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尼蘇達警暴大怒火:疫後回歸的種族政治風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一名白人警員暴力對待一名已上手銬的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影片曝光後隨即惹起全國民眾狂怒,自周四(28日)起多地出現大規模示威。涉及種族議題的慘劇再度出現,正值疫情水深火熱,以及臨近11月總統大選周期,身份政治種族議題會否成為今年選舉前夕的影響因子?這場全國示威及其延伸後續輿論發酵,值得密切跟進。

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一名示威者與持槍警察對峙。(AP)

明尼阿波利斯警方因暴力對待非裔人士佛洛伊德激起民憤,示威席捲全國,而且不少涉及暴力、縱火及搶掠等情況。

疫情期間,全國陷入大封鎖,多月以來美國民眾主要還是關注何時應該解除封鎖、何時重啟經濟。不過,這兩天網絡焦點則被轉移到這宗佛洛伊德死亡案──近月鮮見的非疫情議題。

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大批民眾上街示威,高呼*「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等口號。不過,街頭示威入夜後演變成暴力衝突,涉事警員所屬的第三分局被縱火。據當地媒體指,甚至有部分示威者進入了警局大肆破壞。

伊洛伊德生前被白人警員以膝部壓頸的方式制伏,期間多次求救「我呼吸不了」:

「我不能呼吸!」口號:佛洛伊德當時被警員以膝蓋壓頸時,不斷掙扎地高呼「我不能呼吸!」。這令人回想起發生在2014年黑人男子加納(Eric Garner)死亡案。當時加納被警員用力箍頸,也是掙扎高呼「我不能呼吸!」。故這句話成為今次全國示威中最多人叫喊的口號,同時也是最多人在Twitter使用的相關標籤(hashtag)。

+3
+3
+3

示威不只集中在明尼阿波利斯市,這兩天民怨蔓延全國。警察在清場行動中揮打示威者,又以胡椒噴霧、催淚彈驅散聚集群眾,挑動民眾更強烈的仇警情緒。洛杉磯、紐約、丹佛、哥倫布、鳳凰城等大城市,出現反對警暴、種族歧視的大規模群眾示威,並以堵路等行為表達憤怒。

然而,在悼念佛洛伊德的同時,各地出現了不少失控的掠劫及縱火行為,有大型連鎖超級市場及零售商店被掠劫,有人搶掠店內的電器、食物等。明尼阿波利斯甚至有超級市場、地盤起火,猛烈焚燒。有媒體引述當地情況,部分居民因為掠劫行為,持槍上街守衛。

在丹佛,聚集在州議會外的示威人群甚至傳出槍聲,惟幸暫時沒有傷亡報告。

※ 明尼阿波利斯、紐約、丹佛的示威情況

※ 洛杉磯的示威堵路情況

不安的時期

追溯這兩個月以來的反禁足示威浪潮,今次由佛洛伊德警暴案引發的街頭動盪局面,也許早已有先跡表露端倪。

疫情期間,由於很多民眾對政府的封鎖措施已累積不滿,加之聯邦政府抗疫表現實在令人失望。早在四月中開始,密歇根州、德州、北卡羅萊納州、俄亥俄州等州份,已經有大批示威者違反家居隔離禁令,走上街頭,要求州政府馬上解除封鎖令,容許復工,重啟經濟活動。

在密歇根,甚至有示威者手持步槍走進州議會大樓,反對民主黨籍州長惠特曼(Gretchen Whitmer)延長居家令。美國總統特朗普在Twitter上讚許這些示威者,認為解除封鎖禁令能夠幫助經濟復甦。

早在四月中開始,有示威者違反家居隔離禁令,走上街頭,要求州政府馬上解除封鎖令。(AP)

疫情致使美國大量勞動人口失業,全國失業率已升至逾14%上周首次申領失業救濟人數有212萬人;持續申領失業救濟人數則達2105萬人。美國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按季收縮5%,是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大收縮。示威者希望州政府解除禁令,還民眾自由,更重要的是讓他們能夠重返工作崗位,糊口養家。

公共衛生誘發的恐慌、抗疫不力、經濟不景、勞動力閒置、囿於封鎖令下的抗疫疲勞──多重夾擊積累的情緒抑壓問題,突然出現佛洛伊德這宗令人髮指的警暴案作為導火線頭,催引出各地民眾走上街頭,猛烈地宣洩怨憤。

上周首次申領失業救濟人數高達212萬人。(AP)

黑人社群的怨氣

更甚的是,疫情的影響對黑人社群更受打擊。由於黑人社群相對上大多經濟條件較差,醫療保障、居住環境等方面與白人社群存在頗大差距。當疫症來到時,對黑人社群也構成更大傷害。《路透社》便分析過路易斯安那州、密歇根州等州份的新冠肺炎數據,發現黑人社群死亡率不符比例地高。譬如路易斯安那州,新冠肺炎死亡人數有七成是黑人,但當地黑人人口僅佔三成;密歇根州死亡人數有四成是黑人,但當地黑人人口僅佔14%。

病毒本無分種族社群,但卻因為各種社會缺陷,導致「病毒之下的不公義」。佛洛伊德警暴案,進而把這道悲觀情緒推波助瀾。

2020年5月28日,黑人女子手持佛洛伊德的肖像示威。(Carlos Barria/路透社)

大選臨近 「身分政治」回歸

過去,身份政治是選舉重要影響因子,當中涉及的種族議題,更是重中之重。由於十一月大選臨近,這單佛洛伊德警暴案,掀起連結數十個城市的全國示威,無疑將種族政治再度放回選舉前哨擂台之上。這兩天的激烈示威,已有部分保守派評論人士率先開火,指這是由激進左翼分子故意挑起的反社會動亂,藉佛洛伊德之死,縱容縱火、搶掠、襲擊他人等行為。

特朗普深夜發推文,指控在街上大肆破壞的示威者是「惡棍」(Thugs),羞辱了已逝的佛洛伊德,更暗示明尼阿波利斯民主黨市長Jacob Frey(特朗普稱他為「激進左翼市長」)沒法控制市內亂局。他又警告說「若搶掠開始,(警員)開槍也開始」。Twitter在數小時後以推文「宣揚暴力」為由,屏蔽了推文內容(但網民仍然可以按「觀看」鍵解封推文)。

這幾個月來肆虐美國的新冠肺炎疫情牽引出來的諸多國內外政治危機,早已為這一年大選年帶來極多不穩定因素。時值大變局,佛洛伊德警暴案更將關鍵的種族政治議題牽引回歸。

特朗普如何跟隨事態發展撰寫劇本,安撫支持者,營造選舉利好氛圍?民主黨人又會否借機把種族政治議題炒熱?這將視乎這場示威騷亂的走向。

特朗普如何處理好重新翻熱的種族政治議題?(A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