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之禍】疫情數據揭社會真相  韓國女性總成「邪教」目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初,我不知道他們是新天地教會的人,他們真的很友善,經常會待在我身邊。記得有一次我跟男友分手,他們甚至和我一同哭了起來。所以,後來他們透露自己來自新天地教會,我也沒有生氣……」智妍說道。

二月下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在韓國大爆發之初,新天地教會成集體感染源頭之始。仔細審視初期數據,發現確診者多為女性。這項確診者數據放諸全球,可說是孤例。這是巧合,還是揭露了一些社會「真相」?

二月下旬是韓國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高峰,與新天地教會有關之確診者數以千計。青瓦台政府實施高科技檢測及防控措施後,目前韓國的疫情已紓緩。(Getty Images)

(此為系列報道之一)

26歲、任職修甲師的智妍在兩年前加入新天地教會。當時,她剛剛從鄉下慶尚南道居昌郡來到首爾,初抵陌生的大都市,了無依靠,難免感到迷惘。有一位同事主動邀請智妍參加一堂免費的針灸課程,她應邀上課。儼如翻開了預設的劇本──智妍很快便遇上新天地教會。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智妍每周到教會兩次學習《聖經》。她至今依然不明白,為何社會對她所屬的教會口誅筆伐。她不覺得新天地教會的教主李萬熙做錯了。「我們(新天地教會)不是研發病毒的人。這只不過是卸責的藉口。」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於2月下旬在韓國大爆發之初,確診者多為女性。根據韓國社會政策專家、關西外國語大學教授吳寅圭分析,大部份爆發疫情的國家或地區,多數病人是50歲以上男士。但韓國的疫情數據,卻以20多歲的女性為主,可說是孤例。截至3月4日,62.2%的韓國病例為女性。比較之下,日本的女性感染比例僅為38%。

韓國新冠肺炎疫情之初,新天地教會成為爆發集體感染的其中一個最初源頭。觀乎初期得到的疫情數據,韓國的確診者多為女性。兩者之間有沒有關係?(Getty Images)

女性染疫率高 韓國成孤例

韓國的病例群組為何反常態呢?眾所周知,韓國2月底出現第一波疫情爆發,大部份確診者屬於新天地教會群組,該群組的信眾又以女性居多,所以出現「確診者多為女性」的疫情「異象」。

這引伸出一連串疑問:為何新天地教會有這麼多女性信眾?新天地教會是否對女性有特別大的魔力呢?吳寅圭認為,這跟韓國社會女性地位低落、很多女性患抑鬱及有情緒問題有關。

「來做個心理測驗吧!」「請你花一點時間幫我們做問卷調查好嗎?」「請你畫出山、人、樹、家、井、蛇、江、海……」韓國網紅宋讚養在網絡上發布了一段影片,解釋捲入疫情風波的新天地教會的背景及招攬信徒的方法,例如在街上做問卷調查、潛入其他教會,借機接近目標對象。

有中學期間加入這些教會的女性指出,教徒會隱瞞身份接近學生,以提供免費舞蹈課或結他課為名,帶他們到學校附近的活動中心。及後,她們才發現教會刻意在學校附近開設中心,招攬信徒。

新天地教會成員的家屬組成受害者團體,向外界控訴家人遭邪教洗腦。(Getty Images)

據專門研究韓國宗教的釜山基督教長老會大學教授卓志日(Tark Ji-il)推斷,韓國這類不受主流教會承認的神秘宗教組織高達逾百個。它們的教義多移植自基督教,卻與主流教會迥然不同。例如捲入世越號沉沒事件的「救援派」提倡:「只要獲得一次神的救贖,以後不管做什麼都可以上天堂」,與傳統基督宗教的觀念相悖。

對女信徒施以性剝削手段,也曾發生於韓國多個邪教組織,有些教會更專向年輕貌美的女性埋手。教主自稱是救世主轉世,藉此性侵女信徒或哄騙她們性交。

例如攝理教教主*鄭明析在2008年因強姦多名女信徒,被判十年刑期;1982年創立「萬民中央教」的教主李載祿,於2018年因性侵八名女信徒,被判入獄十五年。

*註:鄭明析以救世主自居,鼓吹曾與「惡人」發生性關係的女子,只要跟教主性交就可洗脫罪孽,攝理教更稱之為「愛的教育」。鄭明析出獄後繼續傳教,勢力猶在,網上仍有大量有關他含冤受屈的文章,而他撰寫的詩集及箴言等內容,亦在網上傳播。

韓國基督教和天主教信徒都是以女性佔多。(網上圖片)

