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流向全球 非洲為何是下個關注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以外,日韓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擴散;在中東伊朗確診數目急升;位處歐洲心臟位置的意大利北部亦爆發疫情,並流向歐洲其他國家。有專家認為,疫情到底會否演變行全球大流行,當前正是臨界點。而最令人擔憂的莫過於非洲,一旦新冠肺炎傳入,諸國恐怕難以招架。這片大陸在21世紀仍受多重疫症困擾,到底是什麼令傳染病盯上了非洲?

喀麥隆城市杜阿拉一間隔離醫院,正為疫情傳入做好準備。(路透社)

「Covid-19肺炎疫情已到達一個轉捩點,我們需要為可能發生的情況作好預備,Covid-19有可能很快演變成一場大流行,波及各大洲的國家。」美國喬治城大學全球衛生法律教授Lawrence Gostin表示。

截至2月23日,除了中國以外,全球至少29個國家合共病例已有逾1800宗,當中大約500宗是過去一周內的新增病例,而且大多數的患者最近都有沒踏足中國,染病源頭不明。病例在不同國家急增,除了因為新冠肺炎的高度傳染性,另一原因是,很多國家目前只聚焦於堵截來自中國的旅客。

阿爾及利亞一間酒店的職員都戴上口罩防範。(路透社)

另一方面,目前很多國家對於這個病毒都未備足夠的檢測能力。至上周,非洲只有兩個國家——南非及塞內加爾對新型冠狀病毒有實驗室檢測能力。儘管非洲至今只有埃及、阿爾及利亞、尼日利亞共三宗確診個案,但不論當地的防疫能力、地緣上,都相當令人憂慮會是疫情大爆發的地區。

中非往來趨於頻繁 增加流入風險

非洲部分國家如尼日內亞及剛果民主共和國,受政治動盪或內戰威脅;撒哈拉以南整體上,衛生醫療系統疲弱。雖然非洲對於亞洲來說很僻遠,但近年中、非商貿合作關係越趨密切,在當地工作的中國人超過一百萬,非洲每個主要城市擁有華人社區,遠赴中國留學的非洲學生數目有多達8萬。

非洲各大主要城市都有一定華人人口,中國人員返回當地,亦增加疫情傳入風險。(法新社)

加上,非洲陸地上連接中東及歐亞板塊,與如今出現爆發的意大利僅相隔一個地中海,疫情傳入風險也逐漸提高,阿爾及利亞及尼日利亞的確診患者便正是意大利人。

隨着中國結束延長的春節假期,逐步解除限行、安排復工,中國公民將回流到非洲的工作崗位。科學雜誌《自然》(Nature)指出,一旦病毒傳入非洲,恐怕會不動聲色地迅速傳播,因為區內衛生系統疲弱不堪,也資金不足。在非洲大陸12億人口中,逾五成沒法接受基礎醫療服務。於2018年擔任非盟主席的盧旺達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推動55個成員國,要把衛生防護開資提高至佔國家GDP的5%。

加納科卡托國際機場於一月底已開始加強檢疫。(路透社)

如今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世界衛生組織(WHO)已趕緊為14個國家,提供針對今次病毒的檢測工具、專家及設備。WHO亦提出向多個高危的國家撥款6.75億美元,但估計開支僅夠用到四月底。

為何廿一世紀仍飽受傳染病折磨?

儘管國際社會過去數十年來不斷投放資源,但非洲大陸,尤其是撒哈拉以南在踏入21世紀以降,仍受盡各種疫病困擾,既有新發傳染病,亦有已知的疾病再次出現:2013至2016年肆虐西非的伊波拉(Ebola)疫情,奪去逾1.1萬人命;東非則主要有瘧疾及霍亂等傳染病;非洲人口最大國尼日利亞2月初亦爆發拉薩熱(Lassa fever)疫情,死亡人數已超過100。

圖輯:非洲2000年起出現過的病毒性傳染病

除了因為印象裏的「貧窮」、「落後」,是什麼令傳染病盯上了這塊土地?

在21世紀初,傳染病佔全球死亡個案約四分之一,平均每年致死人數逾一千萬,大多數是來自熱帶地區。整體上,六成的傳染病都屬動物源性疾病(zoonoses),而當中72%是來自野外。低緯度的非洲熱帶國家,無論社會經濟條件還是環境生態原因,都令其易於成為傳染病之源,包括野生動物性(wildlife zoonotic)或蟲媒(vector-borne)傳染病。此外,疫情傳播也要歸咎於人禍,戰亂與飢荒、缺乏政治動機或有人故意釀成災害的情況,都在非洲國家上演,使地區更易於爆發疫症。

剛果民主共和國如今仍陷於戰亂,對疫情可謂毫無抵抗能力。(法新社)

早在1999年,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曾作題為《非洲:傳染的大陸》(Africa, the infectious continent)的專題報道,專家指出,全球暖化引致的極端氣候造就了傳染病疫情爆發,大雨讓蚊子易於滋生,傳播瘧疾及登革熱。乾旱季節易於構成呼吸道感染,嚴重的會引致腦膜炎疫情。伐木導致雨林被破壞,也令人類更易於暴露於野生動物的生態環境,捕食過帶病鼠類、蚊蟲的動物如土狼及蛇,就會成為人類的食物,而因感染瘧疾或鼠疫。

而這些人蓄共存的傳染病也使撒哈拉以南國家經濟大受打擊,例如裂谷熱也會感染牲口,人們難以出口禽畜;霍亂污染水源,也限制了魚穫。這種惡性循環也導致非洲多年來難以擺脫傳染病威脅。

肯尼亞等東非多國受到蝗災侵襲,相信亦跟全球暖化帶來的極端天氣有關。(法新社)

武漢肺炎隨時殺到 危在哪裏?

除了本地的傳染病,全球化下的人員流動,亦令非洲前所未有地更易曝露於外來傳染病之中。根據醫學雜誌《刺針》(The Lancet) 2月20日發表的最新報告,以各國跟中國的航空交通載客量(由中國機場至非洲),以及各國的衛生系統及傳染病管控能力進行評估,計算新冠肺炎疫情對於非洲各國的威脅。

刺針報告建議國際社會對部分風險較高的非洲國家,率先提供醫療援助。(法新社)

研究發現,疾病傳入風險最高的包括埃及、阿爾及利亞、南非等,但這些國家的應對能力較高。威脅程度為中等的包括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蘇丹、安哥拉、坦桑尼亞、肯尼亞及加納,都是屬於高傳入風險,但應付能力一般的國家,這些國家都是國際社會需要優先支援的,以免疫情在非洲進一步擴散。

當然,如今疫情已有在中國以外爆發之兆,病毒源頭已非只能單計來自中國的人,疫情會否繼續散播至更廣泛地區,現在對於全球而言是關鍵時刻,得視乎目前各國的防控能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