Duchess of York)比較,嘲笑後者出身低微、舉止不雅及產後發福等。莎拉後來承認小報戲稱她為「豬肉公爵夫人」(Duchess of Pork),令她陷入嚴重抑鬱。

莎拉承認小報戲稱她為「豬肉公爵夫人」(Duchess of Pork),令她陷入嚴重抑鬱。(Getty Images)

小報與王室的關係在九十年代變得緊張,特別是1997年8月30日晚上之後。當晚戴妃和法耶茲於法國巴黎阿爾瑪橋隧道內遇上狗仔隊追蹤,司機為閃避而失控撞向燈柱和石牆,導致二人死亡。事件除了對王室,尤其是年幼的威廉和哈里造成沉重打擊,也令外界關注狗仔隊對名人明星的滋擾行為。

英國民眾對狗仔隊變得相當反感,致使《太陽報》和《每日鏡報》等小報的銷量降至1962年以來的低谷,部份小報甚至曾承諾永不採用狗仔隊的照片,使狗仔隊的滋擾行為一度沉寂下來。加上其後通過的《免受騷擾法》(PHA),新聞投訴委員會(PCC)亦加強了《編輯業務守則》,形成了「歐洲最嚴格的新聞法規」。

自從戴妃在巴黎的車禍起,外界開始關注狗仔隊所造成的滋擾行為。(Getty Images)

為保妻私隱 哈里王子控告小報

但兩位王子成年後,小報追訪再度瘋狂。2003年,當威廉開始與凱特約會,媒體更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兩人拍拖多年,凱特家族背景全被翻開,傳媒當時給她「Waity Katie」的外號,揶揄她久久未等到威廉求婚,除了幫忙家中的小生意,畢業以來都沒做過什麼正職。其後哈里於2005年以納粹軍裝打扮出席派對,被小報標上「納粹哈里」的稱號。

直至哈里和梅根結婚,小報傾向負面、部份帶有種族歧視之嫌的報道困擾着這對新婚夫婦。回看2017年,當梅根還在與哈里王子交往時,她曾經是英國小報的寵兒,甚至被稱讚為英國王室帶來一股新鮮空氣,但自他們準備結婚以來,梅根的不少舉動都備受質疑和批評。如為了時髦而改動哈里設計的訂婚戒指、其侍從接連辭職、與凱特的不和傳聞、擔任英國版《Vogue》雜誌客席編輯,以及兒子阿奇的受洗禮安排等,均遭受不少批評。當中最嚴重的是她與關係疏離的生父托馬斯(Thomas Markle)及其同父異母的兄姊,多次透過小報「隔空對罵」。

兩人出走的決定,或許更多的是考慮到兒子阿奇未來的健康成長。(Getty Images)

王室歷史學家Marlene Koenig說:「婚禮結束後不久,這些小報變得不擇手段,因為這樣做『賣紙』。」尤其是《星期日郵報》去年初在未經英國王室許可下,擅自公開梅根大婚後寫給父親的一封私人信件。去年10月,哈里發表聲明指:「我已失去母親,現在卻看着自己的妻子也成為相同處境的受害者」,迫使他不得不提出訴訟,控告《星期日郵報》及其母公司違反2018年通過的《資料保護法》(Data Protection Act),侵害其隱私。托馬斯之後有可能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作證,父女對簿公堂。

哈里夫婦提告小報,令王室與小報的關係陷入另一新低點,外界甚至形容哈里在向小報「宣戰」。兩人現在選擇「出走」,除了不希望梅根走上戴妃舊路外,可能更希望兒子阿奇免受小報騷擾,能自由快樂地成長。

上文節錄自第198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月20日)《「極右」小報與王室 60年恩怨難解》。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