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戰疫》神預言瘟疫來襲 亞洲在荷里活眼中的印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禍延全球,2011年一套美國電影《世紀戰疫》(Contagion)近月也被翻出來,情節套落現今大流行處境有如「神預言」,跟全球目前遇上大瘟疫的景況相當相似。電影也斥充着荷里活一貫描寫亞洲的「既有觀念」,西方眼中,亞洲在抗疫上還是後知後覺,在膽識過人的西方專家最終合能終結一疫。

Beth來香港和澳門出差,在賭場一吹幸運骰,把病毒傳播給日本男子。(電影劇照)

這套2011年舊作對照今日的疫情,真實程度的確讓人看得有點頭皮發麻。電影開端,奧斯卡影后桂莉芙柏德露(Gwyneth Paltrow)飾演的美國「零號病人」Beth Emhoff在芝加哥的轉機候機室開始咳嗽,從香港輾轉把全新病毒帶回美國,生病短短數天就突然病發死亡,美國的疫情亦迅速爆發。

同一時間,徐天祐飾演的香港男病人也出現咳嗽、發燒、頭暈等病徵,在人口稠密的街市裏跌跌撞撞後,不慎衝馬路被車撞斃;東京亦有一名男子在巴士上發病,顯示不明病毒已流散全球各地。電影一路發展下去,揭示這種新型病毒MEV-1乃是動物性傳染病(zoonotic),並透過空氣、接觸等方式傳染,先由蝙蝠傳染豬隻,再由一名正處理生乳豬的廚師,透過握手傳染給食客Beth。

《世紀戰疫》神預言的三大疫情場景:

電影中的MEV-1病毒是參照1998年於馬來西亞爆發的*尼帕病毒(Nipah Virus)。當時這個尼帕病毒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及印尼共引發了283宗病例,109例死亡,死亡率達38.5%。雖然尼帕病毒沒有如電影中的MEV-1演變為全球大流行,但跟電影一樣引起病毒性腦炎及極高的致死率。美國在MEV-1疫情恐慌之下,亦面臨封城、民眾搶物資、集體埋葬大量屍體。

如今,此情此景卻成了現實。

同時,電影的敘事手法擺脫不了一貫的「荷里活公式」,世界衛生組織(WTO)與美國疾控中心(CDC)的西方專家,都想盡辦法研究關於這個新病毒,爭分奪秒追尋其來源。剛巧,這套電影裏,病毒發源地也是追溯到香港,對於香港觀眾而言,如斯情節很自然便會聯想到2003年SARS一役。

徐天祐飾演男患者,首幕在渡輪上開作作病。(電影劇照)

亞洲的「無知」與病毒之源

但對最近首次看這部作品的筆者而言,最深刻的除了是勾起SARS的回憶,還有是對香港人的描寫。法國女星Marion Cotillard飾演世衛專家Dr. Orantes從日內瓦遠赴香港及澳門追蹤病毒來源,跟香港官員言及疫情的危險,卻遭受質疑和忽視,及後更被一名香港的隨從出賣,綁架她向世衛勒索疫苗,以救活一班圍村居民和小孩。Dr. Orantes最後亦甘於就範,以救助這群圍村老弱婦孺。

電影另一故事線,Jennifer Ehle飾演的CDC女科學家以自身測試疫苗,最終令疫苗得以迅速量產,終止了這波大流行。世衛及CDC作為西方世界的科學權威,西方學者角色也突顯了荷里活災難電影一貫的英雄主義。

筆者對於香港男子突然擄走Marion Cotillard飾演的世衛專家一幕印象尤深。(電影劇照)

這種橋段,荷里活對亞洲的「凝視」(gaze) 可謂表露無違,但在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下顯得諷刺。電影中的MEV-1與現實中的SARS-CoV-2分別在華南及華中地區率先發現,現實中,世衛及CDC、美國國家衛生院(NIH)等科學及衛生權威,發出的指引及守則依然被奉為圭臬,但這次香港,以至亞洲多地並非如電影所說的「後知後覺」,相反,香港民間的反應之快可算是公認的。

