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紅藥丸」推文何以令人如此激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電動車公司特斯拉(Tesla)行政總裁馬斯克(Elon Musk)近年不時在Twitter上發表驚人言論,他於周日(5月17日)在社交媒體Twitter上,發布一條推文呼籲網友「服下紅藥丸 (Take the red pill)」,推文更引來總統特朗普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回覆「已服」。

然而,由於言論惹火而遭到《廿二世紀殺人網絡》導演之一的Lilly Wachowski以粗口反擊二人,連馬斯克外母Sandy Garossino也看不過眼,開口批評這位言行出位的女婿。究竟這顆「紅色藥丸」為何會惹起如此大的爭議?

「紅色藥丸」是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經典橋段。(網上圖片)

雖然馬斯克並沒有詳細說明自己的意思,令外界多少有點摸不著頭腦。但這個情節對許多人來說其實並不陌生。因為這是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的經典橋段,由奇洛李維斯 (Keanu Reeves) 飾演的男主角Neo,受到駭客領袖Morpheus徵召,要他選擇「紅藥丸或是藍藥丸」(red pill or blue pill)。紅色代表回到殘酷的現實荒漠,亦即受母體掌控的世界並與之對抗;藍色則回到平凡生活,繼續活在受母體控制的夢中。

馬斯克這個意有所指的推文,旋即引發大量轉貼和討論。其中更吸引到「第一千金」伊萬卡留言附和:「已服」。這不禁令人聯想到馬斯克政治上跟特朗普家族已同站一線。更耐人尋味的是女導演Lilly Wachowski對兩人的「粗口問候」竟獲逾22萬讚好。

馬斯克最初的推文:

伊萬卡回覆馬斯克「已服」,Lilly Wachowski粗口罵二人:

電影以外,紅藥丸在網絡文化中表示自由思考的態度,並從懶惰和無知的「正常生活」中覺醒過來。它代表着不論有多麼痛苦,都願意認清真相。

「紅色藥丸」屬極右政治宣傳

那為何這顆紅藥丸引發了如此巨大的討論?原來這個橋段也常被極右份子採用作政治覺醒的宣傳,近年更成為了網路熱門的迷因(meme)之一。「紅色藥丸」在美國具有其他衍生的意義,近年多用來描述在先前認同較自由主義思想之後轉投向保守價值觀,人們甚至以「紅色藥丸時刻」,來形容個人覺醒使他們拒絕了自小就在家人、朋友、老師,以至媒體所吸收的左派敘述。

因此,「紅色藥丸」大多數是指保守主義的政治立場,與大多數特朗普支持者和男性權益組織的政治傾向相近,強調男性權威與保守穩健的美國優先主義。這多少解釋了Lilly Wachowski為何以粗口相向,因這與電影的原意相悖。

「外母」推文批評馬斯克,推文其後被刪,圖為網上截圖:

馬斯克「外母」Sandy Garossino暗諷他不顧剛誔子的另一半,顧着在Twitter發牢騷。

而馬斯克「外母」Sandy Garossino(女友Grimes之母)似乎也不滿他的主張,在Twitter暗諷他不顧剛誔子的另一半,顧着在Twitter發牢騷。

馬斯克發表了如此政治含糊的訊息,自然引起不少揣測。事實上,這位科技界天之驕子日前就着復工問題,已與特朗普「同站一線」。

5月11日,由於美國多州開始復工,但Tesla所屬的加州卻依然未能復工,令馬斯克頗為不滿,表明旗下位於加州的工廠必定會違反縣政府指令,即日復工。他還口出狂言,指公司無論如何也要立即復工,更指自己會一力承擔負起法律責任。他日前亦曾威脅說,要將該公司總部和未來的項目遷離加州。不少網民留言斥責他自負,該把他直接拉去坐牢。

Lilly Wachowski其後在推文公開呼籲支持LGBTQ的社會運動組織Brave Space Alliance。(網上圖片)

他的不滿或許因為Tesla的主要競爭對手福特和通用汽車所屬的密歇根州,經已於5月18日復工。馬斯克擔心若加州遲遲未能復工,或會威脅到公司的競爭能力。結果經過Tesla與當地政府交涉後,終於爭取於同日復工。

不管馬斯克政治立場是紅是藍,作為一名商人,馬斯克未來或許需要較謹言慎行。

面對左傾的Tesla,或許馬斯克是時候謹言慎行了。(路透社)

不足一個月怪行連連

其實,馬斯克過往在Twitter的言論,已不時令Tesla股東們「一額汗」。他先是於5月1日在Twitter上口出狂言,讓自己的公司Tesla股價瞬間大跌一成;然後他再次在Twitter上揚言,要變賣自己所有實體資產,包括自己的豪宅。

據最新的財務報告顯示,今年第一季Tesla總營收 59.9 億美元(約464億港元),高於市場預期,與同期相比增長32%,純利 1,600 萬美元(約1.24億港元)。這個情況較去年同期處於近 7 億美元(約54億港元)的虧損中明顯向好,而第一季的汽車交付量也利好。因此在報告公布後,公司股價隨即上升4.08%。結果,他在Twitter一句「股價太高了」,讓Tesla市值一下子跌了近 150 億美元(1162億港元)。

5月5日,馬斯克又在Twitter上宣布自己榮升做爸爸,母子平安。不過,馬斯克這第六名孩子同樣引起爭議,因為夫妻二人給新生孩子改名為X Æ A-12,相信一般人都不會知道如何正確發音讀出這個名字。負責小孩出生登記的加州公衛部門其後證實,該名字不符合加州州法的規定,寶寶相信需要重新改名。

馬斯克為兒子取怪名成為一時佳話。(馬斯克Twitter)

加州久久未能復工,令馬斯克擔心被競爭對手抛離。(路透社)

說到底,馬斯克這種自我個性或許只是反映他這種集企業家、科學家、帥氣浪子於一身的天才形象,不過他的種種高調言論、個人崇拜效應、政治模糊性,甚至偶爾反智的行徑,雖能維持公司的市場關注度,但對品牌是好是壞則未能判斷了。

根據研究公司Strategic Vision的數據,去年Tesla車主中有近四成自認左傾,較2015年的23%為多。相反,去年只有二成九車主為右傾,較2015年的22%輕微上升。至於獨立人士或中間派人士所佔比例約為二成六,遠低於2015年的44%。

這顆紅藥丸,對馬斯克或Tesla而言是良藥或是毒藥?或者以後巿場自有分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