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前途.書摘】如果明天收到外星人發出訊號 應否回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克拉克曾經這樣說:「Two possibilities exist: either we are alone in the Universe or we are not. Both are equally terrifying.」如果我們明天收到外星人發出的訊號,應該回答還是不回答?且看看前香港太空館助理館長、第一代天氣先生李偉才教授的有趣分析。以下內容節錄自新書《人類的前途——未來50與500年》,獲天窗出版社授權刊登。

文:李偉才(著名科普、科幻作家,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博士,曾任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香港大學助理教授等)

對於以下兩條問題,相信不少讀者都會覺得一條熟悉一條陌生。熟悉的是「遇上外星人了嗎?」,而陌生的則是「人類對知識的追求到了盡頭了嗎?」。但大家很快會看到,這兩條問題之間實有着微妙而密切的關係。

首先要澄清的是,地球形成至今已經46億年,但我們至今未有找到外星人曾經到訪地球的確鑿證據。如果外星人真的存在,原則上他們可以明天便到訪地球,也可以未來一千甚至一萬年也不會出現。這樣看來,我在「50年展望」中沒有考慮這個可能,卻在「500年展望」中包括了這個可能,在或然率上是不合理的。

上述的分析完全正確,如果我們假設人類在過程中是完全被動的話。但在未來500年內,一方面我們的天文偵測技術必然遠遠超越今天的水平,另一方面我們也可能前往其他的恆星系統探險,所以我們找到外星生命的可能性自然較未來50年高出很多。留意我們往往將「外星人」理解為一是與人類的發展水平相若、一是較人類先進很多的族類,但同樣可能的,是一些有如人類過去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年的發展水平的生物族類。

試想想,北京猿人50萬年前已經懂得用火,假如我們找到一個懂得用火的外星族類,即使他們未發展出高等的文明,難道我們就不承認他們是「外星人」嗎?

【相關圖輯】疑似UFO影片流出 美軍首承認屬真實 片中飛行員曾嚇至爆粗(點圖放大瀏覽):

+12
+12
+12

接着讓我們看看「外星人侵略地球」以及「人類被外星人勞役/消滅」的可能性。

宇宙形成(大爆炸)至今138億年、地球形成至今46億年、恐龍統治地球近1億5千萬年,而人類的演化(以人類遠祖跟黑猩猩的遠祖分道揚鑣起計)則有7百萬年左右的歷史。在這段歷史中,人類只是在過去一萬年左右才踏上文明之路、只是四百多年前才出現科學革命、只是二百多年前才出現工業革命、只是數十年前才發明電腦、駕馭核能和進入太空。

方才我們說「外星人」可以較人類落後,但同樣地,他們也可以較我們先進。而我想指出的是,只要這些外星人的發展比我們先進那怕只是一百年,在科技發展的「爆炸性加速」趨勢下,如果他們真的要侵略地球,我們是如何也沒有抵抗的餘地。

這便把我們帶到「知識有沒有盡頭?」以及「人類在500年後已經接近這個盡頭了嗎?」這些問題。這些問題之和外星人有關,是基於以下的邏輯:如果知識沒有盡頭,則假設人類在未來500年遇上一族較我們先進的外星人,「沒有反抗餘地」的結論便無可避免。但假如知識有盡頭,而且人類在未來500年已經抵達這個盡頭,則無論外星人在演化上較我們先進一千年、一萬年甚至一百萬年,他們所掌握的知識,也應和人類所掌握的知識處於同一水平,也就是說,大家的科技水平應該相若,而「抵抗外星人的侵略」便成為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你嘗試找一百個在前線進行研究的科學家查問,我敢說一百個也不會接受「知識有盡頭」的可能。但一些科學史家卻認真地提出,自從相對論、量子力學、宇宙起源理論、混沌理論和基因生物學發展至今,重大而深刻的科學發現已經開始減慢下來。展望將來,我們似乎難以想像再有好像二十世紀般的翻天覆地的發現。當然,這可能只是克拉克所說的「想像力的軟弱」和「勇氣的軟弱」在作祟,但我們也不可能先驗地抹殺「主要的知識已被發現」這個可能性。(對於唸物理學出身的筆者,我最期待的科學突破是相對論和量子力學在理論上的結合,亦即是愛因斯坦至死也在努力建立的「統一場論」。我頗有信心這在2070年前可以實現。前文沒有提及,是因為覺得這太學術性了。)

【相關圖輯】外星人研究基地?美網民號召9.20攻入51區 200萬人響應(點圖了解更多):

+10
+10
+10

但退一步想,我們為什麼要假設外星人會侵略地球呢?如果外星人能夠跨越浩瀚的星際距離抵達地球,他們的科技水平必然遠遠在我們之上。我們之前已經指出,隨著科技的發達,人類即將進入一個「後稀缺」的「超富饒時代」,那麼對於這些擁有無盡能源、可以「點石成金」、以及有大量馮諾曼機器不歇地為他們服務的外星人,他們又怎會有求於我們?甚至要佔領地球並將我們勞役甚至趕盡殺絕呢?

