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之禍】「邪教」暗建影子政府?無遠弗屆的政經影響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新天地大邱教會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集體感染後,韓國民間的「邪教」再次成為輿論焦點。近年,韓國發生不少重大事件都與異端教派扯上關係。這是偶發事件,抑或反映了根深柢固的社會問題?在韓國的政經脈絡裏,邪教的影響力是否比我們想像中更大?

新天地教會教主李萬熙在群情洶湧下,為教會成為疫情爆發源頭而下跪叩頭,代表教友向國民謝罪。不過,細心的記者及網民發現,他下跪時露出的手錶,竟是刻有前總統朴槿惠親筆簽名的特製紀念錶。由包括朴槿惠曾屬「新世界黨」(曾易名為自由韓國黨)和另外兩大政黨今年2月合併而成的「未來統合黨」回應,李萬熙佩戴的是冒牌手錶,朴槿惠當年只特製了銀色手錶,而非李萬熙腕上的金色式樣手錶。網上亦有流出販賣偽造紀念手錶的網站,證明手錶是仿製品。但問題是,姑勿論手錶是真是假,李萬熙戴上青瓦台的官方紀念錶款,足以證明教會有意與政府打通關係。

新天地教會教主李萬熙代表教友向國民下跪謝罪。他同時提出捐款約800萬港元抗疫,反映其財富豐厚。

(此為系列報道之二)

財閥以外的重大勢力

其實,韓國異教組織影響力的廣度及深度遠超民眾想像,並非大眾所理解的高度隱秘「地下組織」,因為他們在社會上合法存在,包括以企業或慈善機構等方式營運。自上世紀開始,這些組織的領袖與政商界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恍如一個公開的秘密。著名例子是被美國駐韓大使館以「韓國的*拉斯普丁」(Grigori Rasputin)形容的「永世教」創始人崔太敏、在美國創立《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的「統一教」教主文鮮明、捲入世越號海難的「救援派」教主俞炳彥。

*拉斯普丁:19世紀俄國的神秘主義者,在尼古拉二世統治期間對皇室有着重大的政治影響力,1916年遭皇室及朝廷中人合謀暗殺。

「統一教」教主文鮮明(左)旗下信眾以數十萬計,遍佈全球各地。(Getty Images)

這些組織及其領袖在韓國財閥政治並流的生態下如魚得水。俞炳彥與前總統全斗煥友好,其家族生意涉獵輪船、地產、食品製造等多個領域,同時利用大額財富,以慈善之名籠絡及吸納信眾。文鮮明除了廣納韓國政界中人外,還曾拜訪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前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甚至曾前往平壤與金日成討論兩韓家屬團聚及經貿事宜。外人實在難以想像,這些韓國宗教領袖的人脈網絡及號召力,竟如此無遠弗屆。

當然,關於這類異教組織與韓國上流權力階層之間的糾葛,部份是道聽途說的陰謀論。不過,這些「邪教論」的威力,有時甚至與韓國公民社會的演變嫁接。在2013至2017年的朴槿惠執政年代,「邪教論」傳言在社會輿論掀起千重之浪,亦埋下國家元首隕落的炮彈。

2016年,韓國總統朴槿惠的好友崔順實,利用與總統的關係干涉施政,並向商界施壓牟取利益,又伺機為其控制的非牟利組織籌募捐款。最終,引發了朴槿惠和崔順實舞弊及濫權的司法調查。事件激發韓國國內包括首爾、釜山、蔚山等大城市的多場萬人示威。經過媒體連日的偵查與報道,輿論亦慢慢將焦點指向崔順實背後牽連的宗教組織「永世教」。傳媒披露,崔順實之父、「永世教」的創始人崔太敏,與朴槿惠及其父親朴正熙(1963至1979年擔任韓國總統)相識多年。崔氏父女與青瓦台之間難以撇清的關係,令不少人得出「朴槿惠信奉永世教」及「永世教操縱政權」的相關陰謀論。

前總統朴槿惠及其好友崔順實涉及的舞弊和濫權風波,引發全國大規模示威。(Getty Images)