而港府對於科學專家、公共衛生學者之言尚算遵從,至今仍有效防止社區爆發,實非電影那種描繪「圍村人脅持白人專家待救」的景象。筆者上月訪問過港大公共衛生學院院長福田敬二教授,曾在美國疾控中心(CDC)及WHO出任要職的他亦表示,香港不論在醫療、技術、財政,以至政府及民間防疫意識上,觀乎全球是優異的,有力成為今杖疫情的「模範生」。

韓國趕製大量Covid 19測試劑,自用之餘也輸出其他國家。(美聯社)

誠然,SARS對於香港社會而言,就好像一支17年注射的「疫苗」,為這場全球大流行進行了一次演習。雖然說不上是典範,但港人的防疫意識是值得不少地方借鏡學習。2015年經歷過MERS的韓國,儘管在二月底曾出現社區爆發,但憑着高科技的檢測系統及有效的防控措施,迅速在一個月內把疫情抑制下來,相關技術甚至受到歐美青睞。這可見防疫之上,部分亞洲國家及地區的專業能力已不讓西方專美。

相反,面對今次百年一遇的大流行中,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公然跟傳染病學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出現齟齬,「怒炒福奇」的傳聞一度鬧得沸沸揚揚。特朗普多次抨擊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偏幫中國後,還宣布停止向WHO撥款。這些西方建制之下傳統的科學及公共衛生權威機構,受到各種政治掣肘或磨難,雖在電影裏也有著墨到,卻還不及現實中來得那麼戲劇性。

特朗普跟傳染病學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多時出現齟齬。(美聯社)

西方社會在荷里活電視中的「英雄氣概」,在這次新冠疫情中,似乎杳然無蹤。學者、及至以科學為本的國際機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壓迫,公信力遭削弱。這種政治與科學界的不互信,對抗疫顯然是百害而無一利的。

鏡子照出的另一現實:陰謀論與假消息

除了對於亞洲的表述,《世紀戰疫》電影對於美國國內疫情的描寫,也曝露了一些社會潛在問題。電影中,祖迪羅(Jude Law)所飾演的自由身記者Alan Krumwiede,在網誌上「先知式」警告美國疫情爆發,繼而散播陰謀論指CDC合謀藥廠,生產高價疫苗謀利;Alan另一邊廂詐作染疫,訛稱靠服用一種叫連翹(forsythia)的藥物治癒,背後藉此發「災難財」。

這條故事線反映出兩個美國的兩面實況:一,縈繞美國社會已久的「疫苗陰謀論」;二,美國人對大藥廠的不良印象。所謂「疫苗陰謀論」其實與「藥廠陰謀論」(The Big Pharma conspiracy)同出一轍,就是長年以來當有重大疾病來襲時,都會有陰謀論指出,這些疾病都是藥廠製造出來謀利,或是大藥廠其實擁有治療癌症等頑疾的藥方,只是收藏起來,繼續出售高價的癌症藥物以維持龐大利潤。那些相信陰謀論的人都傾向不打疫苗,認為打疫苗反而會致病。

 (電影劇照)

眾所周知,美國藥品非常昂貴,美國人長期以來對於大藥廠的印象差劣,也是個謀取暴利的行業。蓋洛普去年9月公布的民調(Gallup)顯示,美國人對製藥業持好感的只有27%,持反感的達58%,是受調查的25個行業之中最為負面的,整體評分為-31。

當然,電影裏Alex一角對於CDC與疫苗的指控是失實的,這個角色道出了,當世界面對疫情時,陰謀論、假消息、假新聞滿天飛,以至夾雜的恐慌情緒,也在這次Covid 19全球疫情中成真了。在眾說紛紜的「後真相」時代,相信科學證據在抗疫路上更是無比重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