尤有甚者,一些論者指出,已經發展出超高科技(包括核武或更可怕的武器)的外星族類,在道德情操方面必然較人類為高尚,因為若不如此,他們必然已經因為自相殘殺而步上毀滅之路。也就是說,我們假設外星人會到處侵略和掠奪,只是我們把自己的劣根性作出可笑的投射罷了。

不用說,以上都屬臆想性的推論,直至我們真正遇上外星智慧生物,我們都無法判定那一種看法正確。即使如此,科幻作家劉慈欣在他的著作《三體》中,便提出了他稱為「黑暗森林法則」的獨特看法,那便是:即使宇宙中的外星智慧族類絕大部分都是善良的,但只要一千個(或一萬個)之中有一個是邪惡的,而我們剛巧不幸遇上,也會死無葬身之地。正是基於這種考慮,一些科學家 —— 包括著名的物理學家霍金 —— 也提出了警告,勸籲人類不要積極尋找外星人,更不要隨便透露我們的所在。

還有一個可能性我們未有考慮,那便是根本沒有什麼外星人,而人類是宇宙中唯一的高等智慧生物。

【相關圖輯】日本網民相機捕捉 UFO 無後製相片證 UFO 存在?FC 發現有趣真相(點圖放大瀏覽):

+2
+2
+2

上世紀六十年代,科學家卡達舒夫(Nicolai Kardashev)提出了高科技文明發展可能經歷的三個階段:第一型文明可以駕馭故鄉行星上所有的能量、第二型可以駕馭母恆星所發出的所有能量,而第三型則可駕馭它所處星系(如人類所屬的銀河系)所發出的所有能量。按照這個「文明指標」,人類現在接近但尚未達到第一型文明。

如果卡氏的推論正確,那麼宇宙中不少先進的外星文明,很可能已達到第二甚至第三型階段,而我們應該從天文觀測之中,找到不少大型「天文工程」(astro-engineering)的蛛絲螞跡。事實卻是,我們迄今在這方面未有任何發現。「他們在哪兒?」這個疑問,便構成了著名的「費米悖論」(Fermi's paradox)。

其中的一些猜想是:可能外星文明的科技遠超我們,以至我們無法偵測到它們的存在,這便有如亞馬遜叢林裡的原始部落,不察覺充斥於他們周遭的無線電波一樣。另一個猜測則是,外星人故意將他們的存在隱藏,以免影響仍在發展道路上的「半智慧族類」(例如人類)。這個「不干預政策」,正是電視劇集《星空奇遇》中著名的「最高守則」(Prime Directive)。

「費米悖論」一個最簡單的答案,是人類是宇宙中唯一的高等智慧族類。這並不是說宇宙中沒有其他生物,只是這些外星生物都沒有發展出高等智慧和科技文明。匪夷所思嗎?請看看恐龍統治了地球近1億5千萬年,卻始終沒有發展成為「恐龍人」。而假設6千5百萬年前的小行星大碰撞沒有發生(如因為一些引力擾動而小行星與地球擦身而過),則今天統治地球的,很可能仍然是恐龍一族。顯然,如果高等智慧的出現是一個獨一無異的現象,而人類已是宇宙中智慧最高的生物,我們看不到什麼第二型、第三型文明的蹤影也就不足為奇了。

【相關圖輯】侏羅紀公園?承德避暑山莊竟藏300個恐龍腳印 網民:果然是龍脈(點圖放大瀏覽):

+2
+2
+2

另一個發人深思的答案,是高等智慧生命的出現可能十分普遍,但他們的發展都是自我否定的,亦即他們的道德水平必然追不上他們的科技水平,所以很快便會自我毀滅⋯⋯

哪一個才是真實的答案?沒有人知道。若是要我猜測,我會傾向相信,在茫茫的宇宙之中,應該還有別的高等智慧生物存在。也會相信(說是主觀願望應更為貼切),即使大部分這些生物最終自我毀滅,也仍會有一些能夠順利通過考驗而抵達成熟和睿智的安全境地。

即使在同一地球之上,生物演化也產生了這麼多千差萬別的生命形式,那麼在別的太陽照耀下,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裡,經歷了完全不同的演化歷程之後⋯⋯這些外星智慧生物會是怎麼的模樣?他們的生理結構、心理結構、生活模式、社會模式、哲學、宗教、世界觀、價值觀會如何跟我們的截然不同?我們之間可以互相溝通互相理解嗎?生物學家哈爾登曾經說:「宇宙不比我們想像的奇妙,它比我們可能想像的更奇妙!」把這句話應用到各種可能存在的外星人身上,可說最貼切不過。而克拉克所說的「想像力的軟弱」,恐怕都適用於我們每個人身上。(有關人類能否與外星人溝通的問題,筆者極其推薦大家閱讀由天文學家霍爾(Fred Hoyle)所寫的《黑雲》(The Black Cloud, 1957)和波蘭科幻大師林姆(Stanislaw Lem)所寫的《梭那利斯》(Solaris, 1961)這兩本小說。)

