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很潮】《愛的迫降》展示政治以外的朝鮮 韓青年也加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玄彬、孫藝珍演出的《愛的迫降》,眾望所歸成為2020年首部熱爆韓劇,不僅在國內外俘獲普通觀眾,更贏得不少脫北者讚譽,因劇集成功還原朝鮮民眾的生活日常和風俗文化,而非僅強調社會壓迫及專制的一面。這部劇集的走紅,以及近兩三年來一眾脫北者YouTuber的湧現,無不體現韓國人對「北邊同袍」的好奇,希望了解核彈、極權政府之外,一個有「人味」的朝鮮。

在院子裏點燃汽油烤蛤蜊,全村婦女一齊進行「(醃)泡菜戰鬥」,公寓陽台上養雞養羊,不通電的冰箱用作書架或衣櫃⋯⋯韓劇《愛的迫降》中這些惹笑又奇特的生活細節,描繪了一幅生動的朝鮮民生畫像。儘管劇中大部分人看上去物資充裕、有美化之嫌,但不難看出劇組在方言、衣着打扮、民居建築等方面也做足功課,力圖呈現真實且多面的朝鮮。

圖為韓劇《愛的迫降》男女主角。(《愛的迫降》劇照)

避開政治談朝鮮? 韓國螢幕的大膽嘗試

《愛的迫降》講述一位身為財閥後代的韓國女企業家,在跳傘時被龍捲風意外吹過三八線,邂逅朝鮮「軍二代」出身的男主角。這樣的劇情設置意味着故事相當大篇幅是在朝鮮發生,自然要求劇組對當地社會風貌有一定了解。但事實上,由於該國封閉性、朝韓兩國的脆弱關係,普通韓國人對近在咫尺、同根同源的朝鮮民眾並不甚了解。

為解決這一難題,劇組曾採訪一眾住在韓國的脫北者,更邀請其中一員成為助理編劇。郭文安曾在朝鮮護衛司令部擔任警衛,逃至韓國後進入影視行業。他曾稱在創作時會盡量迴避政治爭議,也不願毫無意義地「妖魔化」朝鮮政權。這或許解釋了為何《愛的迫降》中沒有一個角色脫北,朝鮮軍人因故潛入韓國、親眼目睹其「先進」後,最終也選擇回到祖國。

韓國大小螢幕上從不缺乏朝鮮議題,但大多侷限於軍事、政治、外交等層面,並且往往難逃負面印象。從這一角度而言,《愛的迫降》可謂一次成功試驗,不僅避免以居高臨下的視角去評判朝鮮,更為朝鮮的自然風光、原風味飲食掃上正面色彩。

2020年1月,平壤民眾在金日成廣場參加農曆新年慶祝活動。(AFP)

講述鮮為人知的朝鮮故事 大有市場

有趣的是,儘管朝鮮形象在韓國影視作品中仍略顯單一,但在年輕人聚集、表達形式更為自由和多元的社交傳媒上,「介紹朝鮮」已經成為一個相當吸金的「小眾市場」(niche market),其最大受益者正是一班脫北者YouTuber。不少人避免評論政治,而是回憶在「北邊」是如何生活,大談當地方言、飲食、服飾、戀愛及家庭等等。

「我們脫北者有一個優勢,就是吸引人們關注⋯⋯我的朝鮮背景不應是恥辱,這就是真實的我。」27歲的Heo Jun表示。他如今月入數千美元,全靠有17萬訂閱者的YouTube專頁,影片內容包括他品嚐朝鮮美食、試用交友手機程式等。有一個片段獲得逾580萬觀看,是他蒙上雙眼站在街頭,請求人們擁抱一個脫北者。

同為脫北者的Kang Nara,在YouTube擁有11萬粉絲,更有人為她開設藝人才有的粉絲俱樂部(fan club)。這位22歲的女大學生常常在影片中介紹朝鮮妝容,被韓國傳媒稱作「北韓美人」。不過就連她也感嘆:「如今脫北者YouTuber太多了,以至於我必須尋找其他新鮮、有趣的賣點。」

據統計,逾32,000位脫北人士如今生活在韓國,因缺乏外語等現代社會技能和常識,不少人在「新世界」舉步維艱,甚至因極力隱藏脫北者身份,承受巨大心理壓力。老一輩脫北者或保持低調、對過去三緘其口,或投身社會活動、聲淚俱下控訴朝鮮政府;但如今不少年輕人正在探索一條不同的道路,開始擁抱和訴說曾為朝鮮人的過去。這背後的社會基礎,在於韓國民眾對朝鮮態度的演變。

無感情、不了解? 韓青年如何看朝鮮

現今韓國年輕人對朝鮮和「統一」的看法,可以是複雜且善變的。與祖父母輩不同,他們未有經歷過1950年代的朝鮮戰爭,大多欠缺與「北邊同袍」的感情聯結,難以切身體會朝鮮半島分裂的「民族傷痛」;又與見證社會貧困與動盪的父母輩不同,他們成長在一個已實現經濟飛躍、建立民主政權的韓國,相對而言更難理解朝鮮的政治經濟狀況。

也因此,韓青年面對朝鮮議題,傾向採取本土利益優先的務實態度。例如2018年初平昌冬奧會時,朝韓雙方政府推動組建女子冰球聯隊,然而事件卻導致文在寅政府在韓國年輕人之間的支持率有所下滑,因不少人認為韓方選手被迫犧牲訓練時間,來為「統一」做騷。「我們錯誤估計了『20、30代』(指20-29歲、30-39歲人士)的感受。」一位青瓦台官員當時承認。

2018年1月,朝鮮冰球選手在韓國鎮川郡接受訓練。(Getty Images)

不過,隨着一系列朝韓首腦會談「文金會」召開,兩國外交關係有所緩和,旅遊合作也一度得到官方背書,民調顯示韓國年輕人對朝鮮的印象日趨正面。第一次「文金會」後,韓國掀起一陣平壤冷面熱潮,銷量在20-29歲人士的階層裏比一年前翻了一倍;對朝鮮飲食的好奇,更拓展到化妝品、室內裝潢等民生領域。雖然朝韓關係在2019年再度遇冷,但上述現象無疑增進韓青年對朝鮮的興趣。

韓劇《愛的迫降》中,女主角曾笑言二人無法在一起是因為「民族傷痛」,而大結局播出後也有網民感嘆:「外星人和地球人(指編劇樸智恩的前作《來自星星的你》)、美人魚和普通人(指《藍色海洋的傳說》)可以在一起,朝鮮人和韓國人卻不可以。」這些隱喻也許能讓韓國年輕人對半島統一有更個人化的理解——政治局勢瞬息萬變,但惟有人與人的聯結能突破社會文化隔膜。

2018年4月首次「文金會」,朝韓兩國領袖跨越三八線,實現歷史性握手。(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