挑選軟弱對象 訴說心底話

現已脫離新天地教會的小鄭,回想在2016年首次遇上新天地教會的傳教士。當時,25歲的小鄭在首爾的地鐵站匆匆忙忙地走着,兩名看來友善的女子和一名年輕男子走過來,問她能否為他們創作的電影劇本提供一些意見。小鄭答應了,跟他們走進一間快餐店討論劇本。不知不覺間,小鄭走進了新天地教會傳教士的「圈套」。

2017年,小鄭正式成為新天地教會教徒。她形容自己在往後的兩年「被洗腦」了,期間,她更以同樣的方式向年輕人傳教。她會找一些「看起來較軟弱」的對象,譬如較沒自信的女性,然後慢慢遊說她們訴說心底話,逐漸建立友誼,並利用《聖經》故事勸導,藉此激勵傳教對象。

近期在網絡上流傳的新天地教會大型祈禱聚會片段,可以見到在場大部份信眾都是女性。目前仍無法統計這些神秘宗教組織的女性信眾是否佔大多數,卓志日表示,連實際的信眾人數也無從稽考。但從韓國疫情數據、網上流傳片段、媒體披露訊息、受訪信眾背景、專家觀察等輔證,可以推敲單身或職場女性正是新天地教會這些神秘宗教組織的主要目標對象。

新天地教會挑選「看起來較軟弱」的女性作傳教對象,有的以街頭兜搭方式,如藉《聖經》故事勸導,激勵傳教對象。(Getty Images)

四年前退出新天地教會的27歲女子安素英透露,新天地教會設立了一些針對女性的奇怪規矩。她說,新加入教會的成員要被迫離開親人,與其他成員共住同一公寓。

不願公開真實姓名的小孫住在新天地大邱教會附近,他說有很多教會成員搬到教會附近居住,大部份都是年輕女性。

大邱市的一間女性公寓在3月7日爆發大規模集體感染,在142名住客當中,有94人是新天地教會信眾,該大廈合計有46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據當地媒體報道,公寓只准35歲以下未婚女性租住,並會在午夜12時實施門禁。

職場背負重壓 尋宗教慰藉

《經濟學人》今年3月發表的「玻璃天花板指數」(Glass-ceiling index)調查了29個先進工業國的職場生態,當中韓國的排名墊底,被認為工作環境對女性最不友善,這亦是韓國連續第八年在排名上忝陪末席。《經濟學人》也指出,韓國女性每年掙到的工資平均比男性低35%,為芸芸先進工業國中差距最大。

韓國在「玻璃天花板指數」(Glass-ceiling index)榜上排名墊底。(The Economist)

這些職場上的不平等待遇,令女性背負沉重壓力,影響生活質素及精神健康。雖然,韓國早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踏上經濟發展快車,民眾生活質素已經大大改善,自殺問題卻一直困擾着這個亞洲較富裕的社會。

2016年數據顯示,韓國是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之中,女性自殺率最高的國家(每10萬人有14.1宗自殺個案),遠高於第二位的比利時(8.8宗)及第三位的日本(8.6宗)。

面對龐大的工作和生活重擔,很多女性會想辦法紓解壓力。着重集體主義、講求信眾間心靈溝通的宗教團體,自然容易吸引她們。

有外國調查指出,全球七成邪教信徒為女性。不少人願意參與宗教聚會,因為在教會可以認識新朋友,與教友傾訴心事。

韓國很多教堂可以容納數以千計的信眾,俄亥俄州聯合神學院韓裔教授朴昇浩指出,大型教堂讓信眾聚集及產生「真空效應」(vacuuming effect),「愈多信眾聚集起來,大家就愈開心。」

專家認為,教會內信徒間能產生「真空效應」,「愈多信眾聚集起來,大家就愈開心。」。(Getty Images)

韓國邪教問題嚴重,涉及的刑事案及醜聞更來自世界各地。有統計指,韓國約有四分之一的人口信奉基督教,當中數百萬人屬於異端教派,被主流基督教定為邪教的教派主要有五六個,包括新天地教會、母親上帝、萬民中央教會、攝理教及恩惠堂。而且,很多教派都輸出國外,信徒遍及世界各地,而且不分性別及國籍。

當然,不論主流或異端教派,難以排除信徒在教會中得到精神慰藉。在韓國民主社會「宗教信仰自由」的信條下,除了正當的宗教組織,有斂財及人身侵害成分的邪教一直難以禁絕。

近日,轟動全球的性暴力「N號房」事件,再次揭示韓國社會根深柢固的「厭女」問題。集體控制女性,並進行性削剝的情況,其實早已在「宗教」的軀殼下存在,數十年來周而復始地發生。

上文節錄自第20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30日)《疫情數據揭示社會真相 韓國女性緣何成「邪教」目標》。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