在所有方程式之中,我認為最為震撼的,是以下不會在任何科學教科書中出現的一條:

X / 人 = 人 / 螞蟻

再極端一點,我們可以將右方分母的螞蟻改為病毒。

在以往,方程式中的X只能代表各種宗教所信奉的神靈、上帝。但生物演化理論卻為我們帶來了另一種可能性。正如500萬年前、50萬年前、甚至「只是」5萬年前的人類祖先無法理解現代人的物質創造和精神境界;5萬年後、50萬年後和500萬年後如果還有人類存在的話,他們的物質創造和精神境界顯然也會超越我們的想象。也就是說,上述方程中的X再也不限於虛無飄渺、「信則有、不信則無」的超自然神靈,而完全可以是演化過程下的自然產物。

如果我們的視野只局限於地球,上述的X當然意義不大,除非我們能夠發明一種「超級人造冬眠」技術,讓我們一覺醒來便去到500萬甚至5000萬年後,得以看看人類演化成怎麼樣子。

或許要靠「超級人造冬眠」技術(《異形續集》(Aliens)劇照)

但如果人類不是茫茫宇宙中唯一的智慧族類的話,情況可變得大為不同。這是因為,在別的太陽照耀下成長的生物,在演化上既可較我們落後,卻也可以先進得多。不要忘記100萬甚至1,000 萬年在宇宙的歷史上皆只是彈指之間,如果在1,000萬年間,人類已可由類似狐猴(lemur)的生物演變成今天的我們,那麼一個演化上比我們先進1,000萬年的智慧族類,是否會跟我們心目中的「神」沒有兩樣?而最為激動人心的是,載著這些超級生物(超級心靈)的太空船,理論上隨時可以在地球的上空出現。

總的來說,人類與外星人的相遇,肯定會是人類歷史的分水嶺。事實是,即使這些外星人的發展水平較人類的低,他們的存在也會大大衝擊我們的哲學、宗教和自我形象。而我們將怎樣對待他們,也會是對我們道德情操的重大考驗。人類歷史上其實並不缺乏類似的例子,而結果並不令人樂觀。科幻電影《阿凡達》(Avatar)裡的情節,正描述了可能出現的情況。

相反,如果外星人的發展水平高出人類很多,即使他們無意加害人類,但面對如此先進的文明,人類是否會感到極度自卑而變得一蹶不振?而最後的結果比遭遇外星人侵略還要糟糕?哥德(Goethe)曾經說過:「要是上帝明天便將所有奧秘告訴我們,我們將會十分難堪,因為既然什麼都知道了,我們便會悶得發慌,不知怎樣打發日子。」外星人雖然不是上帝,但如果他們的知識和思想水平遠遠高於人類,結果也可能不遑多讓。由此引申,如果我們明天便收到外星人發出的無線電訊號,我們應該回答還是不回答?

在今天,上述的討論純屬臆想。但我深信,到了2520年,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答案當會知悉得深入透徹得多。克拉克曾經這樣說:「我們面對兩種可能性:我們是孤獨的,或是我們並不孤獨,兩種都同樣令人震撼不已。」(Two possibilities exist: either we are alone in the Universe or we are not. Both are equally terrifying.)就讓我們以此為「500年展望」的旅程作結。

《人類的前途 —— 未來50與500年》封面。

書名:《人類的前途 —— 未來50與500年》

作者: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大學物理系畢業,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博士。歷任香港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他是香港第一代的「電視天氣先生」)、澳洲悉尼大學兼職講師、香港大學助理教授、上海「港大——復旦繼續教育學院」教務長、港大附屬學院副校長、以及香港大學「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等職。

1985年,李氏因其對科學普及作出卓越貢獻獲選為「香港十大傑出青年」,2002至03年出任「傑出青年協會」主席。其他公職包括香港科幻會會長、科學館顧問委員、「香港書獎」決審評判、中、小學的校董成員等。2015年,他成立了環保組織「350香港」,致力於對抗全球暖化的公眾教育和政策推動。

李氏熱衷於寫作和講學,經常於各大、中、小學主持課程及作專題講座。他是2019年「香港書展」的年度作家之一,迄今發表著作近四十本,包括《三分鐘宇宙》、《夜空的呼喚》、《人類大追蹤》、《格物致知》、《生死時刻 —— 對抗氣候災劫的關鍵十年》、《反轉經濟學》、《色‧情男女全面睇》、《人類的處境》等。其中的《夜空之戀》於1999年獲頒「中學生好書龍虎榜」的「十本好書」、《資本的衝動》於 2015年被《亞洲周刊》選為「十大中文好書」、而《論盡宇宙》和《論盡科學》則同時獲頒2019年度的「香港出版雙年獎」。

【本文獲「天窗出版」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