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女子醫生夢 因內戰變成一場夢魘 以及奧斯卡提名紀錄片

最後更新日期:

敘利亞女醫生包勒爾(Amani Ballour)的第一位病人是一個頭部中彈的12歲男孩。那是2012年初,24歲的包勒爾還在大馬士革大學唸醫學系,正是民眾上街抗議阿薩德政權最烈的時期。男孩在政府軍鎮壓一場示威時站得太近,被亂槍打中。他的父母擔心家人被捕,不敢送他上醫院,轉向鄰居包勒爾求救;但等找到包勒爾,男孩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包勒爾心痛表示:「我什麼也沒法為他做。」那一刻起,包勒爾的人生與敘利亞的命運緊緊綁在一起。截至2018年止,敘國九年內戰估計死了50萬名男女老少,流離失所的超過500萬人。

包勒爾說:「我原想學成當醫生,開一家診所。那是我的夢想。但人生因為許多事起了變化。」

幾乎一畢業,她就到東古塔(叛軍重要據點)的一家醫院當志工,是該區少數幾名醫生之一。那家遲未完工的醫院,原本計劃蓋成六層樓高的大型醫學中心,但在政府軍猛攻下,工程停擺,13名醫生組成的團隊被迫將診療業務遷至大樓地下的蜿蜒空間。這裡獲得「洞穴」的稱號。

2016年,巴勒爾在此任職四年後被升做醫院經理,成為敘國叛軍佔領區內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主事的女醫生。國家地理雜誌將這裡的事蹟拍成紀錄片《洞穴裡的醫院》(The Cave),獲今年奧斯卡提名。

+2

敘國境內的衝突持續不歇,傷病患者不斷湧進「洞穴」,甚至出生僅幾天的小嬰兒。他們可能因戰事受傷,或因久戰而致身體虛弱。有些被彈片所傷,有些斷手斷腳,還有許多人因遭化武襲擊,咳嗽不已且呼吸困難。

身為經理,巴勒爾督導這些病患的診療,一下子親自操刀動手術,一下子巡房,將這家醫院經營成避風港。古塔省被圍城後,醫院仰賴醫療性非營利組織的接濟才撐下來,藥品、食物和小孩喝的牛奶全被截斷,都必須靠走私。

每天,巴勒爾與她多半是女性成員的醫療團隊,都在為別處罕見的挑戰傷神:沒有食物,要給營養不良的病童開什麼藥方?沒麻醉藥怎麼動手術?如何在地面上有震耳欲襲的空襲而地下有病患哀嚎時,維持醫院運作順暢?

最難的是在資源稀缺的情況下選擇治療誰。巴勒爾難過的說:「他們都有同樣的病症;全都呼吸困難。但我必須做出選擇:治了這個孩子,別的孩子就活不成。我有罪惡感。」

【相關圖輯】武漢肺炎|直面死亡和人性 紀錄片講述中國醫生的艱辛與不易(點圖閱讀)↓↓↓

+15
+14
+13

巴勒爾有兩個兄弟和兩個姐妹。她的大姐13歲就嫁人,但她堅持完成學業並上大學,「成就不同的事」。學醫之前,她也曾考慮過當工程師。但家人不支持,認為那是男人的工作,她因此改變計劃。

2018年,獲俄羅斯支持的阿薩德部隊升高對古塔的攻擊,巴勒爾說,他們給居民兩個選擇:搭巴士走人,或留下來與城共存亡。她和團隊不得不關閉洞穴離開。他們先遷到敘北的伊德利卜,然後穿越邊境進入土耳其。

2018年夏天,她與在敘利亞時認識的男網友見面,兩人一個月內閃婚。她羞紅了臉難得的咯咯笑道:「我喜歡他。我們有同樣在乎的事。」

今年1月,巴勒爾因其人道努力獲頒歐洲委員會的瓦倫堡獎(Raoul Wallenberg Prize)。上周,她出席了洛杉機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她現正與夫婿向加拿大申請庇護,希望能重新出發。

她的心頭一直縈繞殘酷戰爭的記憶,很難再診治病童。她說:「他們讓我想起我在古塔的孩子。我忘不了他們。」

延伸閱讀:

印度68名女大學生 被迫脫內褲驗月經「受辱落淚」

影/驚!校車沒安全帶 遭撞翻學生甩飛

【本文獲「聯合新聞網」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