豈止一笑置之的傳說

1953年韓戰完結,韓國產業凋零,經濟及社會狀況有待復蘇。1961年,朴正熙發動軍事政變奪權,同是軍人出身的全斗煥亦在1979年發動政變奪權,並大力鎮壓民主化運動。經歷二十世紀下半葉的戰爭及獨裁軍閥更替,百廢待舉,統治者的管治效能及公民充權皆未臻成熟,韓國普羅民眾亟需依賴從屬群體,相互慰藉,排解情緒。

宗教組織成為最合適的排解方案。信仰成為精神力量,各大宗教在韓國慢慢積累了厚實的信徒基礎。除了主流的天主教及新教,各地宗教組織紛紛自立旁枝,「教主」移植基督教、佛教、薩滿教等大宗教教義及儀式,茁壯發展成為未被正統教會承認的非主流宗教組織。

1973年,崔太敏在大田市宣化洞開辦了「永世戒勅使館」,後來移至首爾,稱組織為「永世教」。據說,當年其信徒約有300人。不過,兩年後永世教突然銷聲匿跡。其時,崔太敏在大韓耶穌教長老會綜合總會接受「牧師按手」儀式成為牧師。自此,崔太敏經常與朴槿惠一同出席公眾活動。上世紀七十至九十年代,曾與崔太敏共事的全琦永牧師接受韓國《國民日報》採訪時透露,崔太敏曾表示他與朴槿惠是「精神世界的夫妻」。

韓戰結束後的二十世紀下半葉,韓國社會從百廢待舉到經濟騰飛,不少中老年人依然記憶猶新。(Getty Images)

朴槿惠一直未能釐清她與永世教的關係,輿論更將「邪教論」連繫到2014年世越號事件背後的陰謀論。載着400多名韓國安山市檀園高等學校高中生的世越號從仁川港出發不久便發生沉船意外,304名乘客和船員罹難。報道指出,事發七小時後,朴槿惠才親抵救援中心指揮救援任務,而且在救援「黃金時間」內,政府拒絕民間組織協助搜救。其後,傳媒揭發世越號船主是新興宗教「救援派」的創始人俞炳彥,而且與「永世教」關係密切。最終,種種「證據」引伸成「將世越號死去的人作邪教獻祭」的重大陰謀論。這些論述純屬揣測,然而,有關世越號的陰謀論在2016年不斷發酵,令朴槿惠的「邪教背景」儼如確鑿,導致她的民望進一步下跌,最終難逃下台命運。

無論是當年的「永世教陰謀論」,或今天的「新天地教會播毒風波」,都赤裸裸地揭露韓國異教組織的影響力,並且牢牢扣在政、商、社會環環相依的公共架構之中。不難想像,這些宗教組織在韓國實非區區一笑置之的市井傳說而已。

在韓國的公共架構中,宗教組織的角色比我們想像中似乎還要具影響力。(Getty Images)

如何分辨「邪教」?過往不少研究宗教的專家學者提出分辨「邪教」的方法,如曾為「統一教」教徒的美國心理學家哈桑(Steve Hassan)致力剖析邪教攫取人心的方式,以下歸納出「邪教」的部份特徵:

衣食住行:對教徒的起居生活有嚴格規範。學習教義及經文佔去教徒的大部份時間,並且嚴厲規範性生活。教徒有時會一起生活,與親友斷絕來往。

資訊控制:大肆宣傳教會定調的信念,而且擅於控制消息,歪曲資訊,不容許教徒有獨立思考空間。

崇拜對象:教主把自己塑造成神或救世主,宣稱只有他才知道宇宙或生命的真相,教徒不能批評教主或教義。

組織架構:隱秘而不完整的組織體系,教徒難以掌握組織的全貌。

信仰自由:教徒不能自行決定加入和離開教會,若教徒希望脫離組織,往往會遭到威迫甚至恐嚇。

(僅供參考)

上文節錄自第20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30日)《「邪教」暗建影子政府? 無遠弗屆的政經影響力》。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